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不能一个人在外面站啊,算了,我也进去吧。

  可也不能在楼道里溜达啊,虽然我是一个小流氓,可我也是有着大人物般面子的人啊,总不能在这里瞎转悠。

  算了,去最靠墙角的楼梯溜达吧!

  “他舅,你那胖胖的小外甥给你来打电话了,他舅,快接啊!”刚走,没两步,手机响了,一看是囧二,靠,这小子,还记得有我这个人呢。

  “干嘛?”我没好气的说道。

  “你在楼道里面等我啊,千万等我哦,快来呀,我这里都已经,啊,啊....”

  这混蛋,是来跟我炫耀的嘛?

  真想揍他丫的,算了,不计较了,挂掉电话,一个人无聊的走着,心里突然萌生一个想法,要不,我压楼梯吧。

  人家都压马路,我压楼梯,上去在下来,我是有多无聊啊。

  就这么漫无目的的走着,走了有来回两趟,也走累了,就坐在楼梯那里休息了,也不知道这是几楼,这几天发生了好多事情啊。

  比这几年长这么大,活的都精彩。

  真是什么都有,突然这一安静下来,坐在这里,就不由的回忆。

  昨天晚上,到底是梦,还是真事,还有什么将军,什么的,想着想着,心就开始烦了,刚静下来的心,又开始躁动了。

  “白凌飞,你在这里干什么呢,你怎么上来的?”

  嗯,一声扣人心弦的问好声,我抬头一看,妈呀,这不是那天耍我流氓的姑娘嘛。

  占我便宜,还看我豆腐。不过,她怎么认识我的?

  “你是?”

  那姑娘丝毫没有见外的意思,一屁股坐在了我的旁边,一阵香气迎面而来,啊,真稥啊!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

  那女孩子朝着我眨了眨那眼睛,真大啊,那小睫毛忽闪忽闪的,看的我都醉了。

  “喂,问你话呢?傻了,发什么呆啊?”

  “哦,那个,这个。

  ”我总不能告诉她,是跟着囧二来看布的吧,再者说了,她还认识我,还好我聪明。

  “额,这个,那你,那天是怎么去的男生宿舍楼的啊?”

  “保密。”

  小丫头片子,还保密,“那我也保密。”

  “好吧,不问了,你坐在这里干什么啊?”

  “没什么啊,对了,你是?我对你,不是很有映象哎!”

  “哦,呵呵,我啊,我是你高中兼大学同学啊!”

  “什么,你和我高中就是同学?我怎么一点映象都没有啊?”

  更$新v最3‘快上F酷Q匠《网◇

  “你没有映象也是应该的啊,我减肥了,减成这样的啊,你还给我起了外号呢,叫猪猪侠妈。”

  “哦,原来你就是猪猪侠妈啊!我想起来了,是你啊。”

  我瞬间装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这都到这份上了,在不把这个台阶下了,还怎么交谈啊。

  在说了,这姑娘长的还真不错,以前什么猪猪侠妈啊,都忘了,管他呢,现在好看就行。

  “走吧,要不去我宿舍,坐坐,在这里多无聊啊,我宿舍就我一个人哦,舍友都回家了,去吗?”

  说罢,这女孩子转身就走了,妈呀,我都没有问她叫啥呢,哦,不,我问了,她没有告诉我。

  现在的女孩子都这么开放啊,这都叫什么事儿啊,主动叫我去她宿舍,完事儿她宿舍还没有人儿。

  我去,这么好的事情,我肯定去啊。

  她给我留了一个门,我进去之后,一阵香味,迎面扑来,真香啊。

  她背对着我,哎哟,这还有点害羞了。

  “进来了,把门关上吧。”

  “哎。”

  关上门之后,我心里那是一阵翻江倒海啊,这是什么节奏,这节奏比囧二都牛B,他那是一阿姨老相好,我这可是高中同学啊,哈哈哈,我内心那是极度的兴奋啊。

  仔细打量这宿舍,这宿舍挺干净的,哪有什么囧二说的布啊。

  床上的被子叠的整整齐齐的,这几位姑娘肯定都是爱干净的人。

  这可是我第一次进女生宿舍啊,不仔细看看可就对不起自己了。

  “你进来找什么呢,找地方,坐呗。”

  这姑娘背对着我,都能看见我在干什么,真是神奇了啊,我坐在一张靠门的床上,哎呀,这床单真香啊,用手一摸真柔啊!

  一会儿回去,跟蚂蚱炫耀去,老子也来女生宿舍了,还坐女生床上摸床单了,想到这里,心里狠狠的鄙视了一下自己,我是多没有出息啊。

  “哦,对了,还没有问你叫什么呢?”

  “张紫嫣。”

  “哦,哎,不对啊,我记得张紫嫣在高考时车祸去世了啊,你俩同名同姓啊?”

  “对啊,我去世了啊。”说完,她把身子转了过来。

  “啊!!!!”

  “啊”的一声惨叫。

  我既没有看见相貌丑陋而且可怕的女鬼,也没有看见一头长发的贞子。

  “你,你,你衣服撑爆了。”

  说完,我就把头扭一边去了,心里暗喜,妈呀,乐死我了,咋好事都在我身上出现了呢,感谢老爸,感谢老妈,感谢大家,早就把什么张紫嫣,什么车祸,高考,都一边死去。

  “你一定要帮我,你一定要救我。”

  这女生说完,小跑到我的身边,那衣服的拉链都没有拉上啊,这一路小跑的,跑的我是神魂颠倒,小鹿乱跳啊。

  “哎,姑娘,你倒是把衣服穿好啊!”

  嘴上说着,可眼神确很不老实的看着,不看白不看,心里则默念着,阿弥陀佛。

  “白凌飞,你一定要救我,除了你,没人能够救我了。”说完,便跪了下去。

  这一跪,我可傻了,连忙把她扶起来。

  “小妹妹,这是干嘛呀?赶紧起来,又不是拜堂求亲,来,来,来,快起来。”

  说完,还看了一眼,哎呦,白色的,我去,我心是有多大啊,到现在还顾得上这个。

  咦,我刚才扶她的手,好冷啊,窗户没关?

  她坐在了我的身边,“额,咱还是把这个穿好吧。”

  说罢,我又把头扭到了一边。

  “嗯,好了,你可以转过来了。”

  这种事情啊,对不对,我要是正如大家想的那样,我岂不是成了禽兽,开什么玩笑,我可是正人君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