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冥河上的飞荡,飞的我肚子那个痛啊,我这人就有这么一个毛病,一受凉,就肚子痛,一肚子痛,就想那啥,不过我现在必须得忍住,在这广阔一边无际的大海上。

  冥河之水泛着淡淡的黑色,天空中的月亮照应在河中,映照起波澜,着实好看,我也是下了这阴曹地府才得知,那月亮原来就是地府的太阳,也不是那么的昏暗无光,反正就跟月亮的颜色差不了多少。

  这一路小风吹的,吹的我的肚子啊!眼看就要喷射出来了,我又不敢对他说,当时就怕他把我扔下去,我的这个胆量啊!我都替自己着急。

  忽然间,我们似乎在往下降,没错,我在空中隐隐约约的看见,下面有一座府邸,在府门口正写着三个大字判官府。

  那判官府两旁站立众百位阴神,在两侧摆放着罗鬼十煞雕像,通体黑色,着实威风不已。不过我现在可没有那观赏的心情了。

  随着赏善司降落到府邸门口,就见一群阴神跪地:“恭迎赏善司。”

  “众阴灵快快请起。”

  “不知赏善司大驾光临,我这就去通报我家老爷,赏善司快快请进。”

  ◎酷匠网*r正版9首b!发

  说罢,我们跟随着那阴神进入府中,刚进府门就看见那照壁十分闪眼,通体金色,跟门外雕塑的颜色格格不入,上面刻画着百鬼夜行,好不威风。

  不过,我现在可丝毫没有半分欣赏的态度,随着阴神进入客厅。

  “赏善司,两位客人请稍等片刻,我去通知老爷,一会儿便到,赏善司请喝茶。”说完,正要准备退下。

  “哎,慢着。”

  那阴神和赏善司一同看向我,看的我一阵尴尬,没办法,实在是忍不住了。

  “道友,有何吩咐啊?”赏善司问道。

  “我想去茅房。”当时想说洗手间来着,怕他们听不懂。

  “哦,人有三急,却也不是隐晦之事。道友请便。”

  说罢,我便跟着阴神左转右转的去了茅房。

  “前面便是洗手间,客人请自便。”说完便退下去了,听完这话我汗颜了,原来人家也很跟得上潮流的。

  一进洗手间,呵,好家伙,还是现代化的呢,这水龙头,这瓷砖,这小花摆放的,就是没有镜子,也没有男女之分,就一个入口,管他呢,先办事在说。

  当我进去的时候,我傻了。

  只见我的正斜侧方,蹲着一女子,好白的皮肤啊!我不由的感叹一下。

  那脸蛋,貌如肤白,那肌肤,弹指吹破,那发型,犹如古代美女之发,并盘着一根玉簪。

  “看够了嘛?”

  当我正想往下接着看时,却被这话生生的打断。猛然想起这是在人家的府苑中,自己的行为着实不妥。

  “仙子见笑了,对不住,对不住了。”说完,连忙飞快跑出来,心里一阵暗喜。

  这简直就是貌美天仙的人物啊!回想起这几天的奇缘,张紫嫣,若曦,还有这正在洗手间的女子,我的经历简直就是一片光明啊!天呐,救救我吧!

  正当我瞎想之时,那女子,却是出来了,一身紫色淡裙,从我面前走过,那一阵香气,那一缕鬓角,那带着怨恨的眼神,看了我一眼,便从我身旁经过,简直就是天仙啊!

  不行了,实在是憋不住了,把思绪拉回现实,进去一阵狂风般的轰炸,倒是落了个舒服,一想起,我现在蹲的地方,就是方才天仙姐姐蹲的,我心里就不免一阵欢喜。

  左转右转之后,便回到了客厅,刚一进去,便见赏善司和一神灵在对话,只见那神灵头戴一顶软翅乌纱帽,身穿一件圆领红官袍,腰系一条犀牛大宽带,足踏一双歪头皂靴,一脸胡须,一双圆眼,左手拿善恶簿,右手执生死簿。

  赏善司一看到我进来,也不起身,招呼道:“道友,来来,这是阴律司催命判官崔钰,快快见来。”

  天呐,大人物啊!我的心呐,这以前只是在神话小说中听说过这号人物,现在怎么还见上了呢!

  “小人见过大人。”

  “你的事情,我也听说了,虽然你阳寿未尽,但是我们这些阴神却也不好把你送回那阳间,如若那样做的话,上面要是查出,我俩确实不好交代。”

  那赏善司在一旁只是发笑,却也不做声。

  “小人愚笨,那望请大人明示。”

  只见崔判官翻出善恶薄查阅一番说道:“你可在阳间有相识南茅之人?”

  这话把我问的一阵郁闷,什么男茅(南茅)?

  见我不说话,旁边的赏善司却笑道:“他认识,那给他定身符之人,便是南茅弟子。”

  哦,我明白了,那张天师啊!

  “那这事情便好办多了,你的肉体和灵魂分离只要不出七日,你便可回去无妨,今日你便在我这里住下,晚上我会施法让你托梦于那南茅之人,你定要问他你肉身可在否,如若在,告诉他还魂之法,便可。如若不在,你也不必回去,回去也是孤魂野鬼,倒不如重新进那六道轮回之路。”

  张大师啊张大师,你可一定要保我的肉身在啊!我可不想这么早死啊!

  赏善司起身归还了判官笔给崔判官:“道友,你且在这里小住片刻,切不可随意走动,这府中禁制颇多,一切都崔判官之意,我明日在来看望你。”

  说完,向崔判官作揖一番,便离去。

  “恭送赏善司。”

  在人间,那张天师,张紫嫣,母霸王龙,紫嫣他爷爷,一群人在围着中间一青年才俊,如果我在的话,一定认识那青年,那不就是我嘛。

  只见在我头顶上摆着续命蜡烛,成九天北斗七星之势。脚下摆放四尊玄兽。

  “我动用推测之法,耗费三年功力,推测出白凌飞并没有死亡,一会儿我若熟睡,不可打扰,我自有妙用,若曦,你定当替我护法,并守护这白凌飞的尸身,切莫被三妖夺去,我乃今日才得知,他竟然有这般奇缘,这身脉,恐怕又是一场人世间的浩劫。”

  说完,那张天师便躺在我尸身的身边缓缓睡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