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你知道啥是竹叶青吗?”

  “竹叶青,酒呗,还有啥,茶?”

  其他人又报来严重的鄙视加严重鄙视。

  “竹叶青,是一种蛇,一种毒蛇。”

  “那这和女儿红有什么关系?难道女儿红也是一种蛇?”

  当我说出这话的时候,我看到了四把利剑,要把我撕了。

  其他人,唰唰唰那撕碎我的眼神,让我仿佛置身于水深火热般的焦灼。

  让我刹那间低下了我那昂贵的头颅,主要是他们瞪的我不舒服。

  “那女儿红倒不是蛇,是罪孽啊!是罪孽啊!”说道激动处,张爷爷不难免落泪几声。

  “你.....”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其他人瞪了回来,活生生的咽下去了,差点没把我呛死。

  “据我父亲后来回忆说,那段日子是他最难过,也是最开心的日子,女儿红,不是酒,而是处女之血,也不知道我父亲,从哪里听来的鬼话,说用处女血浸泡的酒,才是真真正正的女儿红,那段时间,父亲痴迷于酒,发誓,一定要取到好酒,给众人品尝。

  取血之法就是拿一根竹筒,在竹筒的一段,把它削尖,拿尖锐的一段捅入处女的那里,每个人的处女之红也就那么一点,到后来就开始变本加厉了。”

  说道这里,老人泣不成声,我TM当时就想操起板凳揍这个家伙了,这还是人吗?为了一瓶酒,祸害多少人啊。

  “开始的时候,父亲也不愿意,可当他做第一个的时候,他就仿佛上瘾了一般,比抽大爷都上瘾的那种,他说他愿意拿着竹筒,捅入人家的那里,看女孩子痛苦的那种表情,那种表情让他很是享受,而女孩子的年龄,也慢慢的变小,甚至是连刚出生的女婴,他都......”

  “别说了,MD,你老爹怎么是这种人啊,要是让我遇到他,甚至是他的尸体我非抛出来不可,让他晾晒三日,活活让野狗咬死。”

  此时,我见张天师的眼神闪烁不定,这老小子估计又在想什么坏主意呢。

  看他那不良的小眼睛,就知道,肚子里面肯定没有什么好话。

  只见他张口道:“小白呀,你要是真这么想,就好办了,这次的任务就是让你去把张家老爷子的棺材给烧了,你没有意见吧!”

  等会儿,这一切的一切是不是都安排好的啊,是不是这群人,鬼,和一不明什么物体的龙,都在等着我说这句话呢。

  张天师拍了拍哭泣着的紫嫣爷爷说道“剩下的就由我来说吧,毕竟,这和我也多少有些瓜葛。”

  我就知道,肯定和这老小子有联系。

  “说起来,这也算是师门不幸吧,张老太爷,上奉下天,字浩命。”

  “大师,啥意思啊?”在这我听不懂的时候,我必须要打断一下,当然,免不了大家一顿鄙视的眼神。

  “就是说,张老太爷,姓张,名奉天,叫张奉天,字浩命,古人所谓“名”,是社会上个人的特称,即个人在社会上所使用的符号。“字”往往是名的解释和补充,是与“名”相表里的,所以又称“表字”。”说话的是那被他人称作龙女的家伙,想不到她还知道这个。

  那我姓白,上凌下飞,字什么呢,算了,以后在想把,一定要起个霸气的名字。

  “那好,我就继续说了,这张老太爷,上奉下天,字浩命,道号负阴。”

  “等会儿大师,为啥还有道号?”

  “中国古代习俗,人的姓名是父母起的,而本人的"字号"常常是据自己的理念或地位起的,而直呼其名是长辈或尊者才可以称呼的,否则多有不敬。如孔子姓孔名丘字仲尼,当代人多称他为仲尼或先生,而孔子是后人对他的尊称。早期并不是人人都有字号,而是有身份、有地位、有学问的人才有。称呼其字号是对他的尊重,例如刘邦对他的臣子们都是直呼其名,唯有对张良开口必称:子房,可见对他的尊重。又如陆游,字务观,号放翁。后人多称其为陆放翁,以示对他的尊敬。道家的号正是借重这样的习俗,以号自谓藉此得到人们的敬重。你真的是天地灵气的选择者?怎么啥都不知道,像个白痴一样。要不是你拿着天地灵气,我非一脚踢死你不可。”龙女妹妹恶狠狠的瞪着我说道。

  你以为我想啊,我无缘无故的得到这一破珠子,到现在,又说我快要死了,我上哪儿说理去,这么高深的问题,我上哪里知道去。

  大师看着我,默哀了一下,没错,就是默哀,他估计也在奇怪吧!

  “好了,我继续说了,小白,这回可别打断了啊!”说完,用了一种异样的眼神,那种眼神分明就是说“乖,听话,别捣乱,看她把你踢死就不好办了。”

  “张老太爷,上奉下天,字浩命,道号负阴,背为阴,腹为阳,背负抱腹,故负阴抱阳。如人背在后,属阴静,眼耳鼻口在前,阳动之所在。又如植物背寒向暖。又如牝牡之合,阳器被抱,而又负背阴器。这张老爷,说起来还是我的师叔呢,在那个慌乱的世界,很多人,活都活不下,就别说是修道了,这张师叔,虽然是个混蛋,但是,不得不佩服他学道的天赋,他不怕苦累,天赋惊人,小白,比你可强多了。”

  靠,和我有半毛钱关系啊!

  “师叔,活的时间不是很长,这大概和他喝女儿红有关,这问题的关键就出现在这死人身上了,师叔的墓地,就在他家的院中,因为年少的时候就去世了,他那些老婆就都改嫁了,没有人去陪他,而被他和女儿红的那些女子却是一个不少的都陪葬了进去,整整四十八具尸体。四十八具尸体,围着师叔的棺材。”

  “大师,那些女儿红的女子是怎么死的啊?不是就取出处女血吗?怎么还死了?”

  “竹子是吸血的,那些女子都疼痛而死。”

  “WCAO,这也太狠了吧,这是喝酒还是吃人啊。”

  “这本来都已经过去了,奈何这,哎,都怪这紫嫣的爷爷,听我师叔的话,把紫嫣这丫头祸害了,师叔临死的时候对他说,日后,要是有自己血液的女孩死掉,要陪他一起葬,可保后人财运亨通,恰巧,紫嫣出车祸,就葬了进去,谁曾想,这是七七之葬,是会出大事的。”

  ◇最…新章节t上V酷匠7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