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见衣恋用她那小脚那地上一阵划拉,也不知道划拉个什么玩意儿!

  我很是疑惑的看着她。

  要说衣恋的这小脚还真是好看,用精致来形容就在合适不过了。

  不一会儿在地上划拉出扭扭曲曲的三个大字“监听器”

  我cao勒,差点又被那群陌生人给阴了。

  我那个时候也没有说出话来,这都什么东东啊!

  囧二慢悠悠的走了过来,看了眼地上写的几个字,淡淡的说了一句:“套路真深。”

  转身扛着铁锹优雅的走去。

  衣恋又在那地上划拉了两字“给我。”

  我恨不得立刻马上以光速的速度扔给她。

  保不齐这摸金符里面有啥东西呢!

  酷z匠jJ网首f发

  交给衣恋东西,我和蚂蚱一人扛了点东西也往张紫嫣爷爷家走去。

  当我们把这些东西放到院子的时候。

  张天师也在院子里,看到我们把东西拿来,点了点头。

  “嗯,一看就是行家。”

  也不知道这老头是真傻还是装傻,看到我们这拿回来的农作物工具,他还居然在这里夸着。

  “张大师,你确定这是行家应该有的东西吗?”

  “那肯定的啊!我虽然没有盗过墓,这是我挖过地基,倒过土啊!你看着锄头,很明显就是用来翻土的,铁锹是用来铲土的,翻斗是用来倒土的,扁担嘛,那就不用说了,自然是用来担翻斗倒土的。”

  我顿时双手一抱拳“受教了,老头。”

  这都什么逻辑啊!

  要是按照他怎么说,世界上貌似所有的事情都是很简单的!

  包括这传说很有手段的盗墓。

  “事不宜迟,咱们开挖。”

  张天师说完这话,看着我们三个。

  我们三个大眼瞪小眼,开挖?

  怎么挖?往哪里挖?让谁挖?

  这时走到后面的衣恋也走了回来。

  走到张天师身边不知跟他在说些什么。

  只见那老头一副他懂得的表情,也没有当回事儿。

  “老头,怎么挖啊?”

  张天师这才回过神儿来:“就往昨天爆炸的那个口开始挖。”

  “那个大洞啊?”

  “对,就是那个洞!”

  “那用谁挖啊?”

  “你看着办吧!”

  我看了看周围。张天师和紫嫣爷爷,那肯定不行,俩老头挖土,万一伤到腰怎么办?

  落雪和衣恋,开玩笑,这俩妞哪一个挖土,我都不舍得。

  那剩下的就只有,我囧二,和蚂蚱了。

  好家伙儿,我看到正在那里冷笑的张天师。

  我就琢磨着是不是他的套路啊!

  早就算计好我们几个劳累了。

  看着他yin笑的表情,真想去揪他胡子。

  我看着囧二和蚂蚱说道:“囧二,你力气大,你负责拿铁锹挖土。蚂蚱,你个子高,你负责担扁担倒土。好了,分工明确,开始干活儿。”

  囧二立即拦住了我:“等会儿,我们俩都有工作了你干什么啊?”

  “我负责呐喊助威。”

  “滚蛋,拿着。”

  囧二顿时扔过一把铁锹来。

  还好我身手敏捷,接住了。

  要是换做是其他人的话估计早就被砸死了。

  我把铁锹往身后一背,看到我那影子,顿时一股自豪感油然而生。

  小时候我特别羡慕古装剧拿长枪的少年,那一个空洞的眼神,那一个飘逸的身影。

  所以我小时候就喜欢拿着铁锹背在身后,模仿他。

  仿佛我就是那个飘逸的少年。

  现在看到自己的背影,我都快被自己迷住了。

  “发什么呆啊,赶紧走。”

  囧二一边说着一边还推了我一把,我一个踉跄,扑倒在地,差点没有摔我一个狗吃屎。

  我顿时火气油然而生。

  用手拍了一下地面,大喊一声:“囧二。”

  下半句话还没有说出口,我就感觉到地面在猛烈的颤抖。

  我内心一阵激动。

  好家伙儿,我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一巴掌就可以让地表颤抖了。

  不过这种想法也仅仅是想想而已。

  下一秒发生的事情,就彻底把我们打回现实了。

  对的,你没有猜错,我们遇到了百年都遇不到的地震。

  早不震,晚不震。偏偏在我们挖土的时候地震。

  也不知道是上天给我们开玩笑,还是怎么回事。

  我还在地上趴着,落雪一把上前,把我抓起。

  在地面上蹲了足足五分钟,那颤抖的地面才渐渐平息下去。

  大自然的愤怒是可怕的,所幸家里的楼房不高,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震了就震了。

  我看着老头问道:“还挖吗?”

  “等等,这次地震,有点超出我的预料范围。”

  说话间,老头在那里用大拇指在手上点着什么,像是算卦。

  说实话,我也看不懂。

  看到他在那里点了好长时间了,我看的都烦了。

  不惊问道:老头,算出个啥结果没有?”

  张天师看起来是一脸的懵状:“小友我算什么啊?”

  “你不是在那里点指算卦嘛?”

  “不是的。”

  “那你在那里划拉啥啊!”

  “手上有泥,我扒一扒。”

  真的,我真打他,要不是看在他一把老骨头的身份上,我就动手了。

  “那我们现在还挖嘛?”

  “挖啊!”

  “你不是说超出你的意料嘛?那还挖?”

  “这个自然灾害嘛!当然是无法抗拒的了,继续挖。”

  这老头现在说话是越来越不靠谱了。

  我,蚂蚱和囧二三人又重新去那大洞旁边,看着这这么多的蚂蚁不经皱眉问道:“这么多蚂蚁怎么挖啊?伤到它们怎么办?”

  倒不是因为我多怜香惜玉,实在是应为这蚂蚁太大也太多了。

  衣恋走到我们旁边,只见从她随身携带的包包里面掏出一瓶香水。

  那香水一看就是名牌,她拿着朝那洞口一喷。

  那些蚂蚁立即跑的无影无踪。

  好家伙儿,原来蚂蚁怕香水啊!

  “也不知道要你们这样老大爷们干啥好使。”衣恋嘟囔了一句,就走开了。

  开玩笑,没有我们这些大老爷们,你们这些大老娘们能活得下去嘛。

  不孤独终老嘛,不寂寞空虚嘛,真是的。

  接下来就是展示大老爷们的时候了。

  开挖。

  咔咔,俩铁锹下去,我的手就磨起泡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