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支狙击枪从波浪铁皮板下伸出来,12.7毫米的枪管指向东北侧的会场,一张白人脸孔的嘴唇刀锋一样错动了一下,“距离2045米,风向东南……”

  随着他每次报出的数据,在他七点钟方向的三人小组不断地修正着。

  在这个四人小组的六点钟方向,观察手突然放下手里的望远镜,有些疑惑地看着自己左边的废墟,倒掉的猪圈,还有刚倒塌的平房,里面好像有一个奇怪的东西,与周围有棱有角的结构略有不符,他端起装了消音器的突击步枪,朝那边瞄准——“呜……”

  轰鸣声突然响起来,然后一根大火腿肠撞破猪圈,疯了一样朝他撞来。

  “有——”

  悲催的观察手还没来得及朝同伴示警,就被火腿肠撞个正着,飞出两米多高,贴在另一边房子上的砖墙上,再重重地跌下来。

  导弹操作手慌忙丢下手里的东西,去抓身边的枪时,火腿肠已经碾压上了生锈的铁皮。

  “嘎巴……”

  铁皮发出让人牙酸的动静,接着火腿肠一个帅气的甩尾,结实的石头墙根本挡不住这样的冲撞,被直接破开一个大洞,石头噼哩叭啦地飞起来,导弹被砸变形压在石头下,挨的最近的两个人被石头波及,刚拿起枪就被砸的头破血流,另外一个的枪口被石头砸的偏离向天,“突突突突突……”一串子弹打向半空。

  铁皮动了动,底下的狙击手看样子是想爬起来,可是本来重量并不大,而且也没有轮胎的火腿肠此时却重的让他想挪动一下都困难。

  车门打开,开心手持激光枪,从车上跳下来,“马的,什么特么雇佣兵?还世界上最危险的特种部队,还不是被老子分分钟干掉!”

  嗯,五个,开心略有些自得地环视一周,颇有些自得。

  这五个货是在今天凌晨的时候潜进来的,他不得不跟着一块儿熬到他们进入潜伏位置,尤其那个现在被压在铁皮底下的狙击手最麻烦,他居然盯着所有可以走路行车的地方看了好一阵儿,甚至还到猪圈边上用手扣了一下断茬儿,仔细的让人害怕,就算刚下过暴雨,留下蛛丝马迹的也逃不过他的眼睛,还好大嘴怪经受住了考验,直到临发起攻击才露出些微破绽。

  铁皮下面还在不停地动着,开心趴在铁皮上,朝下看,正好跟一双几乎已经没有人性的眼睛碰个正着,他还在努力地去抓自己的枪,只是枪现在被压在他肚子下,两只手怎么也插不进去,从他嘴里喷出来的血沫子看来,枪已经把他的胸骨硌断了,刚才悬浮起来的车几乎就是蹦到铁皮上的。

  “嘘……”开心在自己的嘴唇上比了一个食指示意他安静,“别紧张,马上就结束了,以后不准烧我的车,听见没?我的车都不高兴了,所以他才这么残忍地对待你。”

  狙击手挣扎的更剧烈了,似乎只要还活着,他就不会放弃自己的努力。

  开心有点儿敬佩他了,“水晶球,把这些人都收进去,把他们的武器留下。”

  水晶球轻轻浮起,来到狙击手附近,黄光绽放,映照着狙击手惊愕的表情,然后光就消失了,狙击手也消失了。

  然后是第二个,第三个……

  枪,哪个男人不喜欢枪的,开心根据黑洞系统恶补的枪械使用常识,抓起一支突击步枪,爱不释手地摩挲着,然后很不情愿地扔到大嘴怪的车顶,枪像融化了一样悄无声息地被吞没了。

  本来是想留下一支手枪的,可是平时似乎也用不着,而且来源也不好说清楚。

  边可惜,边把枪都扔到大嘴怪身上,他想让大嘴怪的攻击方式多样一些,除了激光,再掌握一些还算是正常的攻击方式,这样在人多的地方也不至于只能干挨打还不了手。

  眨眼间,就剩下狙击枪了,开心拿在手上,正打算拉一下枪栓得瑟一下的时候,突然发现枪管下面好像挂着一个什么东西。

  “手电?”开心嘀咕着,歪头看了一眼,突然脸色大变,“坏了!”

  摄像头!

  狙击枪上有摄像头!

  “摄像头,”黑洞系统也急了,“无线传输信号,一定有一个接收端在十公里以内,你刚才使用水晶球的过程被拍下来了!”

  “比尔.钱德勒!”开心跺脚,“我特么就在奇怪他怎么没出现!坏了坏了!”

  说着,开心跳上车,火腿肠翻过山朝另一侧驶去。

  e|酷u匠网正版首W发

  “嘭……”

  一枚微波监控卫星被弹射向天空,大嘴怪周围的情况被不断地标记出来,地图不断地丰富起来。

  但是一个人也没有,公路上没有一辆车,绕过这座山,植物园方向的高速路被封了,多一辆车都特明显,更远处是别的村子,挡风玻璃上的屏幕正飞速地把一个一个人头放大,与比尔.钱德勒的照片做对比,可是依然没有任何发现。

  开心的额角渗出冷汗,这是第一次,别人把他的秘密看的一清二楚,这可不是小事儿,他已经恍惚中看到自己的世界就要就此结束的阴影。

  “找到他!一定要找到他!”开心大叫着,“找不到他我们就全完了!”

  机器办事是不会感情用事的,屏幕上的人像还在不断地定位,比尔好像没在这里的任何地方出现过,可开心敢肯定他没有判断错误。

  “啪——”开心突然抽了自己一嘴巴,“我真特么笨哪!小宝!小宝!把她从水晶球里薅出来!”

  ===============会场内,正在负责现场情况管控的立军若有所思地看着西侧山头一闪而逝的黄色光芒,尤其在那个大火腿肠一样的拉风造型翻山都不费力的样子,嘴角扬起意料中的笑容,“真特么牛笔。”

  “说谁呢?”耳机里传来李进的问话。

  “没谁,我在说我,”立军大言不惭,“穿西装站在这里简直牛笔大了。”

  “呵呵……”耳机里传过来其他同事的笑声。

  “别特么扯蛋了,”李进也笑了,“不看看什么时候?大人物要上台了。”

  “哗……”

  掌声响起,秦云贞自信地走上讲台,开始她的脱稿演讲。

  演出顺利进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山羊啃土豆说:

感谢解封的读者,感谢打赏的各位,你们的支持就是我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