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见那众魂朝我拜去。

  一团团白色的雾气飞回那灵气中,说真的,不害怕是假的,我打算向后退一步,掩饰我自己的紧张。

  一双柔弱的小手推住了我。

  我回头一看,落雪在冲着我点头微笑。

  心里暗喜,真漂亮。

  在那众魂飞回天地灵气的时候,所留下的人偶化为星星点点随着那小风吹去。

  落雪手持判官笔,画分阴阳,小笔那么一抖。

  只见那些星星点点化为了一团小东西,从那天空落了下来。

  落雪伸手去捉了过来,走到我面前:“吃了它。”

  天呐,大姐,不用这样吧,毒杀亲夫啊!

  在说了我也没有做什么坏事啊!

  这是什么东东啊!让我吃?

  落雪还是那微笑的表情,就仿佛她即使是做错了事情,也不会有人去责怪她,一脸的人畜无害。

  落雪张开那,看似柔弱无骨的小手。

  只见里面那团东西散发着灰亮色的光芒,一闪一闪的和星星一样。

  “这”

  我话还没有说完,落雪一把把那东西塞入到了我的嘴里,那东西一入口,便感觉凉凉的,滑滑的,入口即化。

  我一脸惊诧的看着落雪。

  落雪笑道:“笨蛋,我难道还会害你不成。

  说完就走了,留下我在那里莫名其妙着。

  眼下屋子里面就只剩下的都是自己人了,哦,不对,还有张老头呢。

  那张老头就只在那里站着,也不知道是被定身术定住了还是怎么回事,反正是不动了。

  若曦走到我身旁。

  “兄长,我先回到那天地灵气中,安排众魂。”

  我点点头。

  这一下子从保镖到妹子的转换,让我一下子还真接受不了。

  不过最大的好处就是多了一位漂亮妹妹,最起码以后不用挨揍了。

  若曦化为一道金光飞回天地灵气中。

  “衣恋,去把你爷爷身上的符咒解开。”

  “是,师傅。”

  只见衣恋拿起阴阳短剑,走到张老头身边。

  举起剑便刺了进去,我一声惊呼啊,我的天啊,那把短剑朝着张老头的头颅就上去了。

  虽然是说他是个坏人,但是也不至于遭受这个待遇吧!

  囧二和蚂蚱双双抱在了一起,一看就是害怕了。

  我的内心此时有一个声音顺地而起“杀,人,了。”

  只见那把短剑一下子就捅进去了,咦,怎么感觉这么邪恶。

  应该说是插进去了。

  那老头的脑袋上没有流出血液,这点让我很是惊奇。

  只见那额头上先是爬出一只小虫子,然后紧接着就是一窝小虫子。

  看到此处,有密集恐惧症的赶紧撤离。

  囧二和蚂蚱早就跑在墙角旁边呕吐起来。

  我也想跑来着,就是落雪在我身后,挨蹭着我,那种和若曦的小身骨完全是两种感觉啊!

  怎么说呢,若曦的小身板挨蹭着疼,硌得慌,直白了说就是太瘦了,除了骨头就是鳞片。

  相反落雪就比丰满了,该大的地方大,该翘的地方翘。完美。

  那小黑虫子遇到剑纷纷跑了出来。

  “道法自然,魂归故里,惩恶扬善,光速快行,摄,小友此时不吐更待何时!”

  那张天师,手持阴阳符,脚踏七星步,朝着那张老头飞去。

  我扭头向落雪看去:“我吐啥?”

  “你站好了!”

  “哦”

  落雪猛然发力,朝着我的肚子就是重重的一拳。

  那种感觉就好比是高铁撞在了山上,鲸鱼撞到了礁上,真TM的疼啊!

  我肚子一吃力,就好像小时候我老爸揍我一样。

  那个时候吐的是雨花石。

  现在吐的是一团不明物体,和雨花石体积差不多大。

  只见我吐的那团不明物体朝着张老头飞出了一道完美的抛物线。

  “嘭”的一声。

  院子里传来一阵震耳欲聋的爆炸声。

  张老头应声倒地,张天师赶紧去扶。

  我蹲在那里,落雪搀扶着我,一脸无辜的看着我。

  “你没事吧?”

  明明就是你刚才揍的我,现在还问我有没有事!

  我的心此时无法形容。

  X*酷(匠r网$U永fZ久_免~费看小_说;√

  “今夜不会在有事情发生了,大家各回自己的房间睡去吧!记住,无论听到什么声音千万不要出门,衣恋,一会儿给众人符咒。”

  张天师说完欲打算抱着张老头走。

  我连忙蹲在那里想去制止。

  “小友,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一切等到明天在去回答你。”

  说完头也不回的抱着张老头离去。

  我的问题多了去了,这莫名其妙的留下我们,还让我们睡觉,发生了这么多神奇的事情,不尿裤子就不错了,那里还能睡得着啊!

  眼下就只留下了我们四个人,外加一阴神,

  “白凌飞,我和你在一个屋子睡。”

  衣恋说道。

  我去,我就这么帅气嘛,怎么是个女的都想和我睡一个屋子啊!

  “小白,我也和你一个屋子。”囧二跑过来抱着我的胳膊说道。

  “小白,我也是。”

  现在就不是帅气的问题了,连男的都争相恐后的和我在一起睡觉,那就只能说是我的人格魅力了。

  就是这么个性,张扬,有魅力。

  “别啊!那屋子那么小,挤不下咱们五个啊!

  “白凌飞,你别见死不救啊!保镖全部和你在一个屋子里面了,你让我们怎么活?”

  “就是,说好是来盗墓的,现在可好,墓还没有看见呢,粽子先出来了。不行,你得负责我们的人生安全。”

  我靠,原来不是冲着我去的,冲着保镖去的,也是,今晚的事情不可想象啊!

  可是我也做不了女生的主啊!

  “落雪,你看?”

  “那就一起吧!一起还有个照应,走吧!回屋去吧!”

  落雪率先起身,我在后面捂着肚子,当我看到囧二和蚂蚱那眼角发出一种眼神之时,我就知道,他俩的奸计得逞了,什么害怕啊!

  不就是想和美女在一个屋子里面睡觉嘛!

  真是的!

  囧二和蚂蚱跟在落雪屁股后面,朝我们的屋子走去。

  我正想走,后面的衣恋把我叫住了:“白凌飞。”

  “有事吗?”

  “没事,一起走吧!”

  说完,衣恋走上来,主动拉着我的手,我的眼珠子一下子就快瞪出来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