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群鸽子在我头顶上飞过,老人家的手还在我的腿脚上,鸽子似乎也看不惯我了吧,屎从天空从天而降,落在了我的头顶上。

  “啊...”

  我一声惨叫,从床上坐了起来,刚才的景象早已消失,站在我面前的是三个相当猥琐的室友,他们手里还拿着水杯,我的头上湿漉漉的,我明白了,那不是鸽子屎,是他们的茶叶水。

  囧二拉着我的脚在那里摇摆,我清楚了,我做恶梦了。

  “哟,小白,你这是怎么了,是不是做恶梦了,快,过来,让姐姐看看。”

  一听这话,我浑身鸡皮疙瘩掉了一地,说这话的是我宿舍的猫姐,本名李能。

  能哥(歌)善舞,这就是说人家呢,一个挺爷们汉子的名字,外加粗犷的外表,一脸大胡子。

  可这性格和形象完全就不是一个档次啊!

  据传言,他家里,妈妈是民族舞舞蹈老师,爸爸是唱戏的,代代相传,传到他这里,就形成了他的这个体系。

  他的舞蹈功底真不是盖的。

  什么大劈叉,小劈叉,跨步大跳,横飞燕,那都是小菜。

  唱戏功夫也不错,有事儿没事儿就清唱两句,就是咱听不懂。

  猫姐哪儿都好,但是有点捉摸不透他,经常晚上没事干的时候,扯好多好多卫生纸,当彩绸玩,一边转一边跳,最后围在身上,整几个猫妖的动作,外加声音。

  经常让我们宿舍其他三个人担惊受怕的,怕他从窗户这里跳下去。

  猫姐,一边说着,一边走向我,还拉我的手,我肯定不从啊。

  我急忙推开他的手:“打住,我刚从恶梦中逃脱,可不想进入另一个恐怖世界了。”

  说完,跳下床,穿上裤头走到窗口,拉开窗帘,天还是阴的,向校门口望去,卖煎饼的,行乞的,依旧在学校么门口,只是我不在那个地方了。

  点了一根烟。

  囧二,走到我身边,拍着我的肩膀,猥琐的说道:“睡觉裸睡,无可厚非,怎么样,梦到哪个大美妞了,是不是腰粗,腿短,屁股大,圆脸的那个,是不是呀?”

  5:更¤新最V&快Q上x酷d匠网-K

  说完,挑了挑他那性感的眉毛,囧二的眉毛特别有个性,长了一张国字脸,眉毛是倒八字,一身横肉,霸占了他1米75的身体,体重180斤,刚到宿舍的时候,我们所有人都乐了。

  这下,体育课我们可不用垫底了。

  谁知,到军训之时,我们都哭了。

  人家可是100米,12秒,3公里11分钟的选手啊,这可是一个运动型的胖子,不是所有的胖子都叫胖子,还有可能是囧二。

  我和他的关系最好,也最铁。

  我们有共同的爱好。

  那就是,到夏天的时候,都喜欢去公园看小MM的短裙,欣赏一下美色,这叫蹲街看风景,一片芳草。

  我一把把他,刚lu完的脏手推开,一边望着窗外,一边平复着自己的心情。

  这个梦已经不止一次的在我脑海中出现了。

  自从来到这个学校,我老是做着各种千奇百怪的梦。

  一开始,我以为是刚来,不习惯,加上体能的加大,导致睡眠出现的问题。

  后来,军训结束了,我就开始梦这颗白色珠子,不论是什么梦境,梦到什么,都能见到它,甚至是跑马时,梦到的AV女,嘴里都含着珠子。

  于是,我就开始各种作。

  先是把床直接横着摆放,头朝北,为此,没少挨囧二揍。

  把镜子放到西边,买了一个大花瓶放到东边,东瓶西镜,还研究起了易经,风水,在床头摆挂了一个小桃木,这可是在寺庙里花了300大洋买的,为此,花了不少钱,还买了一条小金鱼。

  宿舍里的人都以为我疯了。

  还专门请了一个法师,在我睡觉时,往我身上撒童子尿,到最后,我们都互相妥协,表示不作了。

  这风波也就不了了之了。

  谁也没有去提这事儿。

  只是在夜晚的我,还是做梦会梦到它,那颗白色的透明玻璃珠。

  “走了,别想了,哥请你吃煎饼去,要四个鸡蛋的,天天两个鸡蛋的,都吃不出鸡蛋的味道!”

  囧二的一番话,将我从梦境的思绪中拉回了现实,无论怎样,生活还是要继续的,不想了,饭还是要吃的。

  不吃饭,哪有力气去公园,不吃饭,哪有力气去河边,不吃饭,哪有力气蹲在街边,去仰视这芳华油碧的小MM的蕾丝花边!

  披上外套,出发,天阴,还真有点冷。

  我,囧二,猫姐,还有我们宿舍唯一的在大学读书的知识分子,卫剑,去买煎饼去。

  卫剑,外号,蚂蚱,瘦的跟蚂蚱腿一样,自身贯穿的观点就是——科学是一切的源头,时间是唯一的法则,对此,我深信不疑。

  他的脸也是万一无二的,无表情的硬壳子脸,从来没有见他笑过。

  我这大学快毕业的人,在大学期间,那也是风流人物。

  给所有人都起了外号,话说,我这起外号的毛病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传下来的。

  大学几年,别人的真名儿我一个没记住。

  全是外号,那些外号一个不差的全都记住了,什么大铁桶,大水缸,死鱼眼,烂苹果......好多好多。

  我们四个人出了宿舍楼门口,一阵小风吹来,吹得我不时紧了紧身上的外套。

  九月份刚开学,新学生陆续的来了,而我,明年也就该离开这所学校了,要去社会大学闯荡了。

  出了熟悉的大门,心里顿时难免有些心酸的小情绪。

  M的,又来晚了,经常吃的那家煎饼店又卖完了,我们只好去找下一家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