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着朝霞,向着太阳,一望无垠的大草原上,驶来了一辆——大面包。

  是的,是面包,跟没烤好的吐司面包似的,车长有六米,要是交警叔叔看到,心里绝对有一万只草泥马狂奔而过,然而这辆车没有任何违章之处,它刚下线,证照齐全,哪怕有三米高的车身,奔行在地形凹凸不平的地面上时,仍然轻快中带着沉稳。

  4g酷匠网7R唯一正5.版c,HR其他#都…是+s盗版☆

  六爷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啪答……”

  不是下巴掉了,是他手里的手机掉在地上。

  “哈哈哈……”

  开心一下车就仰天长笑,跟神经病没两样儿。

  是高兴的,对,就是高兴的,车刚刚成形的时候他也傻了,虽然外形的确与他的想像差距略大,不过在听到黑洞系统为他解说的功能以后,他觉得自己赚了,还有更重要的一点,空间问题解决了,现在这辆车给他和小宝用太够使了,这样就不用整天提心吊胆睡在那辆豪华房车里了。

  那房车的确是大的可以,可是不安全,最起码不防弹,而且也不敢保证一觉醒来不会发现床前站个陌生人什么的。

  好吧这么一想的确挺可怕的,刚从破烂堆里挣扎出来的人,无论小宝还是开心,都显得有点儿缺乏安全感,没有条件的时候,他们自然没什么可说的,要是有了条件,他们首先想到的就是为自己打造一个安全的居住场所,其次才是舒适。

  “这——”六爷傻眼地看着,“这咋回事儿?怎么出去一趟就换了辆车啊?”

  “老头儿,你落伍啦!”开心嘻嘻哈哈地没个正形,抱着小宝开始转圈,“哦——哦——有家喽!我们又有家喽……”

  六爷等这俩小疯子安静下来以后,指着身后,“那不是你们的家吗?”

  “那不是我们的家,”小宝特认真的抢答,“那是我们的房子。”

  这问题有点儿略深奥,六爷却一下子就懂了,他有点儿怜爱地摸着小宝的头顶,“真跟个小大人儿似的。”

  “哎,让让,”开心不爽地把他挤到一边,“我老婆是你随便乱摸的吗?”

  “呵呵,”六爷没有跟他一般见识,“天儿也不早了,既然你没事儿了,那就早点儿休息吧,我先去你的房子里睡会儿?”

  “去吧去吧,”开心特大度,“我的家你就先不要进来了,这是我跟小宝的地盘,外人不得进入。”

  树林里再次安静下来,外面工地上也没有人闹腾了,那个这么谢总估计在家里要失眠了,当初拿下这工程本以为轻松加愉快地就把钱挣到手了,没想到是没有黑白两道找他麻烦,枪声加爆炸却足以让他整夜掉头发的了。

  把麻烦留给别人,让自己安逸地睡上一觉吧,开心头一次睡觉的时候打呼噜了,小宝比他还大声,还说梦话,可是后来她死活不承认。

  当第二天日上三竿的时候,太阳照在大嘴怪上,车顶连着阳面的车身突然变成了单向玻璃,阳光没有一点儿浪费地洒进了车里,却没有让车内的温度马上变得让人无法忍受,而是那种体感温度超级舒爽的感觉。

  开心眯着眼,手枕在头底下,哼哼叽叽地想赖床,黑洞系统却在此时给了他一个让他大好心情顷刻全无的消息。

  “垃圾处理厂停工,因为昨天你使用了近距离传送,能量多损耗30%,进入环境危机倒计时。”

  随后,一个好久不见的倒计时时钟出现在开心的脑海里,虽然上面还有16个小时多一些,可是开心是非常清楚的,这破钟根本一点儿不靠谱,下一秒没准儿就能归零。

  维修厂停了,传送功能也不能使了,生化合成工厂因为一直没有原料,也好久不用了,现在连垃圾处理厂也停了,不能再等了,哪怕秦枫的事儿还没完,也得赶紧去趟大仁,而且还要赶快。

  小宝刚刚洗完澡,从车里的浴室走出来,水气透过车体一点儿没浪费地循环进入了车下的一个水箱。

  这车——不要太安逸哦!

  天杀的,也不知道那块垃圾里有什么玩意,把大嘴怪改的跟房车越来越像,让开心不得不怀疑它的实用性,可别跟脆皮雪糕似的,一咬就掉渣,那要这辆车就没个蛋用了。

  走到车屁股那儿,开心敲敲车厢。

  “哗……”

  水声传来。

  一道门凭空出现,就好像本来那儿就有道门。

  开心蹦到地上,顺便把小宝也抱下来。

  “怎么关上呀?”小宝好奇地看着。

  开心抄起她的小手,“在这儿,对,就这儿,敲三下,说芝麻关门!”

  “芝麻——关门!”小宝根本没当真地学着喊,没想到伴随着一阵的水声,门真的朝中间合上了,再摸车厢的时候,就结实的好像从来没有门出现过一样了。

  “我的天哪……”小宝张大嘴巴。

  在她粉嫩的脸上亲了一下,开心牵着她的手,“走吧,这是咱的车,有的是时间研究,哎哟喂?老爷子,大清早吃烧烤,生活够好的啊?”

  六爷顶着一脑门儿油烟,乐呵呵地从土灶台前扬起头,“一会儿尝尝我的手艺!今天心情不错哈?老头儿改成老爷子了。”

  “嘿嘿嘿……”开心不好意思地挠脑袋,“人逢喜事精神爽嘛,再说我其实是个挺老实的孩子,从来没有口出恶言过。”

  “切……”小宝在一边又吐舌头又刮脸蛋。

  开心毛了,撸胳膊挽袖子,“你那什么表情?来来来,你过来,咱俩好好谈谈!”

  小宝撒丫子就跑。

  属于未成年人的晨练开始。

  六爷呵呵笑着看这两个家伙打闹,一种莫名的感动油然而生。

  含饴弄孙,承欢膝下,在他这个年纪,本该是这样的生活,而不是防身一人,生活在一个价格不菲的小院里,貌似这个城市里活得最滋润的老头儿,但是实际上他孤身一人,因为某些不能随便跟别人说的原因,他还得在某一天从墙头上跳出来,一大把年纪了瘸着腿为自己的老命拼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