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雪在旁边看的目瞪口呆!

  我抱着若曦:“乖,别哭了,在哭就不漂亮了。”

  若曦躺在我的怀里一边抽泣,一边说道:“兄长,这几千年你受苦了。”

  说完又哭了起来,却是怎么也止不住的眼泪。

  悲伤的情绪瞬间传染,小丫头也蹲在了角落里,抱着腿独自哭了起来。

  不知是感叹自己的命运,还是若曦的哭泣。

  几千年斗转星移,几千年转瞬即逝,当初离别,亦是今生相见。

  当那若曦炽热的眼泪流淌在我的胸前之时,我有的只是那种熟悉,那种不舍。

  脑袋中想的却是如何保护眼前人。

  “兄长,曾几何时,你也是手撕猛虎,骑跨蛟龙之人,如今,却.....”说完又不免一阵唏嘘。

  “可叹六道轮回,如今你们兄妹相逢,正是高兴之时,哭泣个什么劲儿。”

  落雪在一旁说着,眼泪却是不争气的流露出来。

  若曦一起身看着我,噗嗤一声笑了:“兄长还是如以前那样一般英气。”

  我用手一刮若曦那精致的小鼻子,“你也一样,还是这样的可爱。”

  “兄长,可曾记起当年之事?”

  我摇了摇头。

  “几千年的六道轮回,我已不知道自己幻化多少人!又岂是一朝便记起的。”

  若曦安慰道:“不论兄长变换多人,在若曦心中,你永远都是那北海龙宫大太子,若曦的好哥哥,今朝记不起,总有一天兄长会想起那诸多回忆,若曦会一直陪在哥哥的身旁。”

  我一缕若曦的秀发:“乖。”

  如今兄妹相认,我又感觉自己的身上多了几分责任。

  哎,一声叹息,以后在也不能调戏母霸王龙了,要好好的保护她,不让她受欺负。

  最关键的是,我以后不用在挨她打了。

  不知是幸运还是不舍。心中对若曦的好感顿时大增。

  “回忆前世,纵然能想起那诸多因果,却也是徒增不少烦恼,眼下你们兄妹相认,何不去活在当下,凡事有因有果,不可强求。”

  看着落雪,搂着若曦,心里的滋味也是不好受啊!

  “对了,你是如何感知到我是你兄长的啊?”

  对于这个问题我很是疑惑,总不能摸了我两把就能确认吧!那也太草率了。

  酷r匠网唯一l正。版*,y√其!T他都;2是&盗|版8

  “兄长把那天地灵气掏出来便知。”

  我掏出天地灵气,看了看,怎么看都只是珠子,顿时不解。

  “其一,这神圣之水乃我北海龙宫的泉眼,如若和天地灵气合并,非要我北海真龙才能办到。兄长可曾记得,神圣之水刚被天地灵气吸收之时,那天地灵气是什么颜色?”

  “好像是浅蓝色,大记不清了。”

  “在看现在为何颜色。”

  “深蓝。”

  “兄长果然如那千年般智慧过人。”

  至此我得出一个道理,这人呀,要是看你顺眼,你就是做什么事情都顺眼。

  要是看你不顺眼,你丫就是把他捧上天,都看你不顺眼。

  就比如若曦看我,以前恨不得打死我,现在恨不得爱死我。

  我笑了笑。

  “我北海龙宫,只有两位真龙,一位是父皇,一位便是兄长。我等其他兄妹,虽然是龙体,但在封号中还是兽。”

  “那其二呢?”

  “其二,便是兄长的内心了!”

  我的内心,我的内心当初除了那小美眉的蕾丝花边可啥都装不下了啊!

  “我的内心?是不是很肮脏啊?”

  说道这里我都不好意思了,其实我的内心不是肮脏的,是愉快的,是向上的。

  “兄长,休得胡说。兄长的心乃是八方水域童子心。”

  “啥,什么,我没听清。”

  什么心,我隐隐约约的听到了童子心。

  “八方水域童子心,乃当年龙母怀兄长之时,水妖来犯我北海,龙母动了胎气。父皇上三十三天外求得那心,固本培元。兄长正因得此之心,一生出来便是那真龙之身。”

  要不是最近我下了地府,骑了真龙,认了妹子,我才不信这鬼话那。

  天呐,这简直就是神话啊!不过现在却是不得不信。

  “那这心有什么用啊?”

  “固本培元,修炼任何法术都快如神速。因是童子,心无杂念,所以修炼的速度比我等不知道快多少倍,可谓是过目不忘啊!”

  我说呢,那传音之法我咋那么快就学会了。

  “不过,也有不好之处....”

  见若曦不说话了,我心里边紧张起来了,这心长在我身上,我心里着实着急啊!

  “好妹子!你别吓哥哥,什么不好之处啊?”

  “兄长莫要惊慌,其实也不是什么不好之事。就是,兄长不能给妹妹,找嫂嫂了。”

  我大吃一惊,怎么还不能给你找嫂嫂了。莫非,有这心就要......

  当下赶紧去试一试下体,还好,还在。

  “哎呀,你咋这么笨呢,那童子心,之所以是童子心,就是因为他心无杂念,不受红尘牵绊。所以修炼神速,是多少修炼之人要得到的宝物呢!”

  “哦,那我不修炼,能找不?”

  “不行。”若曦和落雪异口同声道。

  “传言有此心者,便不能同异性交融!否则会爆体而亡的。”

  我的这个心脏啊!囧二啊!蚂蚱啊!救救我吧!

  我这时想死的心都有了,亏得我一个大流氓,竟然干不成流氓之事,实乃流氓之悲哀。

  “那我前世就没有给你找嫂嫂嘛?”

  “没有,当年兄长保护天地灵气,昼夜不离,着实没有闲空。”

  “那爆体是真的?还是谣言啊?”

  “不知,这心长在兄长身上。我等也是听说而已。”

  “那看和摸不碍事吧!”

  这是我最后的请求了。

  “兄长莫要说笑了,如若有事,兄长当时在火车之上便早已出事了。”

  那就好,那就好啊!为了自己的生命,暂且除了交融,其他事情还是能做的啊!

  等我了解这心的时候,在行那事也不迟啊!

  当下一想,便高兴起来,还能和囧二继续一起蹲街看风景了,想想都开心。

  大夏天,左手可乐,右手雪碧,带着大墨镜,蹲在街边。

  那来来往往的行人,有自行车的,电动车的,步行的,那裙子也是有长有短的,黑丝的,透明的......想想我都开心。

  暂且不能融合就先不能融合吧!

  现在也是不错的,认了个妹妹,这妹妹可了不得啊!又漂亮,又有气质的。

  最关键的是能打啊!一龙能打好几个呢!

  还能当坐骑玩,想想我都开心。

  等把小丫头的尸身救出来,我和囧二就回去干大事儿去。

  说起小丫头,我扭头一看,坏了,小丫头还在那里哭呢,怎么把她给忘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