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小子的力气什么时候这么大了,我和卫剑,都使出了吃奶的力气,一人抱住猫姐一条胳膊,这下猫姐才停止了前进的脚步。

  “放开本座,我要杀了你们。”

  “囧二,打电话。”

  “打给谁啊?”

  对啊,现在这种情况是该打个谁呢,警察,医院,还是,还没有等我们反应过来,猫姐一下挣脱了我们。

  “不陪你们玩了,看我御剑飞行。”

  说完,猫姐挣脱了我们,跑到了窗台边上,“不要”尽管我们三人撕心裂肺的喊着,可猫姐丝毫没有听进去。

  他就在我们的面前,从三楼跳了下去,我们迅速跑到窗台那里,我们连反应抓住他的机会都没有,他就这样跳了下去。

  在楼底的人们早已大声惊呼,我们三个人在上面看着,楼下早已经是鲜血一滩。

  我们三人站在那里,一动都没有动,不知道是什么让我们停止住了脚步,也许是心里的不安。

  很快,校方领导就来了,这么大的事情,他们也不可能不来,救护车,警车,接踵而来,医护人员把在倒血泊中晕倒的猫姐接走了。

  ;N最d新N章8节上0D酷C匠&9网@c

  我们就在那里看着,什么都做不了,很快校方领导,和穿着一帮制服的警察把我们接走了。

  我们三个人被带到了派出所,三个人被带到了不同的房间,进行询问。

  现在发生的一切,都超出了我的意料,我甚至都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该怎么说。

  警察问我,我都如实的回答了,他问我李能是怎么跳楼的,我哪里知道啊,就看见他自己跳下去了,不过话不能这样说,我就说,他自己跳的,我们几个没有拦住。

  “那他为什么要跳啊?之前你们争吵了吗?你们之间有什么不愉快吗?”

  心烦意乱的我,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我们之间有一句没一句的答着,很快我的询问便结束了,按了个手印,就出来了。

  我看到同样出来的卫剑和囧二,我们三个互相看着,就这样的站在那里。

  “我儿子呢,谁TM敢抓我儿子。”忽如一声,平地起,这惊雷似的一嗓子,把我们几个吓了一跳,只见一中年人,准确的说是,一大胖子,身高1米80,体重就未知了,太胖了。

  身后还跟着几个穿西装衣服的壮汉,应该是保镖吧,派出所的人很快就露出了不满的情绪“喊什么,喊什么,这里是办公的地方,不是菜市场,要喊出去喊去。”

  “我TM喊你怎么了,我TM就喊了,你抓我啊,来啊!”那壮汉又喊一声,我都感觉他如果再喊一嗓子,我就直接耳聋了。

  “爸,你想吓死我啊你。”我身边的囧二默默的说了一句。

  怪不得,原来是囧二的爸爸啊,怪不得这么胖呢。

  “哎呀,我的乖儿子,你没事吧。”又是一声惊雷,完了,我肯定聋了。

  没有想到,比囧二更快的是派出所的所长,“哟,郭大董事长,你怎么来这里了?”

  这所长一脸殷勤的走到囧二爸爸身边,想要和他握手,不过他似乎在囧二爸爸眼里一点都不重要,人家没有理他直接来到囧二身边“祖宗,你没事吧,你是不是又打架了?对方要多少钱啊?你有没有挨揍啊?需不需要给你叔叔打个电话废了他们?”

  囧二爸爸的一番话,让我从悲伤的思绪拉了回来,说到底还是亲爸好啊,什么都给扛着。

  “爸,我不想呆在这里,我想走。”

  “行行行,没问题,咱们这就走啊!哎,那个这里官最大的,我们走啦啊!”

  “真霸道,当这里是你家啊,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一小职员不满的说道。

  “那你想咋地?”又是一声惊雷喊,完了,完了,我肯定聋了,我真的听不见了。

  那所长踢了那小职员一脚,立刻朝着囧二爸爸赔笑脸道“董事长,您现在就可以走了,这里就是您家,您大人不记...”

  “行了,我今后不想看见他穿这身衣服了。”

  说完,拉着囧二就走了,我们几个跟在后面,那所长一路赔不是,一路跟着我们,送来派出所门口。

  当我看见一辆莱斯莱斯车在那里横着停的时候,我就明白了,怪不得这么横。

  上了车,车内就坐着我们几个,囧二的爸爸,一人给我们拿出一双红袜子来,让我们穿上。

  “小哥几个,你们都是天天的哥们,但是下次你们打架就别一起了,你看看,一下子都出事了吧!都进去了吧!都该让老子来捞你们了吧,快,丫的,把这红袜子穿上,辟邪,去去灾祸。”

  我们几个一头黑线,谁说我们是打架进去的啊?

  “爸,你瞎说什么呢,我们哪有打架啦?”

  “你小子,不打架怎么进去的?难道是去嫖娼了?去哪里儿了,有没有危险啊,带袋子了没有?”

  这可真是亲爹呀.

  “爸,你瞎说啥呀,我早就学好了,这次,我们是......”

  当下,囧二把我们遇到的事情,详细的跟他老爸说了一下,他老爸似乎对这些很是相信,我们也在旁边叙说着自己的经历。

  “哦,这么说,你们是撞邪了呀!没事,不打紧,老爸,给你们找大师,你老爸的煤矿天天出事,这方面,我信你们,不是你叔叔我迷信,这玩意儿,难说啊。”

  “对了,老爸,我还想给你打电话来着,谁知道,电话还没有打,猫姐,就出事了,我们什么都没有来得及做,就到派出所了。”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这也许就是他的命吧,不说了.老爸这就给你找大师,我们现在就去酒店,找大师给你们辟邪去。”

  车缓缓的走着,缓缓驶向囧二爸爸口中所说,住着大师的酒店。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这么豪华的酒店.

  金碧辉煌咱就先不说了,就门口站的那俩妞,啊,不。

  门口站的那几个迎宾,那叫一个有气质,高挑的身材,精致的五官。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