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开心为植物园创造奇迹的当口,秦云贞也终于完成了一天的工作,从办公室里出来。

  可是马上她被吓到了。

  写字间里不知何时站满了人,几十口子清一色的黑西服,彪形大汉大多数还真算不上,不过眼中都是一样的精光闪烁,不是等闲之辈。

  李进越众而出,“总裁,为您安排了新的住处。”

  “这是干什么?”秦云贞不解地问。

  “您刚让一些混混去杀比尔和他的手下,”李进没有任何抱怨情绪,只是在陈述事实的态度,“他的简历想必您跟董事会的成员是了解的,您所不明白的是,作为一个花费巨资培养出来的战略级特种兵,他的能力远超出您的想像,请相信我的专业判断,一旦你们惹恼他,疯狂是不足以形容他这种人的,这些都是我临时找来的人,您可以像相信我一样相信他们。”

  “他不敢动手,”秦云贞似乎非常不满这么多人来保护她,“最多只会逃命罢了,再说我会怕一个亡命徒?笑话!”

  说着,她自顾自走向电梯。

  立军会意地跟上,而李进则挥挥手,其他人无声地动起来,显示出极强的纪律性。

  电梯里,秦云贞看了一眼身边大咧咧的立军,“失败了?”

  “只放倒了一个,”立军一把把吊在胳膊上的绷带扯下来,“比尔不在那儿,我找的人就没动手。”

  秦云贞没有发怒,也没有抱怨,要是这么简单就完成任务了,她反倒不相信了,从手包里拿出一个支票本,“唰唰”地写下一些数字,签上名以后,秦云贞把支票撕下来,递给他,“一千万,我说话算数,跟六爷的事儿有关的,一个人一千万,比尔要是死在你手里,我出一亿!”

  立军把支票接过来,还有点儿不相信,“秦总,我可真收下了?”

  “继续,”秦云贞好像扔出去一张纸一样,看都不看,“把这单活儿干好,我给你介绍更多的工作,我知道跟在李进身边让你觉得混身的劲儿使不出来,战场才是你的归宿,我不能让你取代比尔,但是大秦保安公司的海外拓展部需要你这样的人才。”

  “得咧!”立军眉开眼笑地弹了一下支票,小心地收到上衣兜里,“瞧好儿吧,我保证把他撵的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李进忧心重重地看着他俩,嘴唇动了动,强自忍下了自己想说的话。

  还是那辆奔驰车,只是这一次在车两边有十几辆SUV陪着,西装保镖们一人一支蝎式冲锋枪,散开组成四道防线,队形齐整,只是在转换上还有点儿不太自如,有的人脸上还还着紧张,似乎还是新手。

  秦云贞就要进入车里的时候,立军突然把她往后一划拉,挡在前面,阻止她上车。

  “哗——”李进掏出枪,指向前方。

  后面的五个保镖就势把秦云贞保护起来朝门口退去。

  比尔和凯丽从阴暗处走过来,就像到了他们家一样,完全不把面前的保镖当回事儿。

  “让开,”秦云贞平静地,“你们挡到我了。”

  李进挥挥手,五名保镖让开一条道,秦云贞走到车前,身边还是重重保护,却可以隔着车直面两人。

  “一定要搞成这样吗?”比尔小心地掸了掸头上的宽边草帽,摘下来握在手里,好像一个正要准备给饭店送菜的农民,如果这个时候把他扔在菜市场,他绝对是正经的纯朴农民,连皮肤的白色中都带着小麦色,只有常年日晒才会有的肤色。

  “你自找的,”秦云贞脸上虽然平静,但是李进能看到,她放在身体两侧的手攥的紧紧的,指甲都快扣进肉里了,“出了奖南,不出两天,我就要全世界都知道,我在追杀你,大秦集团的保安公司会挂出我的悬赏,恭喜你,你在那里值一亿!”

  “咻——”比尔吹了声口哨,“我能为了这些钱毙了我自己吗?”

  “不能,”秦云贞冷冷地,“你一定要被杀死。”

  “这就是有钱人的好处吗?”比尔眼中闪着寒光,“是六爷先出手的,从来没有人敢杀我而不付出代价!谁都不行!”

  “这就是这个世界为什么会有战争的缘故吧,总是因为无法达成一致而产生矛盾,”秦云贞眼中有泪花,“我身边最亲的人都在奖南,而你亲手毁掉一个,就在我在的时候,每次我想跟别人妥协,换来的都是死亡和痛苦,比尔.钱德勒,从你开始,我不再妥协了,你和我,必须倒下一个!”

  “替我求求情!”比尔“可怜巴巴”地跟一边的凯丽说,“别一言不发,生死攸关哪!”

  “不关我的事,”凯丽无情地拒绝了,“这件事跟我没有任何关系,我来只负责一件事,查清开心与你是不是有血缘关系,秦总,你知道这很重要,关系到是不是有人可以成为董事会成员的大事,在没有完成董事会的委托前,你不能杀我。”

  秦云贞瞪着着她,刀子一样的眼神不放过任何一点儿蛛丝马迹,过了一会儿——“你走吧,”带着讥诮的表情,秦云贞说,“现在科技这么发达,你查个血缘关系还要这么久吗?直接去验DNA不就行了?”

  要是这么简单,还犯得上偷偷摸摸的?

  凯丽对这种羞辱没有表现出任何情绪,“我可以走了么?”

  “走吧,祝你成功!”秦云贞重新恢复了冷漠,“凡事三思而后行,大秦集团是一个有规矩的公司,破坏游戏规则的人要受到惩罚,没有任何人可以例外!”

  凯丽倒退着离开了,很快消失在黑暗里。

  比尔朝天举手,一副“天亡我也”的样子,“发发慈悲吧,我也是为了公司办事而已。”

  看J正U(版9\章R3节tG上酷匠网*B

  “今天的配额用完了,”秦云贞并不理会他的幽默,“下次请早。”

  说着,她自己拉开车门,钻了进去。

  谈判结束,战争开始。

  空气骤然紧张起来。

  立军解开西装扣子,拉开车门,眼睛不离比尔,余光不住扫视着其他方位,直到确定没有异常时,才慢慢钻进车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