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面下着倾盆大雨,屋内响着交响乐,蚂蚱也打起了呼噜。

  这就是我们宿舍最可爱的地方,以往我们宿舍,那可真是如交响乐一般,有磨牙的,放屁的,半夜打呼说梦话的,还有半夜起来喝水的,现如今,哎。

  一个住院的,一个晕了的,一个磨牙打呼的,还有一个聊天打屁的。

  竟然还是和一女鬼聊天,放到以前那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一件事情啊!

  “那女鬼是怎么一回事啊,我那脚是怎么踹死她的啊?”

  我杀了一只鬼,多么可怕的自己啊!

  完成了一件常人无法做到的事情,杀鬼了。

  “我也不知道哦!我只知道,我一去那里,她就要吃我,张师父保护了我好多次,我一直在躲她,我在那里一直在等你哦!”

  “你怎么什么都不知道啊?那你就知道,我一定会去那里吗?”

  “张师父告诉我的啊。”

  好了,我算明白了,这傻姑娘什么都不知道,被打了一顿,我觉得好困哦,好想睡觉哦。

  算了,不管了,先睡觉。身体上的创伤,心灵上的创伤,严重的扛不住了。哎,老了。

  “我好困啊,要不,我们明天聊,我们要不先睡觉吧好不好?你睡在我旁边?”

  能和一漂亮小妹妹在一起睡觉,那感觉别提多爽了,即使她是一只鬼。

  “NO,,我还是回到天地灵气里面睡觉吧!哦,对了,我的事情张师父也知道,你去问他,也可以哦。”

  哎,真是神了,她怎么知道,我想去找张天师的,暂且就叫天师吧,老是张师父,张师父的叫着,跟出租司机似的。

  “那这个天地灵气还能当储藏器呢?是不是可以往里面塞东西啊?”

  “你想什么呢,这个东西存储的是非物质东西,不是物质的哦,好了,我该去休息了,现在是三点,赶快睡觉吧,我走了。”

  说完,唰的一声,她不见了,就这么消失了。

  这叫赤裸裸的甩人加放鸽子,下次不会饶恕她的,让她在我面前痛苦的唱情歌。

  躺在床上,我就这么畅想着,我的脑袋本来就不是很好使,经历了这么多,我更加凌乱了。

  所以,现在我必须得捋一下,要不然非神经不可:

  1、张紫嫣到底是怎么死的?她的尸体为啥一定要让我去抛出来,她到底怎么了?为啥不能转世投胎,这个问题我得找张天师才能解答。

  2、那个被我踹死的女鬼到底是怎么回事?为啥我一脚把她给踹死了?这个也得去问张天师。

  3、天地灵气到底是一个什么玩意儿?那小丫头片子,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这个也得去问张天师。

  4、八部天龙是天地灵气的守护者,而我则是天地灵气的选择者,那么是不是可以这么理解,八部天龙就是我的保镖,一想到这里,我的心立即扑通扑通的跳着,靠,要是有这么八个保镖,什么囧二他爸,什么校长儿子,都得给我让路,要是那样的话,那我就牛B了。不过这个,还有待考验,这个还得问张天师。

  5、最后一个问题了,我到底是谁,为什么老有稀奇古怪的人,叫我将军后裔,我家祖上就这么厉害,我估计这个还得问张天师。

  好了,五个问题总结如下,我要通过囧二的关系,去找张师父,只有他能解答我所有的问题,对了,还有那乞丐老头,一直在困惑着我,他到底是谁。

  在囧二和蚂蚱彼此交响的呼噜声中,我睡着了,睡的那叫一个香。

  “他舅,你那胖胖的小外甥给你来打电话了,他舅,快接啊!他舅,你那胖胖的小外甥给你来打电话了,他舅,快接啊!”

  “白凌飞,你个傻B赶紧把手机关了,吵死了。”

  在囧二和蚂蚱的谩骂声中,我接起了电话“喂”

  “您好,请问是白凌飞白先生吗?”

  啊哟,我去,听这口音是个漂亮的小MM啊!

  不过我是什么人,岂能让这三言两语的话语,让我对她的仇恨消失。

  打扰人家睡觉,是很没有礼貌的事情,要是放到平常,我早骂出口了,哼。

  “对啊,对啊,我是白凌飞,你是谁啊?有什么事情吗?方便留下手机号码吗?你身高多少啊?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在我一连串的话语炸弹中,让敌方不知所措,炸蒙对方。

  拿着手机,我来到窗台,打算拉开窗帘看一看外面的世界,当我一拉开窗帘,我的双目眺望着远方。

  “啊”。

  我的心里一声呐喊,迅速拉上窗帘,跑到我的小床上,手机也不知道扔到哪里去了。

  躺在被窝里,平复着我的心情,内心一直重复着五个大字“完了,我要火。”

  其实,我和囧二有一个共同的爱好点,那就是裸睡。

  其实这并不是什么坏毛病啊,可以让自己的身体舒适嘛,但是,就在刚在,我,发誓,以后在也不裸睡了。

  当我拉开窗帘的那一瞬间,我就彻底崩溃了。

  错,你们猜错了,不是窗户外面有一群女生。

  而是,丫的,这都什么世界啊!

  太可怕了,在我拉开窗帘的那一刻,我看见了无数的闪光灯,那么多闪光灯啊!

  比走红毯的都多,太可怕了,有手机的,有相机的,还有摄像机的,长枪大炮的,在我拉开的那一瞬间,咔,咔,咔的朝我,照了过来。

  那一时刻,我就知道一件事情,我要火。

  咦,我的手机呢?刚才不是还和一妞聊天呢,赶紧从被窝里爬出来找手机,上次就丢了一个梨5S了。

  猫姐跳楼那天又买了一个。

  这次说啥都不能丢了这个香蕉6plus。

  总结教训,先穿个裤头在说。

  在我这么折腾的活动中,从始至终,囧二和蚂蚱都在睡觉,不得不佩服。

  它正在地上安安静静的躺着,我赶紧拿起来看看摔坏没。

  “白先生,白先生...你在吗?....白先生...”

  听的出来,对方一定很着急。

  “我在,我在呢。”

  “12点,张自然师父在会心堂等你,地址在XXXXX。”

  “等会儿。张自然是谁?”

  “额,就是昨天救你的大师。”

  说完对方就挂断了。

  此刻我的心情极度复杂,大师就是大师,我昨天刚有想法要找他,今天就主动找上门来,让我去找他,算的可真够准的啊!

  会心堂,不就是一茶楼嘛!

  我喝茶可没钱啊,望向熟睡的囧二,算了,老样子吧。

  我熟练的摸向囧二的小内裤,这丫就是一变态,老把钱放在内裤里。

  内裤就是有口袋那种,而且一装就是好几千,无论是夏天还是冬天,从来不往口袋装钱,就是放在内裤里。

  掏钱付账的时候很是尴尬,好几回,有几个女店主都想揍他。

  还美名其云的说这里安全。

  ◇-酷(F匠k网/!首/?发V@

  受不了他,可也没办法。谁叫他有钱来着,支撑了我们三年的伙食费加零花钱,而且从来不计较。

  曾经放出狂言,只要我们花钱,找他内裤就行,这样的绝世好兄弟上哪儿找去。

  我一看我那6plus,坏了,都11点30分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