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四个人一路边走边看,边挑,边躲。

  这群姐姐妹妹,大爷大叔也真是的,

  把几个重要的,赚钱的摊位,给霸占了,把路给封了,一群人蹲在这里行乞。

  看到这一幕,我们真是于心不忍,又无可奈何。

  谁让现在这社会,谁也不相信谁,谁也不信任谁呢。

  想当年,我们都是有一颗充满爱心种子的人,只不过,后来被欺骗的大雨给淹死了。

  好不容易,我们找到一个无人光顾的摊位。

  之所以选择这里,是因为我们这些小人物,没那么多钱去照顾那些摊位满满的人啊!

  走进摊位一看,摊主是个大叔,看起来挺面善的,“大叔,来四个煎饼,八杯豆浆。”

  “好好好,收你们煎饼的钱,豆浆免费给你们喝。”

  “嗨,真不错哎,吃了这么多年的煎饼,头一次有免费送豆浆的,大叔,一个煎饼要四个鸡蛋啊!”

  “好好好。”

  说完这些,大叔低头做自己的工作,我抬头看天!

  总感觉,这些话语有些耳熟,就是想不起来了,算了,不想了,最近脑袋真是越来越不够用了,估计是睡多了吧。

  拿上煎饼,走到回校门口的路上。

  行乞的,路边摆摊的,叫卖声不止。

  一群白鸽从天上飞过,估计快下雨了吧,飞的惊慌失措。

  突然,也不知道是自己点背,还是鸽子出了什么事。

  这群鸽子在空中拉屎了,说起来,您可能不信,我经历了这辈子大多数人都经历不了的事情,我碰上了鸽子屎雨,简称屎雨。

  这下地面上的人可热闹了,跑到,叫的,闹的,跳的,还有脱衣遮挡的。

  我们四个也在躲避着,这千年都不可能遇到的屎雨。

  糟糕,我看到了在慌乱中,一小女孩被推倒在了地上,在推搡的人群中,穿着白衣裙的她格外显眼。

  我想去扶她,可心想管这么多闲事干什么,想转身和囧二他们走,可是双腿却迈不开步子。

  在道德之心的驱使下,我还是跑了过去,也不知道是怎么挤进去的,把小女孩抱了起来。

  正常情况下,小女孩应该是哭喊着的,可这小女孩脸上格外的安静,安宁。

  安静的让人不知道下句话该怎么说。

  只见小女孩,从手里拿出一颗白色透明玻璃珠交到了我的手上,准确的说是塞到了我手里,

  “叔叔给。”

  说完,便转身跑了,我甚至都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

  顺着她跑去的方向,我看到了在我梦中出现的行乞老者,他跪在那里,上身赤裸,他看着我笑,没错,是在对我笑,笑的让人有点心慌。

  我傻了,我站在那里,看着手中的珠子,我茫然了,我不知道这是梦,还是现实,我期待着,我等着有人叫醒我。

  我打了自己一巴掌,疼,火辣辣的疼。

  “你傻呀你,自己打自己,快,走了,发什么呆啊,在不走,又拉一身。”

  囧二拉扯着我走,我停在原地的腿,不自觉的随着囧二的拉扯向校方走去。

  只是在我身后,那微笑,那目光,却一直都没有收回。

  等到我人消失的那一刻,才淡淡离去。

  我回到宿舍,手里握着珠子,笑了,自嘲的笑了,该来的还是来了。

  尽管自己不知道接下来是福是祸,还是这就是一个恶作剧。

  但现在,珠子就是在我手里了,我现在就在握着它。

  大学,我躲了三年,梦了三年。

  梦中的珠子,现在就在我身上了,就在我手里了。

  但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我也不知道,我原来是不相信命的。

  可现在就不是该信不信的事情了。

  而是顺其自然,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爱咋地咋地,谁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坐到床上,一手拿着煎饼,一手把玩着珠子。

  原本属于豆浆的手被珠子占领了。

  瞪着这珠子,瞪的我眼睛都疼了,这不就是一个简单的玻璃球吗?

  也没什么特别的呀!

  莫非它有什么,什么神奇的功效,吞下去会长生不老?

  不过,我很快就把这一想法否定了。

  在我年少的时候,我曾经吞过一颗雨花石。

  体积和这小白球差不多大小,就是比它略微光滑了那么一丢丢。

  当时年幼的我,把雨花石含玩在嘴里看电视。

  我老爸还特意嘱咐我,当心点,别吞下去啦。

  看的电视剧内容我忘了,就知道,我用力一吸,咔,雨花石卡在喉咙那里了,我咕一声,就傻了。

  F更O新最¤快上酷匠D网

  我老爸立即问我:“怎么了?”

  我那时都说不出话来了,只知道用手指着自己的嘴,多亏我老爸聪明,当时,我老爸就会意了。

  冲过来,朝着我后背就是一肘击,肚子一直拳,我当时眼冒金星,一恶心,就晕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发现周围有好多好多人啊,都围着我看,那块我差点吞下去的雨花石就放在我的枕头边上!

  我爸也真是的,不知道我年幼不懂事嘛,万一在一次吞了可怎么办?

  后来的后来,那块雨花石就被我扔的无影无踪了。

  难道这白色珠子是雨花石变换过来找我的?

  我摇了摇头,自言自语道:“不可能吧,都这么多年了,它还能记得我?”

  我一边把玩,一边叹息,时而又说几句怪话,时而又自嘲。

  “看,小白的病是不是又犯了。”

  “我估计是哎,估计是中邪了吧,不是说,前几天女生宿舍楼有一小女孩接受不了她男朋友被别的富婆包养了的现实,给喝药喝死了,是不是鬼上身啊!”

  “啊!好可怕!好可怕呀!怎么办呀?吓死人家了嘛!”

  “靠,猫姐,这种消息,你都能打听到,真厉害啊!我看小白这种情况像。”

  “要不,怎么说你们没有文化呢,大学三年白读了,无知!”

  他们看到我说话了,也都停下了议论的声音,不在议论。

  “这人啊,本身就是一种能量,一种自己给自己供热,供体力的散发性能量体。

  人,生老病死之后,肉体会腐烂,唯一不灭的就是这种能量,也可以叫做是灵魂。

  可是这股灵魂能量在人死后是很微弱的,人只有在感冒,身体的能量经受不住外在灵魂能量侵袭的时候,才会有其他不常见的事情发生,在平常是根本不用怕的,这人啊,之所以怕,是因为无知。”

  说罢,我又得意的点了点头,表示对我这番话的认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