要说咱虽然是个爷们,可这种体力活,咱还真没有干过。

  这两铁锹下去我就知道什么叫做累了,手上还磨起了两个大水泡。

  我都这样了,我估计囧二都快累的不行了吧!

  我望眼看去,只见囧二在那里正干的热火朝天呢。

  哎,我就纳闷了,这和他平时的身份可是一点都不相符啊!

  囧二,开玩笑。那可是暴发户的儿子,手里面的金钱全部都藏在了内裤里面。

  那可是相当有钱的人物啊!

  我走过去问囧二:“二哥,你咋干得这么起劲呢?”

  “你不知道,以前放寒暑假的时候,我就喜欢回村里种地。”

  “呵,你还有这爱好呢!那你累不?”

  “你这不是废话嘛,干活哪有不累的!哎,我说你怎么歇息了,赶紧干啊!”

  “我手疼,还磨起水泡了,你看。”

  “看啥看啊!把水泡用针挑开,在撒点盐就好了。”

  更A新最快@上。}酷◎匠网

  “真的假的。”

  “肯定是真的啊!”

  “看你的表情肯定是骗我的,你当我傻啊!没听说过在伤口上撒盐痛死人嘛!”

  “无知了不是,那些人是骗你的,我告诉你哈。把水泡挑开之后会流出浓浓的液体,把盐巴撒上之后就会形成老茧,老茧知道吧!到时候就不会疼了。”

  似乎还是有那么点的道理的。

  “真的,你没有骗我?”

  “骗你我把裤衩里面的钱全部给你。”

  我看着囧二那看似非常真切的眼神,我就相信他了。

  悔不当初,误听谗言啊!

  我当时也傻,人家说啥,我就信啥。

  回到屋内找了一根针就往自己手上扎啊!

  你别说,还真流水了,流出好多好多水,囧二果真没有欺骗我。

  看着手上的伤口和另一只手上的盐巴,一咬牙,一跺脚。

  嗷呜~~~~

  不疼那是假的,

  我还没有去感受那疼痛之余,囧二就在外面大声的呐喊起来:“哎,挖到了哎,挖到了。”

  我一手拿着针一手拿着盐巴,我就冲出去了。

  这么快就挖到了,我得赶紧看看。

  飞奔跑出去,看到囧二在那里叫喊着。

  一群人在那里看着,囧二在那里不知道拉着什么东西,却怎么也拉不动。

  我那个时候可没有什么心情去管那些事情。

  我拿着手里的盐袋朝着囧二的方向天女散花般的撒去:“囧二,cao你大爷欺骗我。”

  囧二嘻嘻一笑,躲开了,那盐朝着他挖的方向撒了一地。

  囧二跳出坑外就在院子里面跑去,我就在后面追。

  追着追着我就感觉不对。

  平时只要我们打闹,众人都会看我们热闹,而现在却很是寂静。

  我和囧二也不在打闹了,回头看看众人,只见他们在坑的边上蹲着,一脸疑惑的看着我。

  准确的说是看着我手里的盐。

  我转身看向囧二问道:“你挖到什么了?”

  “一扇像窗户的门?”

  “什么玩意儿?”

  囧二现在说话真是越来越有水平了,我都听不懂,什么叫像窗户的门啊!

  “傻bi,就是一扇门,比门小,和窗户一般大,暗灰色的。我怎么拉都拉不开。”

  我一把把囧二夹在怀里:“小崽子,信不信爷爷我请你吃盐巴。”

  不说这盐巴还好,一提起这盐巴我就来气,疼死我了。

  “小友,你快快过来。”

  我看着在身后慌张叫我的老头。

  一阵疑惑,当下也不和囧二打闹了。

  和囧二一起走了过去。

  在我走过去的时候,我看到众人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我。

  那种眼光分明就是俩字“崇拜”

  “怎么了老头。”

  张天师一脸崇拜的看着我,拉着我的小手死活不丢:“小友真乃神人也。”

  好家伙,终于有人发现我存在的价值了,感动不已啊!

  我挠挠头表示不好意思,这种情况之下一定要低调。

  “小友是如何知道这石门的破解之法的?”

  这下该轮到我震惊了,什么石门?什么破解之法?我就是回去挑了一个水泡而已啊!

  我看着张天师哈哈大笑,又看了看坑里面被囧二挖出的石门苦笑着,便蹲在了那里。

  看着手里的盐袋,盐能和什么东西有关系啊!

  盐巴!盐商,柴米油盐酱醋茶。

  想到这里我不经应付道:“这俗话说嘛,开门七件事,哪七件事呢,柴米油盐酱醋茶。对,就是这样。”

  说完这话,我心里一阵发虚,自己完全瞎编的,谁知道对不对。

  哪知张天师听到这话之后,那看我眼神都不一样了。

  “小友太厉害了,我怎么就没有想到呢,我那师叔虽说是顽劣之辈,可在这道术之上却是数一数二的鬼才,没想到,小友也是啊!”

  我是个屁我,我就是胡编乱造的,这也行啊!

  我的狗屎运还真不是一般的好哎!

  这也能被我猜中!

  张天师立即让紫嫣爷爷把这七件东西拿了过来。

  一件一件的扔在了那石门之上。

  等到最后一碗茶倒在上面的时候,在场的所有人全部屏住了呼吸,期待石门大开的那一刻。

  就这样足足等了五六分钟,现场还是什么动静都没有。

  我就说嘛,我就胡乱一说那里还能当真啊!

  要真是那样的话,我早就成预言家了。

  那里还轮得到在这里跟这群人吹牛逼玩。

  张天师在那里自言自语道:“不对,一定还缺东西,缺什么呢?”

  “哎,老头,我就那么胡乱一说,你不必当真的,在说了,缺东西,能缺什么啊!缺我一个屁啊!来,我给他放一个。”

  说完也不管众人那异样的眼光,跳入坑内,扭过身去朝着那石门口放了一个屁。

  哗啦啦啦啦。

  石门开了。

  当时那个场景差点没有把我吓尿了。

  你想啊!你若是在井盖旁边放了一个屁。

  忽然那井盖竟然裂了,那该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情啊!

  我立即跳上坑外,看着那坑内打开的石门,要不是有这么多人在这里,我恐怕都要尿了。

  张天师在那里嘟囔着:“是气,我怎么就没有想到呢,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可这一开门就是要进入气的啊!小友,你可真是鬼才啊!”

  可别再夸了!我现在的心还扑通通的跳着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