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为何,我看见赏善司的时候。心里莫名的欢喜,不是害怕。这种欢喜还会传染,我看到越来越多的鬼魂都在欢笑,当然也有愁眉苦脸的,那些阴神一个个的哭丧着脸,仿佛大难临头一般。

  “众阴灵皆起。”

  “谢赏善司。”

  忽然赏善司冲着我笑问道:“道友,道号何以称谓,所来我阴曹地府有何要事?”

  看着面前这善人冲着我问道,我心里也很是紧张,都怪自己,还未起得这道号,我要是能回得去阳间,定要起一响当当的名号。

  “我没名号,是被牛头马面押送来的。”

  “哦”只见那赏善司一阵愁眉紧锁。

  “道友莫要说笑,你的气数未尽,怎可会被我这阴神押送至我这阴曹地府。”

  “我没有骗你,我真是被押送来的。”

  “大胆,竟敢和赏善司这样说话,找打。”那瘦阴神,说罢,便举着摄魂帮朝我袭来。

  眼看那摄魂帮便要打在我身上了,“住手。”那赏善司一声大喝,却也来不及。

  我也躲不掉了,速度太快,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摄魂棒袭来。

  “滚。”随着一只大脚的招呼,那瘦阴神朝着岸边的小摊飞了出去。

  我就在那里静静的看着离我只有几尺的赏善司,只觉得周围天寒地冻,一霎间,那冥河水也结冰了,天空飘着雪花,只是一瞬间的事儿,周围的温度瞬间降到了冰点。

  “是不是我多年未生气,你们这么小鬼差,就觉得我赏善司没脾气,说了让你住手,你还不听,要你何用。”

  说罢,只见赏善司双眼通红,一只大手隔空举起那瘦阴神,那瘦阴神在半空中高呼饶命,赏善司却是不理。

  隔空举起瘦阴神,只见没用多大力气,往天空一抛,判官笔一划,却也是物飞人落,天空中仿佛从未出现那瘦阴神一般。

  大雪也停了,冥河之水继续流淌,除了我之外,无论是众多阴神鬼魂还是小贩商人,都在地上跪着,就我一鬼站着。

  那赏善司无形的压力,让我也忍不住想要去下跪,奈何自己的腿僵硬了,愣是下不去。

  那赏善司一转身,朝着我继续笑道:“道友,好法力,能在我的寒冰阵法中不颤抖的凡人几乎没有,道友,一身法力,变换莫测,还未请教道友尊姓大名。”

  这赏善司说的话,仿佛刚才发生的事情和他没有关系一般,好像根本就没有发生过,这一笑,还是面如桃花。如果不是刚才发生的那一幕,那这老好人的名头非他莫属不可。

  在者说了,我这哪是什么法术啊!实在是那寒冰阵法太过于寒冷,我还没有来得及反应,就一下子被冻住了双腿,现在下肢都还没有感觉。

  “回禀赏善司大人的话,小人叫白凌飞,真的是被牛头马面押送至此的。”这赏善司怎么就不听我的话呢。

  那赏善司哈哈大笑:“道友切莫说笑了,你看那押送而来的鬼魂哪一个不是被勾魂链索绑而来,而道友。”说完还哈哈笑着。

  我一听,完了,这下子在也洗不清了,我上哪知道押送我来的牛头马面怎么不绑我啊!不过,话说回来了,我现在觉得我特牛,真的,在这里,我是唯一一个站着和赏善司说话的鬼。

  “无妨无妨,我拿着生死薄一查便知。”说罢,赏善司,拿出一本通体蓝色的账本,上面的封面写着三个大字生死薄,金色字体,白色案底,让人一看却是惊心动魄,鬼哭狼嚎。如此三字,便有如此功效,可见地府的实力。

  赏善司越看脸上的笑容越少,莫非是我做坏事做的太多了,也没啥坏事啊!看小妹妹的蕾丝花边,貌似就看见黑色的多,偷囧二的钱,向天发誓,事后他都是知道的。

  “司徒浊,呼延赫,出来。”

  赏善司在说出这话的时候,温度又降到了冰点。

  只见押送我来这里的两位阴神,跪着出来了,没错,不是走出来,就是跪着一路上跪过来的,竟然跪到了我的面前,天呐。

  “这次你们二位出去的任务是什么?”

  )Y酷/匠}4网I8唯一正。版F`,其v他`都1是%盗版

  “启禀大人,黄招(黄局长的儿子)的寿命已至,特去捉其魂魄,让其六道轮回。”

  “可还有其他任务?”

  “回禀大人,没有。”

  “那这是什么。”赏善司一声大吼,只见那二位阴神,七窍流血,双双的趴在了地上,一边磕头一边求饶:“求大人饶命,实在是有其他缘由啊!”

  “哦,那你说来听听。”

  “回大人,当时我们二人正在捉黄招的三魂七魄,却被此人破门而入,打断我二人,还往我二人身上贴了那定身符咒。此人,着实可恶,分明看出我俩是阴神,还敢蔑视我阴曹地府,我当时一时没有忍住,就一阴叉下去,叉其三魂七魄,奈何没有多余的勾魂链,便没有捆绑其身。”

  MD,我当时真是的动不了,我要是能动,非上去揍他不可,这丫的太会说道了,死人都说活了,我心里那个气啊!

  赏善司冷哼一声:“好,做的不错,确实是维护了我地府的威严,不错,不错,我会奏请秦广王殿下为你二位请功的。”

  “不敢当,不敢当,多谢赏善司。”

  “谢。”只见那赏善司也不说话,就是冷笑,忽然从袖子里掏出判官笔,一笔定乾坤,那二位阴神,也步了瘦阴神的后尘。

  赏善司飞身天空,天空雪花大落。只是,那雪花只落在了众阴神的身上。

  赏善司冷声道:“我在说一次,以后别做这些无用之事,你们还嫌地府不够乱嘛?眼下大劫将至,尔等做好自身之事便可,这里的一切恢复如初,切不可在惹麻烦,切记,切记。”

  说完,一个转身,携带着我飞了起来,这是除了母霸王龙之外,我第二次被人,啊,不,被神带着在飞,而且还是这广阔的冥河上飞行,那赏善司带着我,如同来之时一样,飞的倒是自在。我心里琢磨,我啥时候能会飞啊!

  岸边,在我们飞离去之后,便恢复了平常,卖东西的卖东西,上船的上船,只是那冥河水之上还飘着雪花。

  “上船喽,上船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