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着衣恋,衣恋看着我。

  我们就这么四目对望着。

  现在这个情况就不是人格魅力或者是帅气能解决的了。

  我现在就是个香饽饽啊!

  人见人爱,花见花开,我下意识的握紧了衣恋的手。

  一阵心痛从胸口传来。

  只见我握着她的那小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小刀片,那小刀片就这么无情的在我手上划拉了一个小口子,十指连心啊!

  衣恋的另一只手从口袋中拿出一透明玻璃瓶子,迅速的接住我流出的血液。

  一声欢快的笑声从她口中笑出:“哈哈,大笨蛋,小色狼,敢轻薄本姑娘,没想到这么快就得到你血液了,晚上就不跟你在一个屋子睡觉了。拜拜。”

  说完飞奔而去,留下我在那里莫名其妙着。要不是手上传来的阵痛,我甚至怀疑刚才发生的事情是不是真的,此刻心里的阴影面积达到了一万点。

  血液还在流着。

  不行,我不能在这里傻愣着了,得赶紧回屋子包扎。

  用嘴允吸着小手,另一只手推门而入。

  屋子里,囧二和蚂蚱一人手里拿着一符咒在研究。

  落雪在那里用布子擦拭着判官笔,到底是神仙的东西哈!

  连擦拭的布子都和凡人的不一样。通体彩色,跟五彩晶石一样。

  “小白,含着手干啥?”

  囧二率先看到了我,听到他的问话,落雪停止了擦拭的动作。

  “没啥,刚才不小心擦破手指了。”

  “怎么那么不小心啊!,快让我看看!”

  落雪听到我的手指破了,立即过来,那份着急的表情就好像妻子看着自己的郎君。

  心中窃喜啊!

  落雪一把拉住我的小手坐到了床上:“疼不疼啊?”

  “疼啊!可疼了!”

  这个时候不撒娇啥时候撒。

  说罢,我便抱着落雪的小蛮腰在床上打起滚来,“哎呦,疼啊!”

  落雪忽然用判官笔一指我,我刹那间就被定在了那里,保持着刚才的动作。

  “还疼吗?”

  现在就不是疼痛的问题了好吧?

  你都把我定住了,话都说不了啊!

  落雪转身对囧二和蚂蚱说道:“你们二位得到护身符,今夜不会在有事情发生了,可以回房去睡觉了。“

  这话简直就是命令,没有一丝婉转的余地。

  蚂蚱和囧二离开之后,若曦从天地灵气飞了出来,看到我被定在床上询问道:“我兄长怎么了?”

  “耍流氓,被蜜蜂蜇了!”

  若曦一脸疑惑,想要去解开我那定身法术。

  却被落雪制止住了“哎,不可。”

  “怎么了?”若曦看着落雪。

  “你看他那手。”

  我是看不见啊。

  就看见她俩在不约合同的看着我的小手。

  越看表情越丰富,我的内心一下子丰富多彩起来,我的手到底怎么了?

  “怎么会这样?”

  “你问他自己。”

  若曦看着我问到:“兄长,你干什么了?”

  “我什么都没有干啊!”

  真的,我真的什么都没有做,就是拉了拉衣恋的手。

  话说,我的手到底怎么了?

  “在说没有做什么,我们就不理你了,让你毒发身亡!”落雪生气的说道。

  我分明听出落雪的话语中带着一丝丝的醋味。

  哎,不对,毒发生亡,天呐不至于吧!

  “兄长,你快说呀!毒性已经蔓延到胳膊上了。

  我说什么呀,我真是冤枉啊!

  “我就拉了一下衣恋的手。”

  二女顿时鄙视的眼光投奔过来。

  dM更hx新s最☆T快上%酷匠4网!

  “该。”

  “落雪姐姐,走找紫嫣丫头去,不理他了,就让他毒发身亡吧!”

  “别啊!你们别.....”

  一时间我说话的声音都没有了。

  不用说,肯定是这俩妹子给我施法了,这下可好,叫都叫不出声来了。

  俩妹子就这么出门去了,留下我在那里静静的躺着。

  我就这么看着屋顶的那几根木头桩子。

  刚才的自信一下子就全部都化为梦影了。

  一阵酸,麻,氧的感觉袭上心头和全身,刚开始是那种毛毛草挠脚心的氧,到后来就是蚂蚁咬皮肤的那种感觉,在到后来我想死的心都有了。

  想叫叫不出来,想动动不了,挠都挠不住。

  不一会儿汗水就把衣服全都湿透了,不行了,坚持不住了,我要晕了。

  划拉,咚!

  哗啦,啊!

  正当我快要晕的时候,不知道被哪位大仙一下子划拉拉在了地上,随后我的脑袋被狠狠的和地面上撞击了一下。

  一下子我就清醒了,我甚至都不去咒骂把我拉在地上的人。

  当我看清那人之时,我心里顿时升起了这么一句话“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啊!”

  没错,就是若曦那条母霸王龙!

  她还拿了一盆凉水朝我袭来,虽然不是冬天,也是也已经入秋了啊!

  而且还是大晚上,不感冒就已经不错了。

  我的定身术一下子好像就被解了。

  我站起身来,落雪把一条毛巾扔了过来,小丫头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她身后。

  屋门紧闭!

  “这水真冷啊?什么水?”

  “井水。”

  我一脸黑线,要知道井水受地温保护,井水温度会保持在3.98℃左右,就比0度多那么一丢丢,我没有被冻死就已经是不错了。

  “你看你的胳膊!”

  我听着落雪的话,朝我的胳膊看去,不看不知道,一看吓死个人啊!

  这哪儿是胳膊啊!这不分明是猪蹄吗?

  我那修长的大胳膊那里去了,怎么就剩下这短短的一小节了。

  知道的这是中毒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截肢了呢。

  “这,这,这....”

  我惊讶的说不出来了。

  “兄长,你这是中毒了,这井水甘平无毒,最适合医治这种毒素了。”

  “那现在是不是已经解毒了啊?怎么我的胳膊还会这样啊?这是不是我睡一觉就会好了?”

  “哪有这么简单啊!这井水只是暂且把你的毒素给压制住了,保证它不在蔓延!具体的要等到你拉手那位妹子的解药才能完全医治好你的毒啊!”

  落雪在说这话的时候又是一阵醋味啊!

  最毒妇人心啊!不行我找她去!

  “妹子,走,跟你哥去报仇去!你哥打不过她!你不能忍心看着你哥以后没有胳膊吧!”

  若曦点了点头,关键时候还是妹妹好。

  我正要和若曦去找衣恋算账的时候。

  “回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