赶紧走。

  哎呦,我的手在囧二那极具有诱惑的小内裤中,掏出一大把红钞票。

  这货还是个海绵宝宝控,内裤是海绵宝宝七天系列的,咦,严重鄙视他吧。

  在出门之前,我得戴口罩和墨镜啊,要像明星出门一样的折腾自己。

  我现在已经火了,要是出门,被人堵住要签名可咋整。

  那时的画面就是“白先生,您好,我们是XXXX的记者,请问你对裸体被记者拍有什么感想,现在你的裸体照已经发往各大主流媒体,你对此有何感想呢?”

  我着急忙慌的捯饬着自己。

  口罩,天线宝宝的,眼镜,海绵宝宝的,帽子,囧二宝宝的,出门。

  一下楼梯,把我吓坏了,门口全是人,出都出不去,外面的天气还是阴沉沉的,凝固的空气,压抑着死亡窒息的呼吸。

  我丫的一看这。

  这丫的什么情况,值得这么兴师动众,长枪短炮的,尤其是充分的发挥了国人该有的特色,爱凑热闹。

  算了,走窗户吧,打开窗户奋力一跃,摔我一个屁股朝地,双手朝天。

  当我躺在那里的时候我看见了。

  妈呀!原来又有人要准备跳楼啊!

  哎!我为啥要用又这个字呢?

  我赶紧起来,加入凑热闹的队伍,掏出手机,这可是大事儿啊。

  “短短几天内,连续发生两次跳楼事件,是学校内压抑的学习氛围,还是师生之间的紧张关系,还是精神的溃防,这一切的一切是未知的谜题,且看本台记者为您带来的特约报告。”

  我心里一紧,两次跳楼,那上一次不就是猫姐嘛?

  靠,一想到这里,我赶紧往门外跑,不是我对楼上的人漠不关心,而是因为约会的时间快到了,我甚至都没看清楼上是男是女。

  “快,大家随我方向看去,有一男生迅速逃跑,难道他和跳楼者有什么千丝万缕的关系嘛?是始乱终弃,还是小三插足,这一切的一切都有待考证,且看本台记者为您带来的特约报告。”

  我现在可丝毫没有一丝心情跟他们看玩笑,要是放到以前,早就回去调戏他们了,现在可是有人命关天的大事啊!

  更何况还有一女鬼美眉呢。

  打车直接到地点,到地方一看,he,好家伙,你看人家这茶楼气派的,不说其他,就从门口站那两X,你们是不是想的是门口站那俩妞啊,大错特错。

  人家门口站着俩大汉外加俩妞

  俩大汉穿西装,打领带,一身保镖打扮,五大三粗的。

  也不知道老板怎么想的,这样不怕把客人吓跑,管他呢,吓不到我就行。

  人家这妹子长的可水灵的不行不行的,来这里喝茶的都是有钱人,咱今天也装一回有钱人。

  说不定,还能要到那俩妞的手机号呢,上次在酒店就没有要,可生气坏我了。

  在说了,我这么帅气,高大,英俊,肯定能要到。

  大步流星去赴约。

  “喂,走啥啊!还没有付钱呢,坐霸王车呢,啊?”

  刹那间我的形象一下子全毁了,刚才幻想的种种全部破灭。

  赶紧跑到司机师傅旁边,给人家算账。

  我大老远的就看见那俩妞在那里笑,完了,大好形象全毁了。

  垂头丧气的走到门口,那两姑娘毕竟还是有职业素质的“欢迎光临”

  这声音甜的。

  “请问你是白凌飞吗?”咦,这声音怎么这么粗犷啊!

  抬头一看是那两汉子,我说呢,这么难听的声音要是从一小女孩嘴里说出,该是怎样一女孩啊!

  “对啊!怎......”

  我就说出三个字,对啊!怎,后面的么了,还没有说出口,这两大汉就架着我走了。

  对,你没有看错,就是架着,我堂堂七尺男儿,让人家架着走了,我的那个心啊。

  旁边要是没有这两姑娘的话,我就发飙了。

  当时就下来揍他们,打他们个五光十色。

  奈何旁边有人,算了,忍了吧,别到时候他们脸上挂不住。

  “下面为您播报午间新闻,今天上午,又有学生在XXX大学跳楼,所幸被消防人员救下,现场无人员伤亡,下面为您播出现场发回来的报道,今天上午.......”

  我被这两人驾到了峨眉山,一推门一看,我看到了惊险的一幕。

  雅间里面有电视,然后坐着两老头在聚精会神的看电视,电视上正播着我的裸体照和上午救人的新闻。

  这两人甚至都没有发现我进来,我的心啊!

  怎么说呢。当时瞬间就觉得,我这名声不保。

  当我看到电视下面写着,从复,循环,连续,播放的时候,我的心当时就死了。

  不行,看不下去了,操起遥控器,就要砸这两老头,不过最终忍住了,还是摁下了红键,把它关了。

  大师和那老头同时看向我。

  “哎呀,小白来了啊!怠慢了,怠慢了,快,快,请喝茶,300一杯呢,快,服务员上茶。”

  我看着这两个,我应该叫爷爷的人物,表情很复杂。

  我们相继沉默着,不知道该说啥,最后还是我先开了口,虽然是人家叫我来的,可是,咱也有事求人家啊。

  酷y匠网唯一正@版。=,X其他8都A;是:盗(F版Z

  “大师,其实我是为了....”

  “你踢死的那个女鬼,是你歪打正着踢死的,也的亏你小子是处男啊!你那一脚正带着你的童子尿,一脚就踢在了女鬼的命门上,她的浊气外泄,童子尿是很阳气的东西,你小子可千万不能破身啊!”

  这左一个童子,右一个童子的,不就是想说,老子是处男嘛。

  “那这么说,我来这里的目的,大师都知道了。”

  “对啊!”

  “大师真是神人,神机妙算啊!”

  “哎,我算什么神人啊!行了,你们两个也出来吧!今天,就给这小子好好讲讲,以免他误会。”

  我瞅了瞅周围,没发现有人啊!

  “天师书名,聚法敕令,我欲封耳,天命书令。急急如律令,封。”

  又是奇怪的手势,又是奇怪的话语,只见,从我口袋里冒出两团气,而且还是我肉眼能看的见的那种,当他们出现的时候,我震惊了,这不是昨天揍我那黑衣人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