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拿去。好好跟大哥说话,大哥这个车技,哇,咳咳。哇,咳咳。真心不错。”

  我看着这刚从内裤里拿出的钱来,一时心惊,心里暗想我是该拿还是不该拿啊!

  这钱在空中飘扬,带着一丝丝刚从内裤里掏出来的余温,冲着我迎风摆动。

  算了,一咬牙,从众人的眼中接过钱,转身像司机走去。

  “哎呀!不就是1000元钱嘛,给你张发票得啦,小本生意,诚信经营啦,快点把你朋友从后面的座椅上搬下去,我好走的啦,给你一张名片,以后找我啦,绝对价钱公道,车技第一啊!”

  我把钱给了师傅。要不是这师傅提醒,我都快把蚂蚱忘了,这哥们,好像从一开始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到结束的时候,也都在睡觉。

  我把蚂蚱从后面拖了出来,回想一下,我们刚从学校出来时候的豪言壮语,要干架,要拿刀,要为我那衣食父母的妈妈,讨回公道。

  可是现在呢,囧二已经吐的跟喝醉酒一样,蚂蚱还在晕乎着,唯一清醒的我,也只是拥有着半条命的人,另半条早就吐没了,就这战斗力,还去打架呢,当炮灰都有人嫌弃。

  没办法,打架是不行了,我们可以去恶心他们,我右手搀扶着胖子,左手提着蚂蚱,搞半天受累的还是我。

  “囧二,阿姨在哪间病房?”

  “哇,咳咳。哇。在哪来着?”

  “你妈在哪一间病房,你问我,你是不是傻?BK。”

  “我妈咋了?”

  额,这时,我真想揍他丫的,不过也没有办法啊!

  “你妈让人打了。”

  “谁,谁敢打我妈!哇。咳咳。”还没有说完话呢,就跑到一边吐去了。

  “囧二,你看你这尿性,都不好意思说你,坐个车跟喝二斤酒似的,一边吐去。”

  “咦,小白,这是哪儿?”

  看着刚从不知道是睡梦还是惊吓中惊醒的蚂蚱,我此时什么好心情都没有了,我怎么碰上这么俩货啊!

  我还得耐着性子跟他说:“这是医院,我们来看囧二妈妈的。”

  不过还好,蚂蚱虽然晕了,可是没有醉,最起码不傻,跟他说清楚便明白了。

  囧二现在已经是人事不省了,除了能走道,剩下的估计也就只剩下吐了。

  “好,就该这么打。”

  随着这一声惊天动地的大吼,我终于找到正主了,能有如此肺活量,而且还能连绵不绝的吼出来,在我认识人的映像中,除了囧二的爸爸,那就别无二人了。

  仿佛是囧二爸爸的声音在招呼他一般,这小子竟然奇迹般的复活了,“快,走。”

  看着囧二生龙活虎的向病房跑去,我和蚂蚱相互对看一眼,囧二没搞错吧!刚才还跟虾米一样,软绵绵的。怎么现在就成螃蟹了,横行霸道。

  当我推开医护室门的那一刹那,我惊呆了。

  天呐,这还是房子嘛?这不是天堂吧!

  烟雾缭绕,这是多少尼古丁和焦油的存在啊,窗户还开着,最让我惊奇的事情就是这个了。

  窗户开着,烟都跑不出去。这是多少根烟的存在啊!

  窗台上坐着一大姐,叼着一根雪茄,一胳膊刺青,纹的是百鬼出行,一家子人看到我们一开门,都不由自主的朝我们看来。

  “妈。你没事吧!”

  囧二跑向了窗台上的大姐,一边跑,周围的人一边给他让道,还一边弯腰鞠躬:“天少。”

  看到这一场景我震惊了,不愧是暴发户的儿子,人家这待遇。

  “乖宝宝,你妈我能有什么事啊!放心啊!哟,这是你同学吧,快,快进来坐。”

  “美女姐姐好。”

  “姐什么姐呀,你阿姨我都这么大了。”说罢,便呵呵一笑。

  要么怎么说我这见缝插针,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厚脸皮牛呢,那就是,在什么场景说什么话,尤其是见到漂亮女人。

  “妈,我爸不是说,你让人打了,那人呢?”

  “别听你爸瞎说,没有的事儿,老娘我是谁啊,敢打我的人,还没有出生呢,当年老娘一把大刀砍出太唐街的时候,你还没有出生呢!”

  “哎呀,妈,多久的事情了,还说,那你没事,来医院干啥?”

  “你老娘我,学雷锋,做好事,把一被打的小孩送医院了。”

  “妈,我听不懂。”

  别说囧二听不懂了,我这么高的智商,我听着都傻了。

  “今天出门,我看到一群半大不拉的孩子在打一小孩,那小孩一边挨打,还一边笑,我这小暴脾气一下子就上来了,从裆里掏出一把刀,把那几个小子训斥走了,走进去一看,那小孩浑身上下都是血,我就给送医院里来了。”

  我的心啊!这阿姨也真是强悍,从裤裆里面掏刀,不过,我终于知道囧二内裤里面藏钱的技能是跟谁学的了。

  “那,那个孩子呢?”

  “在隔壁呢,那小孩被打傻了估计,只是一味的笑,浑身上下都是血,还笑,真是乐观。”

  “那,妈,你咋不走呢?”

  “不知道谁报警了,让我等着。”

  听到这话我都想笑,真的,别人说这话我都认了,囧二他妈说这话,我都快乐死了,一个丈夫在派出所大呼小叫,所长都出来赔笑脸的人物,竟然会乖乖的在这里等着。

  “那啥,挨打那小子是黄局长家小子。”一直沉默的囧二爸爸发话了。

  好吧,那事情的真相就明了了,黄局长,市公安局局长,囧二一家在怎么牛掰,也会多多少少给些面子的。

  “爸,既然把他儿子送到医院,跟黄叔叔说一声,咱走呗,在这里带着干啥,一股子消毒液味。”

  酷匠网)"唯一#正版,《…其他都R是'h盗Y版y

  囧二不说,我还闻不到,这一说,我想起来了。我最烦的一件事就是去医院,小时候被打针打怕了,一进医院屁股就痛,到现在都治不好这坏习惯。总是有一股子强烈的青霉素味道在我的气息中久久不散。

  “你黄叔叔有一个会议,一会儿才能到,就先我和你妈妈照看一下,不过,那孩子,我记得是个瓷娃娃啊,怎么还敢有人打他呢?”

  “老公,什么娃,我之前怎么不记得啊?我都不知道这件事情?”囧二妈妈一脸蒙相的看着他爸。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