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看不清脸,主要是他一直带着面纱。

  但是,我还是一眼就认出他来了,从身高,动作,气味,对,一股臭脚气味。

  那只大脚,一直让我记忆犹新,我是有多重口味啊!

  “哎,是你。”

  当时我就操起椅子,我这叫明明知道打不过,偏偏就要往上打,人活一口气,虽然打不过,但是,不能丢了面子。

  我拿起椅子就往他身上抡,他没有躲,硬是结结实实的挨了我这椅子一下,我看见都疼啊!

  怎么着我也是一青年小伙子,力气虽然不大,可也小不到哪里去,就这么硬挨着,我都看着疼。

  椅子并没有像电影般那么不结实,还是完好无损。

  “住手。”

  大师一声惊天吼,把我吼住了,出奇迹的是,服务员没有进来。

  我原本以为大师要一脸怒气的呵斥我们,接下来出现的一幕,让我的人生观,世界观,彻底出现了改观。

  大师一脸献殷勤的样儿,跑到那黑衣人面前。

  “他不懂事儿,您大人有大量,放他一马,天地灵气里面的物华天宝,我们会马上收集的。”

  “没事儿,大家彼此之间都有隔阂,不碍事的。”

  “您看你的气节,真是不辱八部天龙的名牌啊!您快请坐,请喝茶!”

  那人一摘面罩,我心里大喜。

  只见她风髻露鬓,淡扫娥眉眼含春,皮肤细润如温玉柔光若腻,樱桃小嘴不点而赤,娇艳若滴,腮边两缕发丝随风轻柔拂面凭添几分诱人的风情,而灵活转动的眼眸慧黠地转动,几分调皮,几分淘气,一身漆黑长裙,腰不盈一握,美得如此无瑕,美得如此不食人间烟火。

  等会儿,我似乎想到了什么,这是一女生,我去,还是一位大美女。

  当时看的我眼睛就直了,我去,要不是她身上有一股很浓烈的臭味,我真想上前去抱一抱她,跟她来个道歉,再来个歉意的拥抱。

  大师就是大师,和常人就是不一样,在她的面前还是那么自然,还有旁边那老头,哎,小丫头也出来了,怎么抱着那老头在哭呢?

  我就这么看着人家演戏,一场在演献殷勤,妩媚戏。一场在演生死离别,哭戏。

  我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我说大师,有啥事情说呗,我实在是坐不住了。”

  大师尴尬了一会儿:“小白,你可知道,我为啥不算你的命吗?”

  “我怎么知道,难道我天赋异禀,不是常人。”

  “你想多了,只是因为,你快死了,所以我才不去算。”

  这话一出,我顿时如五雷轰顶,甚至是九雷轰顶,这是有关生死的大事啊!

  怎么办?我还不想死啊!我的妞还没有看够,囧二的钱还没有让我去挥霍呢。

  我们说过一起到了夏天的时候去街边,去海滩去....

  刹那间我的冷汗就出来了,一点儿都不吓人。

  “大师,你没有看错吧?”到这个时候,我还是要问一下,万一看错呢?”

  大师摇摇头。

  “你这几天,所见的一切,本该不是常人看见的,常人看见会倒霉的,你看你那同学,就住院了,郭老板的儿子和那文曲星,在不同程度上都受到了伤害,唯独你半点事情都没有。”

  你以为我想看见呀!真是的,我TM要是知道要命,闭眼都来不及呢。

  说到这里,我可心里着急了,人生在面对死亡的时候是最勇敢的,可是也是最脆弱的,我就是属于后一者。

  “那大师,可有什么破解之法。”

  “有。”

  哎呦,我的心一下子就放下去了,早说啊不是。

  “帮张紫嫣把尸体夺回来。”

  靠,说了等于没说,还不如让我去死呢,让我去盗墓,还是夺回来,真是,等会儿夺回来?什么意思?

  “大师,这两者有什么区别吗?”

  “当然有啊,你不去,就是死。你去,就是九死一生,我可没有骗你哦!”

  看着这老家伙的样子,不像说假话的。

  “什么叫夺回来啊?这我就不懂了?”

  “紫嫣她爷爷,你该把你们家的历史,说一说了吧!”

  原来那老头是猪猪侠妈的爷爷啊,我说那两人怎么在那里哭呢,不对,是一人和一鬼在哭。

  “哎,这段历史,我本来是不想说的,可是,却把我孙女害了,甚至连投胎都,都怪我,都怪我啊!”

  #更wl新G最e4快V4上0C酷N~匠;网|*

  “我说老张头,有什么话,你就赶紧说,我这静音之法,时间可不多了,一会儿要是让旁边的人看见他两,那可就比你家的新闻都大了。”

  静音之法,原来这是静音之法啊,就屋子里面的人能听见,看见,门外的人都听不到。

  这可真是好法术,要是我学会,以后我娶一媳妇,那不是想怎么叫,就怎么叫,一想到这里,我淫荡的表情又开始浮现了,管它什么生死呢。

  “这事还得从我说起啊,哎,可怜紫嫣了。”

  说完,他看向旁边的小女鬼,看得出,生前肯定很疼爱她。

  “我家祖上是地主老财,家里的金银珠宝数都数不清,到了父亲那一辈,那更是有过之而不及,我父亲是家里的三代单传,家中就他一男孩,剩下的都是群姑娘,在那个重男轻女的时代,我父亲就是家里的太上皇,从小就骄奢淫逸,每晚都有一年轻女子轮着抱着他睡觉,在他小的时候,对这些不知道,可年龄一大,哎。”

  说道这里,我心里咯噔一下,MD,真不是个东西,祸害多少姑娘,要是让我回到旧社会肯定更多,想到这里,难免不YY一下了。

  “那个时候,年轻女孩子,没有嫁人就怀孕,是要和奸夫一起浸猪笼的,会被村里人看不起的,奈何家里就我父亲一男丁,家里又霸道,村里的人就迁就着,我父亲16岁那年就有24房姨太太了。”

  我靠,要是放到现在非打死他不可,一个星期轮一次,都翻倍了,而且还是16岁,也对,那个时候,女孩18岁,都三个孩子的妈妈了。

  “本来就光景挺好,可我那不争气的父亲,竟然吃上了大烟,一开始,家里人都不阻挡,毕竟家里有点钱的,不愁吃,不愁喝,无非就是抽点大烟嘛,就随他去了,可这日子一长,家里就有些吃不消了,逛窑子,吃大烟,赌博,甚至是喝女儿红。”

  我突然打断道:“喝女儿红,也算不良爱好,那不是酒吗?”

  剩余四人一起看向我,那眼神分明就是鄙视,加严重鄙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