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先生?”

  这声呼唤让开心回了魂,他转过头,发现白朗皱着眉,最后还是咬着牙坐到开心边上。

  “啥事儿?”开心没好气地问。

  马的,饭也吃了,歉也道了,你咋还不走?

  “听说你跟一帮小偷在超市门口起过冲突,是吧?”白朗好像非常清楚开心不待见他,所以说话的时候把姿态放低到开心没办法不听下去。

  “对,”开心没精打采地,“你儿子追妹子,眼瞅着英雄救美的机会不要,我就只好上了。”

  “呵呵,别提那个废物,”白朗呵呵笑着,“那帮小偷是一个绰号叫刀疤的小子从外地收来的,仗着心黑手狠,抢了不少的生意,还伤过几个人,因为小偷大都未成年,一出事儿,他们就拿没成年的顶包,所以就连警察也拿他们没办法,不过我听说前天晚上,刀疤手下那些祸害一个劲儿嚷嚷说要收拾你,然后——然后——”

  开心知道到了他装傻的时候了,“然后咋了?”

  白朗是谁,精的猴一样,马上就话锋一转,“可能是遭了报应了吧,突然就不见了,刀疤跟疯了一样满世界打听你的消息,这俗话说的好,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所以嘛——呵呵,你懂的。”

  “这么说你知道他在哪儿?”开心这回总算抓住重点了。

  白朗还是笑的贱了巴叽的,“这个——开先生——”

  “叫我开心就好啦,”开心听这个开先生听的都快恶心了,“说吧。”

  “这个——”白朗本来还打算卖个关子,看到开心脸色变了,赶紧步入正题,“开心先生,我呢,不当大哥好多年了,道上的事儿吧,我不好插手。”

  哦——难怪他这么不招人待见,开会的时候被人那通损,赶情是因为这个!他以前混过,不过那些非富即贵的主儿腿粗胳膊壮,只要不怕他混过的出身,鄙视他也就理所当然了,至于什么污染一类的事儿,哼!那票人不见得做的少!无非是找个好捏的软柿子罢了。

  那这样一来,那个盖理的人品就要重新评估了。

  哎呀,不管了!现在是要对付那个刀疤,对于这个家伙,一定要先处理掉才行,不然以后可能会把麻烦带回奖南去。

  “我不喜欢绕弯子,”开心直来直去,“我也没混过,而且最讨厌猜谜,有什么事儿你直说。”

  “好,果然快人快语,”白朗嘿嘿地指着面前的垃圾,“看看这里吧,这里就是我的地,以前呢,为了钱,是做了一些没头没脑的事儿,不是有那么句老话么?从哪儿跌倒的,从哪儿爬起来,我还想让大仁市的老百姓念我句好儿,可要是地归了大秦实业,我就一点儿翻身的机会都没有了。”

  “一个刀疤,换一块地?”开心斜眼瞅他,“你是不是觉得我年纪不大好糊弄?”

  “不是不是,哪能有这个意思呢,”白朗赶忙解释,“我的意思呢,就是地呢,归大秦实业,可是——由我来管理。”

  “马的,那不一样?”开心又不傻,“地归大秦实业,你继续在这块地上为所欲为?别说我干妈不答应,在我这儿就行不通,你没看到昨天为了保住一点儿科研机密把车都开海里去了,你要是还管着这儿,今后的改造不等于向你敞开大门了?其实种几棵树谁不会?像我这么种的,你可着满世界打听,能有一个跟我一样的,我跪在你面前磕头!被人学了去,我还怎么混?”

  白朗不咸不淡地回了一句,“这个——要是有我在这儿管着,刀疤这种不上台面的玩意儿就压根靠近不了那些树。”

  嗯?有点儿意思!

  开心想了想,“你能保证以后不出事儿吗?这些树只是个小试验,大头儿还在后面哪,这边的海边搞完了,大仁的海岸线可有一千多公里!可以搞生态防波堤的地方大仁边上至少有25处。”

  “我不敢保证一定不会出事儿,”白朗拍着胸脯,“可是要是有我在,保准儿大部分时间没事儿!”

  这口气可比警察叔叔牛笔大了,开心对他的认识再次提升了一个档次,他认真地看着白朗,“我不开玩笑,你最好也别乱承诺,我干妈更不是喜欢往眼睛里揉沙子的人,要是你搞砸了,我们都不用动手,开会的那些货先得把你踩在脚底下。”

  这是一次赌博,白朗深知这一点,他咬着牙,“交给我,你放心。”

  “我尽力给你推荐,”开心可不敢做秦云贞的主,“别抱太大希望,我还是头一次向她推荐别人,尤其我们之间还不熟。”

  “得咧,有您这句话就行了,”白朗笑呵呵地站起来,“哎呀,这冷不丁来海边一趟,空气还真是好啊……”

  好你妹!你闻闻这股子刺鼻的味儿!好在哪儿啊请问!

  俩人突然变得交情深厚起来,说着乱七八糟不着边际的话,连伊拉克战争都扯出来了,握手,拥抱,热络地告别以后,俩人两辆车,一左一右,开走,把现场的警察闹的摸不着头脑。

  坐垃圾堆里聊了几句,原来净扯这些?这俩货有病吧?

  ==============二十分钟以后,在大仁市的慈爱路,八字巷边上,白朗靠在劳斯莱斯车身上,花五块钱买了一份煎饼果子,乐呵呵地啃起来。

  三两口吃完以后,白朗钻进车里,在众目睽睽之下,开着一辆略有些豪华的车离开了这处老房子。

  几乎在他刚离开没多久,开心出现在了巷子口,左右打量了一下,盯着煎饼摊后面临街的一栋水泥二层楼。

  几分钟以后,开心带着杀气迈步上了二楼,停在靠楼梯的门口,上面的绿漆已经驳落的不像样子,铁皮也锈迹斑斑。

  开心正在犹豫是不是要踹门的时候,门突然自己朝外推开。

  一个光着膀子,阴郁表情的刀疤脸出现在面前。

  还真在这儿?马的你丫要不要这么轻松啊?

  刀疤脸也看到了开心,他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猛朝里面退。

  开心紧随而进。

  “唰……”

  光线骤然变暗,一道不引人注意的刀光闪过,开心抬手一挡。

  “咝……”

  一丝白光从小臂上闪过,胳膊上平白鼓起一块,表面看上去什么都没有,可是刀子只差一点儿才能划到胳膊上。

  开心左脚从下面向前踹去。

  刀疤朝后再退,撞在后面的饭桌上,发出“哐”地一声响,身子也一歪。

  开心抡起拳头,挥出一半的时候,左腿屈膝前撞。

  刀光再次一闪,刀疤手上的小刀又多了一把,拼着挨一膝盖也要废了开心,走的是两败俱伤的打法,看谁先退。

  可是开心没有退,膝盖重重撞在他的髋骨上,发出一声脆响的同时,一把刀插在他的胸口上,另外一把在脖子上重重地划了一下。

  “嘭——”

  开心的胸口和脖子突然“胖”起来,无形的东西再次挡住了刀子。

  刀疤没搞清楚是怎么回事儿,脸就痛苦地扭曲起来,朝后倒下去,撞倒了桌子,他想爬起来,可是失败了。

  m更Nz新√:最快;j上$K酷匠'‘网@

  怎么躲这种神出鬼没的刀子需要大量的练习,开心等不了,不过这件透明外衣还真是不错,自己拿菜刀往上剁的时候不觉得,现在看起来挺抗造的。

  “嗖……”

  一道寒光迎面而来,金泰只来得及抬胳膊挡了一下,就觉得有把刀正扎在小臂上。

  “嘭——”

  “当啷……”

  刀子掉在地上,开心这时才看到那把刀子长什么样儿,是一把挺漂亮的亮银色柳叶形状的刀,市面上绝对极少见。

  再抬起头,看着刀疤那张绝望的脸,开心笑的极为残忍,“哥们儿,带你奔向新生命好不好?”

  刀疤脸涨红着,脖子都憋出青筋了,“十八年后,老子又是一条好汉!”

  傻笔!

  开心笑眯眯地掏出水晶球,在刀疤还没弄明白这东西是干什么用的时候,就在一片黄光照射中消失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