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说坐拖拉机颠簸的,一点都不颠簸好吧!

  反而还很舒服!

  面对面坐着,对面三美的姿态一览无遗!

  这蓝天,这白云!这大地!这山峰!

  啊!爽啊!

  “喂,你们怎么办事的啊?不是说好的是路虎的嘛?”

  画外音:

  “对啊!是路虎啊!”

  “这不就是拖拉机吗?”

  “何谓虎,乃霸王者也!这车不就是马路上的一霸嘛!简称路虎。”

  “虎B。”骂完囧二便躺在那玉米杆上了。

  看那蓝天白云了,谁都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这件事为囧二爸爸的产业在转型之上也埋下了伏笔。

  其实我倒不是在乎车的好坏,车嘛,能走就行,平安到目的地就行,我就是在乎,该怎么盗啊?

  越想越头疼!算了,不想了,头疼。

  不过,我们这车也蛮牛的啊!能进市区,一看就是大爷上面有人儿!

  开着拖拉机在市区横行霸道,还这么扰民,就是没有人管,着实让我吃惊。

  在吃惊的同时,我也得照顾自身形象!旁边有好多人在拍照,我又要火一把了。

  不时有豪车从我们身边经过。

  “美女,坐我车吧!”

  “美女,去哪儿啊!正好顺路拉你一程吧!”

  你知道我们去哪里啊!你就拉!还正好顺路,怎么想的?

  当然也有招呼我们三个男生的,要不怎么能对得起‘帅哥’二字呢!

  “嗨,胖子,卖肾不?”

  多亏我把囧二拉的及时,不然囧二非跳下去不可。

  所幸一路无事,出了城市。我们在这拖拉机之上‘突,突,突,突,突,突’向村庄出发。

  一路上微风吹扬,不时路过几只小狗过来追赶我们。

  一路上逗着小狗,看着美景也别有一番滋味。

  转眼就到了村落。

  古人诗云“古树高低屋,斜阳远近山,林梢烟似带,村外水如环”这就是似诗如画婺源古村落的真实写照。

  到了村口下了车,把行李拿下来,对大爷说了句再见。

  大爷对我们嘿嘿一下:“给钱!”

  我们七人,啊,不,五人,一龙,一阴神,当时就震惊了,咋还要钱呢。

  “大爷,还要钱啊?”

  “啊!肯定不免费啊!王总说你们有钱人,就喜欢坐拖拉机,就喜欢坐这个。新鲜!所以让我才来的!”

  我的内心现在是煎熬的,有什么办法呢,掏钱吧!

  当下囧二掏了二百给大爷。

  “不够,得2000。”

  “什么,两千?大爷你咋不去抢呢?”

  “小伙子,你别着急啊!咱得讲道理不是,我这车拉你们可是下了血本了。”

  “不就是铺了点玉米杆儿嘛,下啥血本了?”

  “你以为,那市区想进就进,想出就出啊!”

  当下我就明白了,我说大爷的车怎么这么牛呢。

  谁让咱坐了人家的路虎呢,掏钱吧!

  囧二想死的心情都有了,这钱花的冤枉啊!全喂狗了!啥都没有看见。

  大爷临走之前还添加了我们的微信,说有事在找他。

  望着远去,那突突声依稀还在耳边的拖拉机,我心里感叹!

  我当时的心咋就那么大呢,这万一摔下来咋办!这都是后话了。

  寂静的村庄,正值中午!炊烟袅袅!哇塞!好香啊!

  在火车上坐了那么久,早就饿了,随爷爷进村了,爷爷说,这些年因为村子里的年轻人外出打工的人太多,村里慢慢的便没有人了,留下来的就是走不动的,或者是不想出去的老人。

  随路走来,三三两两的爷爷奶奶和紫嫣爷爷打着招呼。

  张家在那个时候也是大家族,看着那院子的大门,便有认知了。

  狮子门前放,好运自然来。

  一推开门,我的这个心啊!

  院子倒是不小,有三个足球场那么大!

  房子就在那个角落有那么三两间,最引人注意的就是院子中间那颗巨大的槐树了。

  民间俗谚有:"门前一棵槐,不是招宝,就是进财"。

  又说"院中一颗槐,幸福自然来"。

  我们进去,落雪便连忙把我拉在一边了。

  “怎么了?”

  “凌风,这不是阳宅啊!”

  “什么意思?”

  “这是按照阴宅的位置摆放的。”

  “你是说,这里是坟。”

  落雪点点头。

  那我肯定不怀疑啊!落雪是谁啊!阴曹地府崔判官之女,她就是管阴间的事物的!这点简单的风水,她又怎会不知。

  若曦进大门的时候一声嘟囔:“怎么没有照壁啊?”

  酷。3匠x网X首^发

  这话一说,我也看出点悬疑,一般进院子里面的大门之时都会有照壁的。

  据说过去人们认为住宅中,不断会有鬼来访,如果有照壁的话,鬼看到自己的影子就会被吓走。当然,这只是民间传说而已。

      其实设置照壁,最主要的还是它的风水功能:照壁是针对大门的来势及“气”的冲煞而设置的。

  《水龙经》云:“直来直去损人丁。”一语道破天机。

  风水学认为,如无照壁墙,气流则直来直去;有了照壁墙,气流要绕着照壁而行。这一绕,轨迹成“s''形,由于气流减慢,气则不散,符合“曲则有情”的原理。

  所以,至今在我国很多地区的农村重,很多住宅还有建造照壁的习惯。

  而这张老爷子院里,一览无遗,进去这院门,里面什么都看的一清二楚了。

  当下我们也没有说什么。随着张爷爷便往屋里走去,走过那槐树之时,一阵小风吹来,吹的我着实冷的不行,仿佛如那冬天的温度一样。

  怎么回事?我用疑惑的眼神看那落雪。

  落雪似乎也感受到了那阵凉意,和若曦一对眼。

  当下俩人便走到了我身边,我看那架势似乎是想要保护我,心里不免小小的激动一番。

  “咦,我感觉到我的尸体了!”

  那小丫头的声音在我脑海中想起。

  “你是说,你的尸体就在我们脚下!”

  “对啊!不光是我,其他棺材也在这下面!

  “那我怎么看见你的墓碑啊!”

  “傻蛋!我还没有百年如何立的这墓碑啊!没有错,这下面就是我的尸身所在!”

  等会儿,我会传音之术了,若曦不是说,那符咒只有半个时辰吗?怎么回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