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脸疑惑的看着落雪。

  “她竟然敢下毒,就不怕你去找她。”

  “那我现在怎么办啊?总不能一直这样吧!”

  “你们凡间的毒物我还不放在眼里。”

  对啊!落雪是什么人物啊!

  判官之女,那可不是凡人啊!

  说话间拿出一块布子,扔给了我。

  我怎么看这布子怎么眼熟,这不是那刚才擦拭判官笔的布子嘛!

  “这个不是你擦拭笔的布子嘛?”

  “对啊!”

  “那这有啥用啊!”

  “哎呀,兄长,你怎么这么笨呢!落雪姐姐乃是阴神,拿出的宝物又岂能是凡间之眼去比较的嘛。”

  “还是若曦妹妹有眼光。”

  我拿着这布子翻过来覆过去,就是没看出什么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落雪用手一指那布子,那布子似乎活了一般,在我的胳膊处上下滑动,我惊奇的看着这一幕。

  呵,好家伙,布子会飞,还会动,还会抹擦你的身体。

  这要是洗澡的时候配备一块,那还要搓澡工干啥!

  摩擦摩擦,幸福啪啪啪。

  不一会儿的功夫擦拭的我胳膊那个热啊!

  “落雪,我热!”

  “那就对了。”

  “为啥?”

  “一会儿你就冷了。”

  “哪有那么神奇。”

  话还没有说完,我就躺在那里了,不说说好是冷的嘛,怎么现在开始冻开了,这和冷是两个概念好吧。

  我的身上出现了霜,你要是现在敲击我的身体,都能发出声音来。

  “落雪姐姐,我兄长这是。”

  “没事,我那擦笔布原名彼岸布,是彼岸花的花瓣历练而成。那毒素本是相思毒。你那兄长在中毒之前必须对面前的女子产生别样的感情才能生效。刚开始的灼热是烧尽他那欲望,现在的寒冷是冰冻他的心,让他知道越漂亮的女人越狠毒。”

  落雪说这话的时候几乎是咬着牙说的。

  这话一丝不漏的全部进入了我的脑海,我发誓在也不碰其他女子了。

  这冰火两层天的滋味真是不好受啊!

  我的胳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生长着,身上的寒冷感也迅速的下降了。

  不一会儿我便能活动了,起身对落雪说了声谢谢。

  落雪冷眼看我:“以后还敢碰漂亮女人嘛?”

  “敢。”

  “你还敢啊?”

  “你不就是嘛!”

  “我又不是女人。”

  这话说的我一阵惊愕,我不可思议的看着落雪。

  落雪白了我一眼:“我是女神。”

  这话要是别人说我还真想去揍她,可这话出自落雪口中,那就是完美!

  首先人家本来就不是人,其次,就说人家这长相,这脸蛋,当之无愧的女神啊!

  咯咯咯的笑声从角落传来。

  我抬头看去小丫头又在那里笑着,她怎么老爱往角落里躲着啊!

  “你笑啥啊!张小丫头!”

  “笑你花心。”

  更新最/4快s上@酷/匠!Y网

  这话说的,我顿时是没脸接下去了。

  走到炕边,看着三女,“要不咱上炕聊。”

  “不聊了,很晚了,明天说吧!兄长我带着紫嫣回去了。”

  说完若曦和紫嫣化为青烟飞回了天地灵气中。

  这天地灵气还真是个好东西啊!简直就是一个巨大的储藏器,就是不知道我能不能进去。

  落雪看着我:“今晚我睡在这边,你睡在这边。”

  “不是要一起睡觉嘛?”

  “找你的拉手小妹妹去。”

  说完也不管我,独自上炕,那彼岸布瞬间变大,就好比是一张被子一样,就这样盖在了落雪的身上。

  好家伙,长知识了,原来神仙的法宝都是这么用的啊!

  “我警告你哦!别想打什么坏主意,这彼岸布会长刺的!小心扎你!”

  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呢,只见那被子上长满了刺,尖尖的,泛着寒光。

  我就知道好事轮不到我身上。

  不过也好,毕竟和美女同在一张炕上睡觉了,心里还是美滋滋的,还是一位大美女。

  躺在炕上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说睡觉做梦梦到娶媳妇那是假的,梦到一群僵尸追着我跑,我跑啊跑啊跑!

  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大早,反正我睁开双眼的时候,我就听见囧二和蚂蚱在院子大声的叫喊着,跟俩人被揍一样的叫喊着。

  起床气是什么,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我现在很恼火,我特别想出去揍他俩。

  一起身,落雪不见了踪影,推开门往外走。

  走到门口,就看见一大群人在那里坐着。

  “小友,中午好。”

  什么,现在是中午。

  看着坐着的众人,在看看屋外那刺眼的太阳,我就知道我肯定是睡懒觉了。

  “蚂蚱,快来看啊!真大,这个大!”

  “放屁,我这个比你的大。”

  听着这脸二逼的对话,我都蒙圈了,什么大啊!在院子里面吵吵什么呢!

  我推门就往院外走。

  “我说你们吵吵什么呢。我去,这么大啊!”

  当我推开门的那一刹那,我都震惊了。

  原本平整的院子,现在居然有个大坑,估计和昨天在院子那一声巨响有关。

  平白无故炸出个大坑,这还是不是惊奇的,惊奇的是现在院里面全是蚂蚁,那些蚂蚁爬满了整个院子。

  个个都有螃蟹那么大!

  我都怀疑我是不是看错了,蚂蚱和囧二在那里抓着蚂蚁在比大小。

  “囧二,看拿手机,发朋友圈。”

  “没信号。”

  “靠。”

  我扭头看着张天师一行人。

  当看到衣恋的时候,我的内心是煎熬的!这小丫头片子敢阴我,真想报仇。

  相反,人家看我跟没事人似得。

  要不怎么说女人心,海底针呢。

  紫嫣爷爷似乎是恢复了神智,在帮我倒水。

  “小友坐这里。”

  张天师指了指他的旁边,原本坐在那里的衣恋很识趣的离开了板凳。

  我走了过去,说实话,我是真心不敢坐啊!

  这万一在下一个毒,是不?

  我的屁股可就没有什么着落了。

  我看向落雪,落雪点了点头,示意我可以坐下。我才放心。

  刚一坐下,我就“嗷”的一声,立即站起。

  心里呼唤“M的,衣恋,大爷跟你没完。”

  在众人异样的眼光之下跑到囧二的面前,撅起了屁股。

  囧二一脸诧异:“干嘛?”

  “不干嘛。”

  “不干嘛你丫的撅屁股干嘛?”

  “你看见屁股上面的血液了嘛?”

  “看见了,怎么了?我去,不是吧!小白,这个玩意儿你也来啊!这叫啥,大姨夫?”

  “姨夫你大爷,我屁股上面扎了根图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