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不是怕死不怕死的事情,而是值不值得的事情。”

  “肯定值得啊!这么刺激的事情,我肯定去啊!”

  “刺激个屁啊!你这是在拿生命开玩笑呢,这次没有人能够帮得上我们。”

  “不怕。”

  我cao,我彻底对他无奈了,真不知道这有钱人想的是什么。

  “要不咱这样,你下去,我留在上面。万一你在下面牺牲了,从此以后你爸爸就说我爸爸,你老妈就是我老妈,你家财产都有我来继承,每年你的忌日我都给你烧钱。你说好不好?”

  “好个屁,不行。”

  果然,现在的人只要一提到金钱的事情就变得优柔寡断了。

  囧二若有所思了一番:“要不这样,你和我一起下去,把蚂蚱留在上面。到时候万一咱俩在下面嗝屁了,咱爸妈就是他爸妈。蚂蚱你说好不?”

  蚂蚱平时就是个闷葫芦,半天都放不出来一个屁,不过这次的表现倒是让我刮目相看啊!

  “不行,我们三个来的时候是一起来的,回去的时候也应该是一起回去,你们要是下去,咱们就一起下去。”

  这话说的。

  看着囧二和蚂蚱的表现,实在是把我感动的够呛。甭管这话是不是真心的,就是现在唬我,我也愿意听。

  “你们三个大男人真是够了,这还没有下去呢,就开始在这里情深深雨蒙蒙了,有点出息好不好,还没有见血呢,还没到最后那生死一刻呢。”

  我看着衣恋,M的,要不是看她是个女生,要不是看我打不过她的份上,我早就上去揍她了。

  “爷爷,那孙子又给你来电话了,爷爷,那孙子又给你来电话了........”

  “喂,爸,哦,到了是吧!魏叔叔给送来的啊!行,到村口了,我们马上去拿。”

  囧二看着一脸黑线的我们:“我老爸打电话说,咱们的装备到村口了,让咱们去拿。”

  我不解的看着囧二:“刚才打电话的是谁啊?”

  “我爹啊!”

  “哦,你和你爹的关系还真够乱的哈!”

  “滚蛋,先去拿装备,回来在商量。”

  我们一行人跟着囧二出了门,到了村口。

  远远看去,一大群穿黑衣的男子站在那里,好不威风。

  看到我们的到来,一小光头立即跑了出来,拉着我的手说道:“你就是天少吧!一看你这体格就知道是你。”

  嗯,这话说的好啊,此人以后必成大器,只不过我不是天少啊!

  我顿时一脸尴尬,此时有个人比我更脸黑,那就是囧二。

  囧二咳咳一声,我立即会意,当年这就是我们的装B暗号。

  我立即回身对那小光头介绍道:“那个,我不是天少,这才是我们的天少,郭天天。”

  那小光头估计现在想死的心都有了吧。

  我看着那小光头,只见他在那站着,脸上也没有什么表情:“那个啥,谁是郭天天不重要,重要的是给俺费用,三根锄头,两把铁锹,一根扁担,俩个翻斗,加上运输费,一共500.”

  我去,这就是囧二所说的装备啊!

  不是一开始说着盗墓装备嘛,这怎么看也是种地专用的啊!

  我连忙上前询问道:“大哥你确定没有送错嘛?”

  “没有,俺们是按照指定地点送的。”

  这为了这简单的几个农作物家伙,还派出两辆大卡车,一卡车拉人,一卡车啦货物,这排场也是够大的啊!

  我看着囧二。

  囧二的脸上红红的,仿佛在滴血。

  他已经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有人无视他的情况了。

  回想起以前,也就是我们几个来欺负囧二,现在可好,谁也能欺负欺负他。

  包括上次那个拖拉机老大爷。

  “看啥看啊!给钱啊!”

  看着小光头的这阵势,还有后面那群穿西装大哥,我就知道肯定是来讹钱的,好汉不吃眼前亏。

  我走到囧二身旁,在囧二耳边悄悄的说道:“哥们,咱拿着回去先说,小暴脾气可别现在发作哈,回去给你老爹打一个电话,我估计有人想害你老爹,先给我600.”

  “为啥给600啊?”

  “别废话,赶紧的,我帮你问点事情出来,看是谁给你老爹下绊子。”

  囧二点了点头,把钱给了我。

  我拿着钱走到小光头身边,掏出一根烟递给他:“小哥,给你钱,这是600,哥几个辛苦了,多余的钱都哥几个买烟抽。”

  那小光头一眨眼,一把勾搭在我的肩上。

  把我吓了一跳,我以为他要揍我呢。

  想象就是想象,还好没有发生。

  “哥们挺上道啊哈儿!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嘛?”

  “不知道,大哥,你是干啥的啊?”

  “哼,过来跟你说。”

  我俩说着走到了很远的地方。

  “老实说吧,别看我岁数小,我可是你们这行的祖宗,咱们这一行见不得光,这些家伙儿事儿要偷悄悄的运,哪有像你们这些光明正大的运的。还好是碰到了我,要不然人家早就让人举报你们了。”

  这话说的我一头雾水,哪行啊?

  不过那小光头掏出一吊坠的时候,我就明白了。

  只见他拿出的那吊坠,符身携刻有"摸金"两个古篆字。

  原来他把我们当成盗墓的人了。

  我立即装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前辈,受教了。”

  “嗯嗯,看你小子诚心,这样吧,我就把我这摸金符送给你吧!”

  “这怎么好意思呢!”

  嘴上虽然这样说,可心里确实很想去要。

  都说这符有护身之用,极辟邪。

  不要白不要。

  “哎,你和我对脾气,拿着,就当哥哥我送给你的见面礼,这次下去当心点啊。黑驴蹄子和糯米在那扁担里面。”

  说完对着我眨了眨眼睛。

  便招呼他那一帮人马走了。

  看着走了的众人,一群人朝着我走了过来。

  衣恋问道:“刚才那个光头跟你说什么了?”

  “没什么啊?”

  “你手上拿的是什么啊?”

  eF看$#正;/版)√章,?节Sm上5%酷qo匠w网

  “摸金校尉符,怎么样,厉害吧?”

  “那里来的?”

  “刚才那人送的啊?”

  “我看看。”

  “不给,有本事来抢啊!”

  衣恋一把抓住我,用脚在地上写了三个字“别说话。”

  我看着她,她眨眨眼,点了点头。

  什么意思哈,搞得我莫名其妙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