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老头!”

  “小白真的是你啊!我就知道你的命大。”

  命大你大爷,你奶奶个腿的,咒我什么不好,非要咒我是将死之人,如今可好,应你话语了,真下来了。

  不过那判官却是好本事,我就往他那床上这么一趟,便入睡了,看到这糟老头子,心里很是生气,偏偏现在还是不能发出来,自己回阳的路还得靠人家呢。

  “老头,我那肉身可在。”

  “没有受到任何损伤,头发丝都没有掉一根。”

  “哦,那就好,崔判官让我告诉你........”

  当下,便把判官告诉我之话转告了张天师。

  “小友,你见了那阴律司催命判官崔钰?”

  “对啊!怎么了?”

  “大造化啊,大造化,小友可否跟我引荐一番,我在这里自有好处给小友......”

  “老头,你烦不烦啊!当下是你赶紧把我接回去,我得给你找天地灵气啊!”

  那张天师尴尬的一笑,“小友所说,我都记下了,明日小友便可回来了,小友切记,黄泉路上不可回头,否则会有大难......”

  不等他把话说完,我便强行醒来,这老头真烦,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的后背真凉,这张床真冷啊!

  我翻身下床,便看见了那绝美的仙子,吹弹可破的肌肤,而且离我只有这么近的距离,好香啊!

  “哎,不对啊!你身上怎么会有人气,你躺在我的床上干什么?”

  发财了,发财了,我竟然躺在了天仙的床上,发财了,发财了,这下子,做梦都会笑醒的。

  见我不说话,那仙子便也不在问道,一看就是大家闺秀,人家这语气,这打扮,这举止投足,不像母霸王龙动不动就上手。

  在人间,那张天师猛然惊醒,若曦在一旁打了一个喷嚏,见张天师醒来,急忙问道:“如何?”

  张天师起身:“无妨,无妨,那小子命大,明日晌午便可回来,只是这还阳路途漫漫,这一切又都是未知的路,那黄泉路上无数屈魂怨鬼,怕是不安宁啊!若曦,你去准备一只鸡来,紫嫣,你乃是阴体,回避一下,万万不可见那至阳之物!”

  当下无话,那张天师和若曦都在忙碌着自己的事情,为接引我的魂魄回去。

  我就这么和那仙子对站着,她看我,我看她,看的我眼睛都酸了,一般的女孩子脸皮都薄,被我这样看这么长时间,都会脸红,今天算是遇上对手了,看的我眼睛都酸了。

  而那仙子就是不脸红,反而越看越得劲,这脸还慢慢的凑了过来,把我一阵害羞,不敢在看。

  那仙子噗嗤一笑“你这人真有意思,坐吧,别站着了。”

  我一脸黑线,便和仙子坐了下来。

  “你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我是被押送而来的。”

  “你哄鬼呢?”

  这仙子也真是的,爱信不信,似乎每一个鬼都不相信我这人话,我有啥办法。

  “我在这阴曹地府判官府中生活了六百年,从未见过人,所接触的不是阴神就是鬼魂。”

  她说完这句话,我瞬间感觉好冷啊!浑身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六百年啊!那是什么概念。我不免的搬着凳子,离她尽量的远一点。

  她见了我这小动作,笑了一笑,这一笑,笑的倾国倾城,不过,我现在可没有什么心情看了,你想啊!坐在你对面是一个生活了六百年的女子,甚至是你叫奶奶,哦不,祖奶奶的祖奶奶辈分的女人,我看你有什么想法。

  虽然让我不得不去承认的事情就是,她确实很漂亮。

  “你能给我讲讲人间的故事嘛?我经常听他们说起人间的故事,七仙女和董永,白蛇与许仙,三圣母与刘彦昌,真的很感人。”说完之后,还流露出一副向往的表情。

  最/新Sa章w(节(,上、~酷#匠%网

  这些爱情故事,我虽然听过,可是确实不知该怎么讲。

  “你真的是人吗?”

  我见那仙子冷不丁的冒出这么一句,便不知该如何回来,正当我犯难之时,门被推开了。

  那判官进门,我和那仙子起身。

  “拜见爹爹。”

  “嗯,落雪,我应有急事,所以还未通知你,便占用你的北葵冰霜玉冷床为这位道友一用。”

  “爹爹说笑了,孩儿的便是爹爹的,哪里还有通知一说,爹爹先忙,雪儿先行退下了。”

  听听人家这名字,看看人家这礼数,我要是能娶这么一位贤妻,死而无怨啊,不对,应该是生而无怨!

  “道友请坐。”

  那落雪退下去之后,便剩下我和判官。

  “道友,可曾梦见那托梦之人。”

  “见了,明日中午便可离去。”

  “如此甚好,只是,有一事儿,还要道友履行。”

  “判官大人说笑了,有什么安排吩咐便可,我自会去履行。”

  那判官也不废话,便从空中凭空变出一只碗。

  碗中有那碧绿的水,水中冒着热气。

  “这是少许孟婆汤。”

  孟婆汤,天呐,那不是轮回才喝的嘛,我这不是还没有轮回嘛,喝那玩意儿干啥。

  见我面露不悦,判官说道:“道友切莫惊慌,这只是一小点孟婆汤,不会忘记你的今生,道友私下我阴曹地府,待到回阳之时,万万不可记住这地府之事,这孟婆汤便是让道友忘却这阴曹地府的记忆而已。”

  如此这么一说,我倒是能接受,不过细细一想,便今生今世在也见不到落雪仙子了,心里不免一阵失落。

  “道友,眼下阳间午时将至,还望道友早做打算。”

  我接过那碗水,哦,不,孟婆汤。看到这绿绿的汤水,着实不想喝,一咬牙,一闭眼,便喝了下去,哎,你别说,这汤有点甜哎。

  喝完之后,我便躺上了北葵冰霜玉冷床。

  “道友,切记,黄泉路上莫回头。”

  我点了点头,心中默念黄泉路上莫回头这句话。

  在阳间,“若曦,为我护法,准备了。”

  若曦点一点头。

  地府和阳间同时喝念:“天宫地府城,巫王妖后神。神诺之名(阴诺之名),以造后法。共商之灵,所造缘邸。我奉三清之命(我遵阎罗之灵),白凌飞,速速归位(速速回灵)。”

  阳间那张天师,手持百年桃木剑,剑挑黄纸百画符。

  地府,判官手持判官笔,笔尖勾勒出那血迹横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