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道是:

  三生石上三生叹,百死莫赎阴阳路。

  黄泉回头难上难,定叫修罗不世安。

  能从黄泉路上顺着走下的人不少,倒着回来的确实没有几人,而我,白凌飞就是后者之一,可见我的功力绝对非同凡响。

  那回头路,真叫人后怕,一群屈魂怨鬼在一旁勾引,或化成美女妖娆,或化成金钱名利,勾引往生之人,留下来陪他们。

  当那咒语念完之后,我身上一轻,似乎把那地球引力推开一般。

  刹那间我明白了,我飞起来了,这一路上飘飘荡荡的,都不知道要飞到那里去,到底那里是回头路啊!

  阳间,那张天师,左手持符,右手抓住一只大公鸡,只听得口中碎碎念,却听不清说些什么。

  那张天师把符咒在旁边的蜡烛中点燃,放到口中,只见那口中还有泥巴,一番咀嚼之后,从口中拿出一团我也不知道是什么的物体。

  那公鸡看到那团物体,不由自主的去啄食,待吃食之后,便昏昏的倒下。

  我正在阴间飘荡呢,也不知道哪里是路,唯一知晓的就是不回头,怎么着都不回头看。看下面的情景是那冥河之上。

  正当我发愁之时,一声鸡叫,响破天空,一只大公鸡划破地府的天空向着我飞来,我第一次见一只大公鸡还会飞,飞的这么厉害,不由在心里面激动一番,好公鸡,快快来接我。

  正当我怀着兴奋无比的心情去迎接我那大公鸡之时,咔嚓一道闪电,劈在了那公鸡身上,那公鸡瞬间就没了,我都没有来得及看清发生什么,就结束了。

  “不好。”众人皆呼。

  阳间,那张天师和若曦猛然大吐一口鲜血,便沉沉的落在了地上,显然是受伤不轻。

  那张紫嫣也不敢进去,里面的符咒禁置让其不得不去害怕。

  地府,崔判官和赏善司连道不好,便取判官笔夺门而去,点兵遣将,向那冥河上空飞来。

  我还没有来得及多看那大公鸡一眼,它就不在了,在我面前出现了黑压压一片的妖怪,我从未见有过这么多妖怪,黑压压的一片,比我老家过庙的人都多,我实在是想不出我平身所见的场面能和现在的场面堪比了。

  正当我疑惑之时,我那身后,影影约约的来了众多阴灵,我也不敢回头看,牢记他们告诉我的,黄泉路上莫回头。

  现在黄泉路上的屈魂怨鬼一个个的看到这种场面都吓跑了,冥河上空只留下这俩大帮人,我不由得幻想,这恐怕不是真的吧?是不是幻觉啊?

  管他呢,往前飞会儿去,万一是那幻觉呢,萌生此想法,我便飞向前去。

  “道友不可。”一声惊呼,只见我的那瘦小的身体被一直金灿灿的大手抓住,听那语气,我一听就知道是那赏善司。

  正当我的身体被那大手捉回之时,从对方阵营也伸出一直骷髅爪,抓住我的身体不放。

  “罗刹,你敢。”

  那判官拿出判官笔欲封杀那骷髅之爪。

  “哼”一声冷哼,那骷髅之爪也着实硬气,抓住我就是不放。

  听那哼声是一女的,不知道相貌如何。

  “我道是哪位地煞呢,原来是修罗三公主驾到啊!不知三公主所谓何事,要来我这阴曹地府?”

  那判官虽说说的是客套话,可那判官笔的威力一分都没有减弱。

  我的天呐,我就被这两只大手这么抓着,所幸我不是肉体,不然非痛死我不可,我看着对面的那群妖怪,原来他们就是修罗啊!

  那群修罗有男有女,女的倒是一个比一个漂亮,就是那男的,咦~,也长得太磕碜了。

  就见从那修罗中间,飞出一女子,那女子坐在一骷髅椅子上,这椅子真大,比我家三人沙发都大,跟床一样,那椅子上还有许多男修罗,一个比一个丑。

  那女子肌肤较为黑,我一看不是雪白的肌肤,顿时兴趣大减,那女子浑身上下衣着裸露,咦~,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人家的女孩子。

  至于那些男修罗,竟然在跪舔那女子的脚丫子,让我看了不经一阵恶心,这就是所谓的恋足癖吧!

  “崔钰,这冥河上空本就是我修罗一界的地盘,我还没有怪罪于你,你倒是先倒打一耙了。”

  “三公主,纵然你说话有理,可你今日带众罗刹来此,却是何用意?”

  “怎么着,我来我家后花园散步,还用和你商量嘛?”

  那三公主狠声恶言说道。

  我就这样的被夹在了中间,听他们在那里瞎侃,却也不敢做声,我惹谁了,能不能先把我放下来啊!张天师啊张天师,你在那里啊,鸡死了,我该怎么回去啊!

  “你去你家后花园散步,我不管,地府和修罗界本来就挨的近。但你带这么多罗刹来我这阴曹地府滋事,我便非管不可。想必冥河教主还未伤好吧!”

  j更o5新.最T-快?f上%酷V匠*y网◎

  “崔钰。”那三公主在叫这名字的时候,分明是咬牙启齿说出来的。

  “三妹,跟他费什么话,大不了在来一次水淹阴曹地府,看那十殿阎罗还有什么好说的。”

  只听其音,未见说话之人,猛然一看,确实从那修罗阵营中飞出一白衣少年。

  正道是:

  白衣束身鬼刹惊

  修罗府中一男丁

  纵使天界风流便

  不趟仙神入魔楚

  此人正是那修罗魔王唯一的男孩,相传其母生其之时,乃是蚩尤陨落之日,因此,众界纷纷谣言,乃蚩尤转世。

  我看着这白衣男子,顿时大惊一变,原来这修罗也有如此貌美之人啊!虽然是男的,可是你看看人家这皮肤白的,跟画上人似的,在看看他三妹,跟煤似的。

  “三妹,动手,抢下那神圣之水,这人的性命大可不要。”

  说完这话,一柄飞剑朝我袭来。我被两只大手狠狠的抓着动弹不得,完了,这下成靶子了。

  “不可。”

  任由那赏善司和崔判官如何运用法力我也恐怕是这剑下的亡灵了,我的天呐,这回可是真死了,神仙都救不了我了。

  眼看着那飞剑,就要夺我性命,我大叫一声:“好汉饶命啊!”

  喊完之后,我便俩眼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也不知道是生是死,只知道剩下的只是冰冷,让我自已一人慢慢承受。

  好冷啊,冷的一丝人气都没有,除了冷就是冰,哎呀,什么东西掉进我眼睛里面去了,咦,我怎么看不见啊!

  周围一片黑暗,伸手不见五指五指,旁边的温度降到了冰点,这是什么地方啊!

  “有没有人啊!来人啊!人呐!呐!”

  我天生就对黑暗不恐惧,越是黑暗的地方反而越是兴奋,我都不再清楚自己这是什么毛病。

  哗啦一声,我躺着被拉了出来,顿时看见了一丝光亮,好刺眼啊!我连忙闭眼!

  貌似我躺的地方是个类似于抽屉的地方。

  当我在次睁开眼的时候,就看见了一猥琐的老头,我去,这不是大师嘛。

  “小友,你醒了。”那老头看见我很是兴奋,一个劲儿的笑。

  “大师,先别笑啊!先把我扶出来,这里面太冷了。”

  那大师把我扶出来之后,我定睛一看,不由得深吸一口凉气,这里貌似是太平间,怪不得怎么冷呢。

  赶快走,赶快走,不能在这里呆的时间太长,倒不是心里怕,莫名其妙的的头疼,而且这头疼之势,愈演愈烈。

  “大师,我们赶紧走吧!我头好疼啊!”

  “好好,若曦在外面等着我们呢!”

  说完,我和大师出门,奔着若曦而去,心里想着赶快离开这个地方。

  走到若曦旁,一看,好家伙,那母霸王龙竟然裸体对着我,我一看这炯体,顿时下部一阵灼热,连忙咽口水。

  那霸王龙倒是连看都没有看我一眼,也对,向我这样的小人物怎么能入得她法眼,不揍我就谢天谢地了。

  心里很是纠结,该怎么办啊!我该怎么看啊!看哪里好呢,背部,还是屁股呢!

  “覆护真身,神龙显灵,急急如律令。”

  随着张天师的一阵喝声,我的脑袋仿佛似那炸开一般。一下子诸多回忆涌到脑袋,我的天呐,我不是被飞剑插死了嘛。

  依稀看到旁边的风景,黑压压的一片,在仔细一看却是怎么也看不见。

  我正要想去问那张天师,却见若曦不见了,美丽的后背也不见了,哎,那条霸王龙呢,心里不由疑惑。

  看向那张天师,只见其站在了我的身旁,转身对我一笑“小友坐好。”

  我用手一摸我屁股下面坐的垫子,喝,好家伙,有毛。

  仔细一看还是粉色的。不由惊呼,待我仔细看去,天呐,这不是一条龙嘛!

  我竟然坐在了龙背上,我什么时候坐在这上面的。

  只见那张天师站在那里虎虎生威,手中持着一铜钱宝剑,就这么一人一龙,在那黑压压的天空中,欲撕裂那天空一般。

  我只看见那下方有两大阵营,一方为叱咤阴神,带头的是那赏善司与判官崔钰,一方为鬼气森森修罗一派。带头的是那修罗三公主与那修罗太子。

  两个阵营的灵物就这么看着我坐在神龙之上,往那阳间飞去。

  一耀眼的刺光照耀我的眼睛,我就知道了我终于出来了,出了那阴曹地府。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