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什么状况,两女一起陪我睡觉.

  难道是我的王霸之气,让她俩在这寂静的晚上感受到了害怕,需要我保护?

  我不经暗暗窃喜,正想着衣恋是否也会这样说“我也要陪白凌飞一起睡觉。”

  不过想归想,那是不可能成为现实的。

  饶是如此,囧二和蚂蚱的表情,眼神,还有眉毛,对,就是那囧二独特的眉毛,在向我发出强烈的不满。

  紫嫣爷爷在这个时候说话了:“这个,恐怕有不妥之处吧?”

  也对,老年人毕竟接受不了这年轻人的现状。

  “我是她女朋友。”

  “我是她妹子。”

  我多么想说她俩都是我媳妇儿啊!

  就是说不出口啊!

  好了,床分完了,囧二和蚂蚱一张,衣恋一张,紫嫣爷爷一张,而我,哈哈哈哈。

  跟随着二女进了屋子一看,好家伙,好大的床。

  你说这如果是真的该有多好啊!来个游龙戏凤。

  可现在,哎,都是祖宗辈分的,惹不起啊!

  那落雪一进门就躺在了床上,那运动衣把她的身材显示的淋漓尽致!

  “凌飞,你还记得你在地府的时候,躺在我的床上嘛?”

  “嘘,我的姑奶奶啊!你咋啥话都敢说啊!”

  “没事儿,这里早已下了那静音之法了。”

  我其实不是怕别人听到,我是怕母霸王龙听到!

  却见那若曦,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躺在了床上。

  我去,这么一比较的话,还是若曦的身材比落雪的身材稍微好那么一丢丢。

  该大的时候,就很大,该翘的时候,就很翘。

  嗯,不错。

  看着二女躺在床上,我咽了一口唾沫,我来也。

  我来了个百米助跑,想一跃就跳在床上,心里想万一压坏床怎么办?

  转念一想,算了,管它呢,万一能压住其中一小美眉呢?

  在天空坠落之时,那若曦和落雪早早的躲在了床的一边,嘴角还带着微笑。

  我一看到那微笑,一种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

  不出零点几秒。我便发出了如杀猪般的尖叫。

  痛刹我也!

  这哪里是床啊!分明是炕嘛。

  我的胳膊肘,我的大膝盖,我的尖下巴,都痛啊!

  眼泪止不住的流,

  若曦和落雪却在一旁笑着。

  宝宝心里委屈,宝宝心里不说。

  见我不理她俩,她俩也不笑了。

  “对了,凌飞,你是什么时候学会的?”

  “学会啥?耍流氓吗?天生就会啊!”

  若曦一个大嘴巴子下来,“让你嘴贫。”

  这二女是什么时候穿一条裤子的啊!

  我怎么不知道啊?我今后还有活路吗?

  当下我不经为我今后的发展而敢到担忧。

  “我也不知道我什么时候学会的,若曦不是说只有半小时嘛,当时是张紫嫣...”

  哦,对了,我怎么把她给忘记了,那小丫头还在天地灵气里面呢。

  我掏出了天地灵气,顿时感觉到屋里很是舒服,那种说不出来的舒服感。

  仿佛你置身海洋,感觉那大海带给你的舒适。

  天地灵气现在通体呈现大海的颜色。

  若曦看到了现在的天地灵气,那眼睛都泛光了。

  一把把我按在床上,骑在了我的身上,这种姿势很是暧昧啊!

  那落雪和刚刚从天地灵气出来的小丫头张紫嫣都看傻了。

  若曦骑在的身上,两只看似纤细的玉手在脱我上衣。

  我当时心想,干嘛呀这是?这么多人在呢。

  i酷匠;网8正版首发s

  怎么这么着急呢!我心里都没有一丝丝的准备,就开始了。

  哎呀!太猴急了,我的这个心啊!我的小心脏啊!扑扑的!

  若曦的手劲也这是大,一下子就把我的上衣给撕了,扔在了地上。

  我去,她还喜欢这调调。

  落雪连忙捂住张紫嫣的眼睛,嘴里嘟囔着:“少儿不宜,少儿不宜。”

  我的脸刷一下子就红了。

  心想,过了今晚我就是你的人了。

  若曦的小手在我那一点都不隆起的胸肌上摸来摸去。

  感受到了那柔弱的小手是那么的冰凉,那么的爽,我心里也是乐啊!

  摸了四五遍,我都感觉不好意思了。

  “果然如此,果然如此。”

  若曦说完,顺势下去,蜷缩在了那里。

  嘴里一直在说“果然如此。”

  上身安静,可脚下的动静不小,我不知道她是故意的还是没有看见我的小腹在那里。

  一脚就下去了。

  我借着她的脚风就到了地上。

  落雪连忙去扶我。

  什么果然如此啊!莫名其妙的,你果然如此也不至于把我踹在地上吧!

  那若曦蜷缩在那里,似乎在哭泣。

  我没有听错吧!母霸王龙在哭?

  我和落雪对看一眼,显然她也听到了那哭声!

  小丫头在炕上站着,站在那角落看着我们。

  抽泣声越来越大!

  没错了,她就是在哭!

  我都不明白她在哭什么。

  貌似是我受委屈了吧!

  被摸的人是我哎,又不是她,她哭个什么劲儿,我还被她踹了一脚呢,我这个心呐!

  我都佩服我自己,心咋就这么大呢。

  落雪拉了拉我的小手,示意我过去安慰一下。

  其实我不敢过去,我怕她揍我。

  真的,那只大脚现在已经让我闻风丧胆了。

  看着炕上角落里小丫头的眼神,身旁落雪的表情。

  算了,大不了在挨一顿打呗。

  我就这么赤身的过去了,虽然只有上半部分。

  我坐在她的身旁,这种感觉怎么这么像那些干那种事情的不法分子呢。

  场景是一样的,一男一女,女的在哭,男的在一旁安慰,说着那些骗鬼的话。

  把这一想法在我心中打死。

  “你.....”

  我是想问“你怎么了”来着。

  话还没有说完,那若曦一个大抱就抱了过来,抱的我死死的。

  感受到了若曦的体温,真冷啊!

  那柔弱的小身骨。

  “兄长。”

  我还没有来得及好好的去感受那肌肤之体的感觉,这一声兄长把我喊回了现实。

  兄长,那不就是哥哥的意思嘛。

  大姐,别闹好不好,貌似你比我大啊!

  “兄长,你受苦了,我终于找到你了。”

  说着说着,那眼泪欲流不止,我赤裸的上身感受到了那眼泪的炽热,与若曦的柔弱的小身骨,截然不同的两种感觉。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若曦在叫我兄长的时候,我心里很愿意接受,当下,我便把她抱得很紧。

  心里一丝亵渎的心情都没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