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哟,疼啊……”开心咧着嘴夸张地大叫。

  才进了超市没多久,伊静就从刚才的震惊中反应过来,揪着开心的耳朵,跟训老公似的,“谁是你老婆?叫这么亲热,还牵着我的手?说!太不像话了!老娘还没成家哪!没有!”

  小宝不忘在旁边再补一暗刀,抱着伊静大腿,可怜巴巴的,“妈妈,别打爸爸了……”

  面对这个可爱的小家伙,伊静一点儿办法也没有,只好哭笑不得地松开开心,“滚远点儿!生气了!这么好的孩子,看你给教成啥样儿了!”

  开心厚着脸皮笑,“这不是看那小子缠的你心烦嘛,总不好上手揍他吧?虽然我很想这么干。”

  “不理你!”伊静知道他说的有理,牵着小宝的手,“走,不理他,我带你去吃好吃的。”

  一大一小,两条马尾辫甩着,一颤一颤的,开心一边揉耳朵,一边跟在后面,他喜欢女人扎马尾辫的样子,可漂亮了,不管长什么样都好看……

  才不到半个小时,伊静就跟小宝混的烂熟,俩人在前面跑啊跑,开心在后面追啊追……

  折腾了快一个多小时,三个人这才拎着大包小包地从超市走出来。

  “还是大秦实业?”开心问,“我送你吧,顺道的事儿。”

  “好啊,”伊静开心地跟小宝扬着手,“你换车啦?”

  “是啊,我叫他大嘴怪,”开心上脚随处一踢,在他踢的地方出现一道门。

  “走吧,上车,”小宝跳上去,把再次傻住的伊静拽上来。

  “天哪,你这什么车呀?车门随便开啊?”伊静好奇地探头看。

  开心也跟着上车,把一堆袋子随手一扔,“要的就是这股子随意劲儿,改天给你来一辆?”

  “不要,”伊静成大字型坐在沙发上,舒坦地呼气,“太难看了,我还是喜欢你原来那辆。”

  “那个多土啊,”有外人在,开心不得不委屈自己坐在驾驶座上,“要空间不要美观是我一惯的原则。”

  “你还有原则……”

  互黑开始。

  车子再次开走,只是这次后面跟了好几辆车。

  刚才抢伊静包的小偷不知怎么从刚才的群架上逃出来了,扔下一堆被警察叔叔请去的手下,窝在一辆灰色面包车里,指着开心的吐司面包车,“就是他,老大!会功夫。”

  一个刀疤脸探出头看看,手上奇迹一般出现一把刀,耍了几下,又突然不见了,下一秒又突然出现,在左右手之间灵活地转来转去,“这破车让他改的,跟条全麦面包似的,你们这帮小崽子真是欠教育,跟你们说多少回了,打架要齐心,我不管你们平常有什么矛盾,当着那么多人打群架,还特么是跟自己伙的,是不是我平时对你们太好了?”

  “不是啊,老大,”小偷诚惶诚恐地,“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我们一开始是并肩子上的,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几个兄弟跟着了魔似的,净照自家兄弟招呼,死活劝不住啊。”

  “那小子会特异功能吧,”刀疤脸随口说。

  “真的呀?”小偷一缩脖子,看样子还真信了。

  刀疤脸笑着突然拿刀朝他捅去,把小偷吓的一惊,离得近,根本来不及躲,眼看着就要捅他脖子上,刀疤脸刀子神奇地一变,刀把儿重重敲他脑袋上。

  “听着六子,”刀疤脸抓着他的头发,把小偷的脸扬起来,“我特么不管你平时怎么教育手下的,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要是弄不死他,你也别在道上混了,卷铺盖滚出大仁,再见到你我就宰了你!我胡老疤不收废物!”

  =====================大秦实业。

  还是那座堪称巍峨的大厦。

  伊静从车上跳下来,跟小宝拜拜。

  开心也厚着脸皮探出头,“哎,有空一定请我们玩,你可是这里的主人,我们是客。”

  酷匠f~网唯一正版fL,{9其8●他都是QU盗、3版》

  “没问题,”伊静笑着,“只是下次不准再说我是小宝的妈妈。”

  “妈妈再见!”小宝脆生生地喊。

  伊静的脸马上黑下来。

  开心一脸无奈地敲敲车厢,“这可不是我说的。”

  “嚓……”

  门关上,车几乎同时就开了。

  “呀,你不用——”伊静的脸变了,正担心开心怎么让车停下的时候,大嘴怪灵活地转了半圈,驶进机动车道。

  伊静不可思议地看着,“他没坐上驾驶座,车怎么开走的……”

  有好奇,有神秘,开心在她的心里留下了无可争议的印象。

  不管是什么吧,开心管不了那么多了,脑子里的时钟显示他只有47分钟了。

  还真是有点儿赶了,大嘴怪在车缝里左闪右躲,搞的喇叭声一片,外加各种问候直系亲属的骂声。

  直到再次看到大海,在滨海公路上,开心眼瞅着大嘴怪超过一辆红色法拉利,冲下便道。

  成群的海欧,如山的垃圾,开心几乎以一种投奔自由的感觉驾车扎进海边的一个垃圾山里。

  “哐……”

  车头没了进去。

  法拉利上被吓的不轻的小子惊吓过度地直起腰,朝着这边吼,“撞死你个龟孙子!”

  大嘴怪车底下开出一个小洞,一只手伸出来,扔下水晶球。

  小小的球滚了几圈,亮出黄光,一路朝着海水里沉去。

  还有两分钟,倒计时停止了。

  “呼……”开心擦了一把头上的汗,“麻麻的,以后不玩这么刺激了,小心脏哦,扑通扑通地跳啊!”

  四十多分钟以后,萨沙和伊万才姗姗来迟,但是尴尬的一幕来临了。

  伊万看看垃圾堆里的大嘴怪,又看自己的同伴,“怎么办?要去——救他吗?”

  萨沙正要加话,大嘴怪突然动起来,朝后退了一段距离,垃圾堆轰然倒下。

  “看样子他没事儿,”萨沙说,“我们只要守在这儿就行了。”

  “守在这儿?”伊万郁闷,“你傻了?我们呆在这儿干什么?这里除了垃圾还是垃圾,我们呆在这儿算什么?你见过这么明显的盯梢吗?”

  “算背包客吧,”萨沙强词夺理着,“在路边搭个帐篷之类的,不然怎么办?比尔一定要我们跟着他,你想被扣钱吗?”

  “真是个烂透的工作!”伊万嘟囔着倒车,驶下公路,在路的另一边扎起了营地,路过的车一脸这俩货有病的表情。

  开心在大嘴怪里看着挡风玻璃上两个白人在那儿特纠结地捂鼻子下车,脸上浮现嘲讽的微笑,“马的,等会儿再炮制你们!小宝!啊——”他张大嘴。

  小宝马上递过来一块卤牛肉。

  “嗯——”开心鼓着腮帮子用力嚼着,要多爽有多爽。

  海水在垃圾堆的另一边打着旋,像遇到黑洞一样无声消失。

  大仁市垃圾处理志愿者正在努力工作。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