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曦,若曦,你在吗?”

  似乎回到了童年的时光,这种感觉着实美妙。

  若曦一脸疑惑的看着我。

  没错,我就是想要的是这个效果,让你吃惊,让你抓狂,让你不知所措。

  “喂!落雪吗?是我啊!我是凌飞!”

  看着落雪和若曦那一样的眼神,

  我心里这个美啊!就像是小时候偷看女生上厕所,然后回家躲在被窝里面的那种窃喜,哎呀!是红颜色的啊!

  “你什么时候学会的啊?”

  当下,两声问候,在我脑袋中炸响!我就知道我的脑袋嗡的一声,眼前唰的一下黑了。

  就那么零点几秒的时间,又恢复如初,我那鼻子里面流淌的血液,在脑袋受到严重的话语炸响后,款款流出。

  看到我流出的鼻血,二女自知不妙,搀架着我,怕我随时晕倒。

  我感受到了,那不一样的肌肤之体,我的这个心呐!

  当下,那鼻血流淌的更加浓郁了。

  众人看见我的异样,纷纷掏出卫生纸,往我鼻子里面塞!

  “轻点,轻点!”

  真疼啊!跟堵漏水眼一样!拼老命呢。

  “快,快,快,先进屋,咱进屋洗洗。”

  当下,我的鼻子里面捅着不少卫生纸走进了小屋。

  这卫生纸中有清风的,有明月的,还有一枝梅花的,更令我气氛的就是,谁TM拿姨妈巾呼我脸上了。

  这玩意儿是用在这个地方的嘛!

  我看着众女,若曦,不可能,她不用!

  落雪压根就没有!

  不会是衣恋的吧!转念一想不可能,我和她不熟。

  老爷子说这房子他一直住着,里面倒也干净。没有太多的灰尘。

  酷,“匠?网《首发V5

  一间大房子里面前后都连着,这住很是方便啊!床有不少!

  衣恋张罗着给我们做饭去了,毕竟她也在这里也生活了不少年头了。

  我就喜欢这样的,会做饭的女子。

  而且人家还漂亮。

  我被领进了里屋,在那里洗漱一番,一看镜子,我还是这么帅。

  那镜子中的少年,精致的五官,长得鼻子是鼻子,眼睛是眼睛的,那小眼神,那单眼皮,我都被自己帅倒了。

  咦,怎么后面有一黑门帘啊!

  好奇害死猫这句话,是真的。

  我当下觉得好奇,便走到那黑门帘那里去,我一拉开门帘,见有一大红门,当下便推了进去。

  “不要。”

  张紫嫣的声音在我脑海中炸响,可是已经晚了!

  “妈呀!杀人了!”

  我的惨叫声顿时震惊了在屋子里面坐着的众人!

  大家纷纷朝我这里赶来!

  在我打开门的那一刹那,一阵阴风朝着我扑面而来。

  在我面前有一大屋子,屋子中间有七条大横梁。

  每条横梁之上纷纷吊死着七条人命。

  那些吊死之人全是女子,有大有小,大的年芳二十,小的如那婴儿之体,全部身穿红色衣服,被掉在悬梁之上。

  我的汗水一下子浸湿了衣衫!

  这忽然一看见这么多尸体,我怕怕啊!我都没敢仔细看!

  其他人也纷纷来到了这里,看到这场景也猛吸一口凉气。

  那紫嫣爷爷慌忙赶来:“哎呀,对不住了各位,让大家受尽了,这些不是真人,不是真人。”

  大家看着紫嫣爷爷。

  “这些是画皮人偶!不是真人!”

  我去,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是真人呢,不过,就算他不是真人,也怪吓人的。

  “饭菜,做好了,大家先吃饭吧!受惊了,受惊了。”

  说完,便把门合并住了,还上了把锁。

  囧二和蚂蚱连忙离开了这里,都觉得渗的慌!

  我一看若曦和落雪,见她俩在朝我使眼色。

  “哎呦呦,哎呦呦......”

  紫嫣爷爷连忙跑了过来。

  “凌飞怎么了?”

  “我肚子疼,你们先吃吧!别等我了。我一会儿去!”

  “那好吧,那两位姑娘?”

  “我们陪他,对,我们陪他。”

  要是放到以前,我早高兴坏了,上厕所都有妞陪我,可是现在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了。

  紫嫣爷爷见执拗不过我们,所幸不管了。

  眼看紫嫣爷爷远去,若曦默念隐身口诀,当下一股白气把我们三个一包裹,瞬间就隐身了。

  这技能不错哎!以后可以发财了。

  那股白气随之进入了屋子里面。

  说实话,我是非常不愿意进来的,我胆小,我怕。

  当进入的那一刻,我才知道这里面原来别有洞天啊!

  在这人偶后面,便是灵位了,我数了数一共五十个灵位。

  哎,不对啊!这里只有四十九具人偶啊!

  在仔细看那灵位,只见一共八行,一行七个。

  在最上面的一行就只放着一个灵位,排位上面就写着三个大字,‘张奉天’。

  紫嫣爷爷的爹。

  那排位书写的颜色也与她人不同,其他排位都是血红色,而那排位是金色。

  “凌飞你看,中间那第二个是不是紫嫣妹子?”

  我顺着若曦的方向指去,可不是咋地,那小屁股,小蛮腰,不是她又是谁。

  “我总感觉紫嫣爷爷有问题,可是又感觉不出来哪里有?”

  “我也是这个感觉。”落雪说道。

  如果光我一个人有这种感觉,我也就不说啥了,可是,连落雪都有这种感觉,就不得不去让我怀疑了!

  “白凌飞,你快出来啊!我拉肚子,憋不住了。”

  蚂蚱在外面喊道。

  得,先出去吧!

  我们三个出了这屋子,一起进入了洗手间,当开门的那一瞬间。

  蚂蚱看到了两位女人和我在一间卫生间,眼泪都流出来了。

  我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其实我也想他心里想的事情啊!奈何条件不允许啊!

  去吃过中午饭,下午陪落雪在村里面转了一圈,转的我腿肚子疼,囧二的装备也不知道啥时候才能到!

  到了晚上,吃过晚饭,大家便在一起商量着该如何睡觉了。

  我在下午的时候,原打算告诉囧二,咱们下面就是那坟地来着,我怕他晚上不敢睡觉,就没有告诉他。

  不过也是,别说是他了,我现在晚上都不敢睡觉了,太可怕了。

  自己住的地方下面埋着死人,在自己睡的屋子旁边还有死人的人皮面偶,想想我都觉得吓人。

  到了晚上,吃过晚饭,大家便在一起商量着该如何睡觉了

  一共四张床很是宽裕!

  “我和白凌飞共用一张床!”若曦说道。

  “我也和白凌飞共用一张床!”落雪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