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白凌飞,壮志凌云,一飞冲天,这就是说我呢。

  可我活了这么大,既没有什么豪情壮志,也没干出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

  活了二十年,想了二十年的稀奇古怪,甚至是不可思议的惊天屁事。

  在生活中能用科学解释的事物叫做科学,用科学解决不了的叫迷信。

  那么就是说,所有科学解释不了的超自然现象,统称迷信。

  那人类还去研究这些迷信干什么?

  为啥十二生肖中,我唯独就没有看见过龙这种生物呢?

  其他十一种我都见过,就是没有见过龙这种神秘的生物。

  根据专家解释,龙是一种图腾,是远古部落图腾统一结合的结晶。

  对此,我不做任何表示,只能表达内心想法。呵呵。

  专家是伟大的,伟大到什么地位,他家孩子纸尿裤上的尿渍就是整幅世界地图。

  龙到底去哪里了?为什么长城在当时毫无任何重型的工具下,可以修建起。

  人类的潜力到底有多大,古人的体质为什么都比现代人好。

  古时的环境,人是怎样的,难道单单靠着几本古书就能够去还原历史吗?

  书都是人写的,真实程度又有多少?

  专家老说,据史书记载,某年某月某日某某种了一棵树,他为啥不说,据我想象呢,我估计史书还是比较有震撼力的。

  酷^(匠a{网唯.1一正E版z,i{其他都‘☆是0Z盗;e版

  嘻嘻,当然了,这也只是我这种小人物的小想法罢了。

  家境一般的我,既没有穷苦孩子那种拼搏进取的精神,用自己努力的一切,改变自己的家庭环境。

  也没有高富帅的闲钱,一掷千金,就为了一个女人能笑一下的豪门气。

  我有的只是好好读我的书,当然也读不进去。

  努力泡我的妞,虽然没泡上一个。

  打好我的LOL,到后来被一群小学生把这梦想打碎了。

  生活,那真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不思进取的我,做出了一个重大的决定,先睡觉吧。

  梦想,梦想,先梦在想,好好睡个几年,养足精神,出去好搬砖,现在社会压力这么大,还是搬砖挣钱,还省心。

  但是平凡的生活不会这么继续下去的,如果没有那次的多管闲事,我的生活依旧单调,可是...

  准确的来说,是一个煎饼惹出来的事情还有豆浆。

  那是一个万里有云的大阴天,天还没有亮,其实是分不清天是亮的还是天是阴的。

  周围一片黑,似乎快下雨了,我着急慌忙的往学校门口的路边小摊跑去,再不去,可就没有煎饼吃了,去的时候刚刚好,最后两个煎饼让我包场了。

  卖煎饼的大叔还送了我两杯豆浆,我心里那个乐呀,这可是头一次有免费豆浆喝啊,这大叔的摊子我也是头回光顾,也不知道味道怎样!

  提着买到的食物,我就往学校原路返回,打算吃完喝完,继续睡觉,反正离考试的时间还早着呢,不如好好继续做我的美梦。

  “给点吃的吧,给点钱吧,求助七元回绵阳。”

  在学校的门口,各种要饭的,各种求资助的聚集着,当然了,还有各种开豪车,在车顶上放矿泉水的。

  对于这种要钱现象,我表示费解,也表示心痛。

  难道这些叔叔阿姨,大姐小妹儿们,不知道这里是大学吗?

  是祖国未来栋梁的摇篮吗?

  他们在这里乞讨,是在侮辱我们的智商,还是在宣传他们的骗术呢?

  对此,我得出了一条信息,得出了一条定义。

  就是有黑社会性质的灰色衣服团体,又在火车站附近加收传说中的保护费了。

  这些人交不起昂贵的费用,来我们这个纯洁的地方避难了。

  这些人也需要生计,每天骗来的钱财都交给他们,搁谁身上谁也不愿意那,都是自己辛辛苦苦挣的。

  我摇摇头表示无奈的向前走去。在他们当中也真有行乞的,只不过是少数。

  对于这种人,我还是有爱心的,在快进学校门口的一刹那,我看到了一幕。

  一老大爷,头发花白,几乎就快没有头发了,光着上身,在那里跪着,一句话都不说,皱纹早已爬满他黄色皮肤有点黑污的脸。

  老人家,双眼无神,浑浊不堪,在老人家的前面,有个破碗,碗里面竟然有一白色玻璃珠。

  看到老人家这幅模样,我想起了在老家已经去世的爷爷。

  爷爷去世的早,儿时的我对爷爷很是想念,我眼中的泪花在眼圈打转,我拿着煎饼走到老人家旁边,毕竟我们都是弱势群体,互相帮忙。

  我蹲了下来,似乎老人家感觉到什么身影挡住了他的视线,抬头看我,老人家笑了笑,一句话都没有说,我看到了老人家的眼睛,浑浊,没有一丝神采,我一屁股坐了下来,坐到老人家的身边。

  “大爷,饿吗?”

  说完这句话,我就后悔了,真想扇自己两巴掌。

  这句话就好比古时那些不良富家少爷走到大街上,随便找一个女子,然后拦住她,大声狂笑,“小妞,你是我的菜,给爷笑一个。”是一个性质。

  老人家还是一直在笑,估计是笑我不会说话,行乞之人也是有尊严的。

  我连忙起来,一边扶着老人家,想让他坐着,别跪着了,一边解释道:“大爷,您先坐起来,这地上凉,我不会说话,您先坐起来,把这饼吃了吧,我也援助不了您什么,只能管您一顿吃的。”

  老人家用他那满是泥土和污渍的手,一手扶着我的胳膊,一手扶住膝盖,笑说道“哈哈,小伙子,这世道这么乱,你就不怕我讹上你。”

  咔嚓,我的心,顿时就碎了。

  我怎么把这茬给忘了,我家可没有千亿资产啊!

  这报纸上,新闻上,老说,这什么什么某某女扶老大娘被诬告,要钱的,碰瓷的,在马路上脱衣不要命的,这些都是眼睁睁的事实啊,不过我还是头一次遇到,给乞丐吃的,还被讹的,要怪就怪我自己,运气咋就这么好。

  不过又想,我扶不起,我还跑不起嘛,等会儿你一喊,我就跑,你肯定追不上我,下次,我见一个乞丐就打一个,让你丫的讹我。

  顿时,我语气加重的说到:“哟,给你好脸多了是不?”说罢,我欲推开这糟老头子的手,想跑来着。

  没想到老人家一手抓住我的手,另一只手急忙摆手,慌忙说到:“不是,不是,哎,这世道变了,变的人与人之间不相信喽,变得陌生了,小家伙,你是好人,只是这世界上,坏人太多,人的好心帮多了,都麻木了。”

  说完这话,老人家打算重新跪在地上重新乞讨,被我制止了。

  我把老人家扶到一个台阶上。

  在老人家坐的时候,我把外衣脱了,让老人家垫在屁股下坐着,台阶有点凉。

  老人家一路上只是说着谢谢,在我脱衣服时,老人家说什么也不坐,还说怕脏了我的衣服,跪在地上十多年了,早已不怕这地上的凉气了,不过最后还是说不过我,坐了上去。

  其实看到这些老人家,有时真挺同情他们的。

  可是被伤过一次的心,不想被伤第二次了,我把自己的早餐分了一半给老人家,他很是享受,两只脏乱的手,一手拿着一杯豆浆,一手拿着灌饼,细嚼慢咽。

  这吃法,一点儿都不像一个乞丐饿了三天,狼吞虎咽的样子。

  我在旁边看着天,也吃着,只不过我没有去打扰他,怕把这种短暂的美好给老人家打破。

  在他脚底下的破碗,也被他拿了过来,毕竟是吃饭的家伙。

  我早就注意到里面有颗白色的透明珠子,心里想到,这估计是谁家哪个熊孩子,往里面扔的吧,还挺结实,碗边都砸破了。

  放下手里的吃的,我去拿珠子,一边把玩,一边问老人家:“大爷,您都这么大了,还玩球呢?”老人家被我这一句话给呛坏了。

  我连忙放下手里的珠子,急忙去扶他,当把老人家扶起的时候,老人家满脸通红,眼角和鼻子都是血,嘴里吐着白沫,大声叫到“你,你,为什么要害我!”

  周围的人立即朝我这里看来,有的人眼尖,慌乱叫道“杀人了,流血了,杀人了。”

  我站在那里都吓傻了,这一突然的举措让我都蒙了,扶着老人家的手也下滑了,老人家重重的摔在了地上,用手扒着我的腿“你,你.....为什么”

  看着那手,我大声叫道:“不是我,不是我,我不知道,我没有害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