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曦拿起那瓜子朝乘务员大妈说道:“大姐,麻烦您帮我转告那女子,不要在来骚扰我家相公了。”

  那大妈一听若曦叫她大姐,那个美啊!那笑的脸上的褶子都快看不见了。

  “姑娘,你老实跟大姐说,是不是这小子出轨了,大姐看刚才那个女的就不是什么好姑娘,你说实话,大姐给你做主。”

  若曦这一声大姐,就算彻底把乘务员大妈收买了,大妈,咱的那啥呢。

  说罢,那大妈一撩衣袖,我真怕她揍我,这大妈长得五大三粗的,挺吓人的。

  大妈充分的把国人大妈爱管闲事的特点发挥的淋漓尽致。

  那若曦用那小手一擦眼,楚楚可怜道:“大姐,实不相瞒,这是我男朋友,这是我小妹,我们这次出来就是为了逃避那小三儿的,可谁知道......”

  那个可怜样儿,不去当演员真是可惜了,也不知道半个小时前,是谁把我揍的痛哭流涕的。

  冤枉啊!我都没有见过那个妞,何来的小三,在说了,我还是单身啊!

  那大妈上来就想打我,被落雪拦住了:“你个白眼狼,身边有这么好的姑娘,你不去珍惜,偏偏找小三,哼,我找那小三算账去。”

  等到大妈一走,若雪和若曦一人一只胳膊把我抓住,另一只小手朝我胸口就是一锤。

  我忍不住一声大叫,一车厢的人立马看了过来,瞬间,二女立即笑脸相迎。

  “哎呀,凌飞,你看外面的风景可好。”

  仿佛刚才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好演员呐!

  倒不是我的承受力弱,别看那若曦和落雪都是小姑娘!

  可一个是那八部天龙之一,一个是那阴曹地府崔判官之女。

  最主要的,两位可都不是人那,我哪里承受的住。

  等众人的目光从这里收回去的时候,两女又厉声同时问道:“说,又去勾搭哪个妹子了?”

  说真的,这是我第一次听到她们如此异口同声的质问我。

  我也想知道啊!我都还没有看那小妮子呢,你们就把我拉回来了,心里着实冤枉啊!

  嗯,好香啊!

  我抬头望去,哇塞,又一大美女。

  已是金秋九月了,可在这位美女身上丝毫没有感觉到那天气的凉爽。

  那红色的高跟鞋映衬着那迷人的脚踝。往上走就是那如黑夜般迷人,又令人向往的黑丝,包裹着毫无一丝赘肉的小腿肚。

  在往上走,一袭黑色的连衣裙遮挡住那迷人的身材,性感的小蛮腰,那小白兔是那样的精致。

  在往上走,白皙的皮肤,精致的五官,那血红的口红把那迷人的丰唇沾满了一席之地。

  酷匠网“j唯T一正。D版\,~)其6I他都是*盗!5版

  波卷似的大长发一披身后,我叫不上来名字的香水刹那间就占满了我的心扉,此刻,我心里的想法就是,你就是我的女神,我甘愿做你的奴隶。

  她就这样走向我,如那迎着春风铺面袭来的桃花。

  就这样径直走到我面前,在我对面的位置上坐了下来。

  “凌飞,好久不见。”

  一声问候,如那黄莺出谷,婉转悠扬,似水如歌,清澈动听,呢喃软语,清脆嘹亮。如梦似幻,刚柔并济。如空谷幽兰,酥软人心,甜如浸蜜,让人倍感舒适,心旷神怡。

  这声音太好听了,那张红色的小嘴啊!

  让我一时之间失态了。

  “你呀,还是和上学的时候一样,笨。”

  能让一美女骂我,我也是听满足的,毕竟不是任何人都有这个福分啊!

  囧二和蚂蚱从那洗手间回来,定睛一看,都惊呆了。

  “胖子,我是不是眼花了,刚才不是三人斗地主嘛?怎么现在改成四人打麻将了。”

  囧二摇摇头,表示不清楚。

  那美女:“你朋友回来了?那我就走了,你不会还没有想起我名字来吧?”

  我点头表示同意,我的脑海中根本就对此女子没有映象,谈何认识啊!

  “我叫衣恋。”

  说完,便转身离去,把那在我鼻中仅有的一丝香水味也带走了。

  若曦和落雪对视一眼,在我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又对我的小蛮腰发起强势攻击。

  “啊”

  随后被囧二用他那刚从洗手间出来,也不知道洗手没有的大手把嘴给捂住了,我的眼泪一时间就流了下来。

  那乘务员大妈听见,从那车厢出来:“喊什么喊,该,白眼狼。”

  我心里这个郁闷啊!

  从衣恋过来到离去,我都没有说过话啊!

  倒不是我没有礼貌,只是我脑袋被那美女的身影着实给占据了一会儿,要不是俩女拧我,我现在都没有回过神来呢,那一袭黑色连衣裙啊!

  若曦问道:“说,那衣恋是谁?”

  这世界上还有姓衣的,当时我刚想说我也不知道的时候,心里咯噔一下,猪猪侠妈的妈不就是姓衣嘛?

  衣恋,衣彩蝶,对了,绝对是她,错不了,她不是去美国了嘛,现在回来干什么?

  “我记起来了,她是我的高中同学,张紫嫣的表姐。”

  若曦一听到紫嫣的名字,便放下了那小拳头。

  囧二一听便骂道:“白凌飞,你还是人嘛?这么多美女也不跟我和蚂蚱介绍一个,真是的。还有那张紫嫣是谁啊?”

  这次本来去的目的就是为了小丫头,这下子她表姐也出现了,我心里一阵苦恼。

  别看我平时傻傻的,在这种问题上还得着实考虑一番。

  毕竟这关系到小丫头六道轮回的大事,马虎不得。

  “你丫傻了,问你话呢。”

  我心里一阵烦恼,便没有理他,拿起那恰恰瓜子向囧二扔道:“找你那舍管大姐去。”

  逗的旁边的蚂蚱大笑。

  我转身去了洗手间,我得去问问小丫头啊!

  万一,她不是衣恋呢?

  现在我在小丫头身上特别敏感,生怕她出一点点毛病!只要是有关于她的一点点话题,在我这里都是敏感的。

  这天地灵气,我到现在是一点都不会用啊!

  亏我还是天地灵气的选择者呢,一阵无奈。

  进入洗手间,拉好窗帘,插好门,拿出天地灵气:“小丫头,快出来,有急事。”

  只见一溜烟飘然而去,在那转来转去,一会儿就成了张紫嫣的模样。

  “找我干嘛?”

  “我看见你姐了。”

  “我姐?哪个?”

  “衣恋。”

  “真的,我要去见她。”

  我急忙把她拉住。

  “别闹,你现在就是出去,也看不见她啊!别忘了,你是鬼。”

  我原本不想打击她的,我怕她伤心。

  见小丫头不说话,我便开口问道:“你姐每次到这个时候,都会来这里嘛?”

  “不知道,我都已经死了好多年了,而且我的灵魂也不在那里呆着。”

  听着小丫头的话语,我的心里也不是滋味。

  这么年轻,谁又能接受这死亡的现实呢。

  我用手一缕小丫头的秀发:“没事,我这不是要去解救你嘛,开心点!”

  那小丫头勉强一笑:“对了!你可以去问我爷爷啊!他知道我表姐这几年的去向啊!”

  “对啊!你看我这笨脑筋,怎么把爷爷给忘了,好了,你快回去吧!相信我,我一定会救你的。”

  那小丫头一点头,向那泛着浅蓝色的天地灵气飞去。

  “猪猪侠妈追,衣彩蝶飞,五阿哥爱上夏紫薇......”突然想起,我在高中为这姐妹花起的外号,不经笑了起来,没想到几年没见,人家姑娘一个长得比一个漂亮。

  在看我,屌丝一个,无奈摇摇头,找那紫嫣爷爷去,我得问清衣恋这几年的去向啊!要对小丫头负责。

  路过火车走廊的时候,一看那上面的日历,我去,都十月一日了,天呐,国庆节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