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酒,饮料,方便面,火腿肠了啊!香烟,啤酒,矿泉水,烤鱼片了啊!来,腿收一下!”

  说真的,我估计这句话在过几年肯定能编出曲子来!

  乘务员大妈叫喊着,我心里想,吃亏了啊!坐高铁多好啊!

  还能看看漂亮的乘务员,这绿皮车有啥啊!啥都没有啊!

  我搂着落雪就这样走了过去,若曦背对着我们没有看见,可囧二和蚂蚱可是直观观的看着呐。

  囧二那小眼神和蚂蚱那大眼镜框都快飞出来了。

  怎么样,哥们牛不。

  左手手搂着大美女,右手旁边坐着大美妞,兜里揣着小美妞。三美合璧,羡慕死你俩。

  看着他俩那快要喷出火来的眼睛,我搂着落雪坐回我的位置。

  所幸,这座椅够大,三人坐在一起不觉得挤。

  霸王龙扭头看了一眼,这一扭头,这一眼,却是看出了日后的不少纷争。

  若曦一把把我的另一只胳膊抓住,另一只小手在我的腰间暗暗用力:“凌飞,这位是谁啊?怎么也不跟我介绍一下。”

  这一席话虽然温柔,可那腰间的疼痛告诉我,母霸王龙生气了。

  “这,这,这是......”

  我还没有说出话来,落雪在另一旁也暗暗使劲。

  我的腰啊!究竟是谁赋予了女人这项独特的技能,捏,扣,掐,挠。

  “凌飞,这是谁啊?你女朋友嘛?怎么如此无礼啊!”

  这我该怎么解释啊!我还没有说话呢,只听那母霸王龙叫嚣道:“还说我无礼,我告诉你,我就是他女朋友。”

  “你嚷嚷什么呀?你说你是他女朋友,就是他女朋友啊!有何证据啊?”

  “证据,就凭他抱过我,就是我男朋友。这就是证据。”

  额,我啥时候抱过你了,就刚才在厕所抱过一次,还没有等我感受那腰间的温柔时,你就狠揍我了,我可不敢抱了。

  心里虽然这么想,可我不敢说啊!

  “哎呦,这也算理由啊,那这么说的话,凌飞也抱过我,还看过我上洗手间的样子。”

  一听这话,我的另一半腰啊!如那蚂蚁噬心,又如那伤口撒盐呐。

  我多想解释一下啊!那就是一个误会啊!天大的误会啊!

  囧二和蚂蚱对视一眼,然后俩人抱头痛哭。

  依稀让我感觉到他俩抱头痛哭的意思就是,天呐,太不公平了,怎么好事都让白凌飞那SB占了。

  若曦一把把我拉了过去,那双眼在我面前眨来眨去。

  忽然我的脑中竟然出现了她的声音,好奇妙的感觉。

  这乃是传音法术。

  “你是不是被她迷惑了,她不是人啊!”

  我先摇头,然后点头。

  “你说话啊!怎么了,哑巴了!”

  我说啥啊我!我又不会法术,你这传音法术我不会啊!我现在就好比是那手机话筒坏了,听筒还好着呢。

  只能听,不能说啊!

  “凌飞,你是不是饿了,来,姐姐给你吃点东西。”

  若曦一把把我拉过去,手里拿着一符咒,顺势就塞到了我的嘴里,我心里是抗拒的,我并不想吃那张纸。

  “现在用你的意念跟我说话。”

  我双眼一瞪,啥玩意儿是意念啊!

  “笨死你了,你把心中所想,想出来就是了。”

  囧二和蚂蚱看着我和若曦大眼瞪小眼,也不知道是在干什么,当下无聊,便去看那落雪,落雪看着他俩,一阵害羞,又躺在了我的身上。

  我的小腰啊!今日你受苦了。

  我心中想的?小美眉的蕾丝花边,若曦的身材,落雪的小兔子,紫嫣的大白兔.....

  那若曦眼中似要喷火,传音道“白凌飞,你在想这些龌龊之事,下了火车,我便宰了你。”

  不想就不想嘛,发这么大的脾气干啥。

  “好,好,好,我不想了。”

  “这还差不多。”

  “哎,你听见了,我会传音之法了。”

  我心里那个乐啊!只要是法术,管他是什么呢,会一点就好。

  “别美了,那符咒只管半个时辰。”

  咔嚓,我的小心脏,一时之间便碎了。

  “别贫了,她是哪里的阴神,你怎么会认识?”

  “她就是判官家的女儿啊!崔落雪。”

  “原来是她啊!定是为了那天地灵气而来。”

  “对啊!她说她是来保护天地灵气的。”

  “天地灵气是凌飞的,又不是你的,你能来,我怎么不能来?”

  当下我感觉我的脑袋似乎要炸开一般,怎么落雪也进来了。

  我就感觉我的脑浆在流淌。

  “我是天地灵气的守护者,有我在,不需要你保护,请你赶紧走。”

  “我就不走,我要留下来保护凌飞,学那白素贞保护许仙一般。”

  这话听的美美的,可我感觉不到丝毫的心里美,我开始流鼻血了,而且是双鼻孔一起流血。

  我有预感,她俩如若就这样继续在我的脑海中说话,我感觉下一个流血的就是我的双眼,我已经感觉到我的血液在往我的泪腺流淌了。

  我用我那小手一搂俩位大美女,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勇气。

  “都是我的女人,何必呢。”这话说的我自己都不信,我这是需要多大的勇气才能说出这话来啊!

  我左右都看了一眼,俩位大美人,看见我流鼻血,也知道我的脑袋快超出她们的能力负荷了,当下便撤了出来。

  “哎呀,凌飞你怎么流鼻血了,来,我来给你擦擦。”还是落雪温柔啊!

  这大家闺秀就是不一样,随身还带着手绢。

  手绢上绣着两只天鹅。

  我不由的感叹:“这两只天鹅真好看。”

  落雪噗嗤一笑,把我们三男人都看呆了。

  “不行了,我受不了了。”囧二和蚂蚱高呼一声,不顾其他人的感受,便往洗手间跑去。

  那落雪用那小胳膊小手捶打了我肩膀一下:“臭贫啥,这是鸳鸯。”

  拿那手绢欲给我擦拭,我心里这个美啊!正要把头往那边一蹭。

  若曦一把就把我拽回来了,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布子,以雷霆不及万钧掩耳盗铃之势,就把我流出的鼻血擦干净了。

  我心里这个气啊!我还没有好好的感受那落雪带给我的温柔,就这么结束了。

  有气还不敢宣泄出来,我的这个脾气啊!

  正当我郁闷呢,卖瓜子的乘务员大妈把一袋恰恰瓜子扔给我:“小子,那边那个妞给你买的,让我带给你吃。”

  看☆j正*版章节,上{g酷ry匠Y网j

  我顿时张望,心想哪个妞啊?怎么哥的王霸之气这么厉害呢?又一个小妞让我征服了?

  我欲想要站起来观望,无奈被两女强行按压了回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