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扭过头去,故意不去看张紫嫣。

  心里埋怨自己.

  自己就没有什么本事,也没有什么能耐,何苦去承担自己做不到的事情呢。

  还答应一小女孩,在这里苦苦的欺骗她。

  没有这金刚钻我TM何必揽这瓷器活呢。

  “白凌飞,你苦恼什么呢?”

  “没有啊!我能苦恼什么。”

  “你以前不挺乐观的嘛,什么事情都不放在心上,现在这是怎么了?”

  小丫头越是这样说,我心里越是难受。

  看着张紫嫣那煞白的小脸,我的心里又是一阵难受。

  “你还记得上学那会儿你对我做过的事情嘛?”

  嗯,一听这话我就来了精神,我对小丫头做过的事情,什么事情?

  我坐起身来,看着张紫嫣:“莫非我亲过你?我怎么不记得了。”

  张紫嫣脸蛋一红,白了我一眼:“流氓。”

  那是什么啊?我实在是记不起来了。”

  张紫嫣冲着我摆了摆手,示意我把头伸过去。

  我伸过头去,附耳聆听。

  “你个流氓,忘记我的吊带了嘛。”

  说完亲了我一下,便飞回了天地灵气中。

  瞬间记忆油然而生:高中时代每个学校都有一个小卖部大姐,都有一个烤肠机,每到下课或者是放学的时候,那里都是人满为患的时候,一人拿着一根烤肠,坐在那里看着来来回回的女生买东西,你懂得,用黑色塑料袋子一包装,嘻嘻。

  至于吊带的事情记忆怎么也拼凑不起来了,隐隐约约记得好像是我把吊带拉开,然后里面是红色的,对,就是红色的。

  虽然感受不到那种感觉,但至少让我回忆起了过去,回忆起了我的曾经,让我笑着面对事实。

  正当我回忆着过去的甜蜜之时,囧二和蚂蚱闯了进来:“小白,一脸淫荡的笑容,傻笑什么呢。”

  “你才淫荡呢,你全家都....”

  当我看到后面的衣恋之时,我便把后面想说的话语一下子又咽在了肚子里。

  不知道为什么,我现在对她很是反感,倒不是因为她阴我,莫名其妙的反感。

  自从在火车上遇到她的淑女形象,到现在会道术的小魔女形容,她的变化是最大的。

  我这人就有一个毛病看着不好的就会说出来,看到反感的人就会说出对她反感的话语。

  “你来干嘛?”我皱眉说道。

  我现在看到她刚才美好的心情一下子就没有了。

  “哎呦,一个大男人至于这么小家子气嘛?有一股对我很是厌恶的味道哦,我不就是在凳子上放了一枚图钉嘛。”

  她不说这图钉还好,一说这图钉,我就更加生气了,不过有一个人比我更加生气,那就是囧二。

  囧二一想到为了救我而拔出的那个图钉,就想到了那个屁!

  立即跳在炕上,对着我大骂:“白凌飞,老实交代,你昨晚是不是加餐了,一股子酸菜味道。”

  我立即把他弄开,这大胖子压在你身上,别说动弹了,呼吸都困难:“哪有加餐啊!吃的和你一样啊!大概是因为水土不服吧!闹肚子,昨晚还拉稀了。”

  “哎呀,你们两个大男人真恶心。”衣恋咒骂道。

  这有什么恶心的,吃喝拉撒嘛,真是的。

  不过人家这么说,咱也就适当的消停一会儿,给她一个面子。

  囧二:“小白,张天师说你叫我们有事,有什么事情赶紧说,蚂蚱这傻逼非要说外面的蚍蜉(pifu)有毒,要抓一只鸡去试毒。”

  我不经错愕的问道:“蚍蜉是啥?”

  我似乎感受到了六道看傻瓜的眼神在看着我。

  “怎么了嘛?是啥啊?我真心不知道啊?”

  囧二连和我说话的勇气都没有了,用手一指外面的院子,我顿时恍悟。

  “你是说外面的蚂蚁啊!”

  三人点了点头。

  “蚂蚁就蚂蚁吧,还蚍蜉,装什么文化人啊,真是的。”

  三人一捂脸,表示不认识我。

  “快说到底有啥事情,赶紧的。”

  哦,对了还有正经事情呢,这一个蚍蜉就把我给问懵了,看到我确实不适合干大事啊!

  当下我便把张天师跟我说的事情跟众人说了一下,说完之后,大家都沉默了。

  蚂蚱和囧二俩人看着我。

  “看我干啥啊!我已经说的很明确了,这次和玩不一样,是拿生命在去做这件事情,本来这件事情就是我自己答应的,和你们没有什么关系,我不想你们拿着生命去跟老天开玩笑。”

  酷R匠网B唯n!一正k版,N其他都=p是e盗j版(

  囧二和蚂蚱收起了平时的那吊儿郎当的样子,在认真思考着。

  相反衣恋倒是一脸平静。

  回想着自从拿到这天地灵气,我的周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也是见识了不少让人十辈子都看不见的事情。

  我必须得去,不光是为了小丫头。

  我还想知道我的谜底,学校看见那个奇怪的人说我是将军后裔,若曦说我是北海龙王太子。

  这一切的一切都和天地灵气有关,而地底下还有那天地灵气的物华天宝之一自然之风,说什么我也得去。

  倒是囧二和蚂蚱,我不想他俩跟我去冒险。

  所以,我必须得跟他俩商量。

  到现在,我甚至都不想他俩跟着我去了。

  我一抬头正好看到衣恋,衣恋对我一笑,我礼貌的对她回了一个笑容。

  “没想到,你还挺讲义气的哈。”

  脑海中衣恋的声音忽然想起,我就知道我又被她阴了。

  “那是当然的,我不想他们跟我去冒险。”

  “那你呢?”

  “我!我就是一个打不死的小强,不是跟你吹,我下过阴曹地府,厉害吧!我下过阴曹地府都没有死,更何况这小小的墓地呢!大不了在下一回呗。”

  脑海中虽然这样想,但是心里却是一直在退缩,上次去哪阴曹地府,也不知道是撞了什么狗屎运气,如今哪还有那运气啊!

  “那你呢?”我问道衣恋。

  “里面有紫嫣的尸体,我是为了小丫头。”

  “就这么简单?”

  “对啊!就这么简单。”

  “那就我们俩个人下去吧!你怕吗?”

  “那你怕嘛?”

  “我不怕。”

  “那你呢?”

  “开玩笑,你一个弱小女孩子都不怕,我一个堂堂男子汉大丈夫又怎么会怕呢!”

  “就这么说定了。”

  “嗯,就这么说定了,你先退出去吧!不然我一会儿又要流鼻血了。”

  我睁眼看着囧二和蚂蚱,他二人还在思考。

  “囧二,这次就让我一个人去吧!你和蚂蚱别去了,毕竟这事儿事关生命。”

  “放屁,老子不怕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