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军从车后闪出身形,枪指向开走的车,却没有扣动扳机,而是嘴里“砰”了一声。

  再看他手上的枪,已经空枪挂机了。

  “唰——”

  就在这时,一道闪光飞射向那辆逃跑的SUV,虽然只是射中了车尾灯,可是却炸开一个大洞,整车被穿了个透心凉。

  “轰——”

  车子朝右一偏,照着护栏就冲过去,撞破金属护栏以后,栽下路基。

  立军吃惊地扭头朝白光的来源看去,正好看到开心着急忙慌的把什么东西往裤兜里塞。

  李进这时也从车后闪出来,看着被撞破的护栏,拍拍立军的肩膀,“好枪法,真不愧是特等射手。”

  立军无言地接受了这一夸奖,看着开心的目光惊疑不定。

  “没事儿了,”眼看着最后一辆车冲下去,开心拍拍车门,咧嘴笑起来,“呵呵,真爽,比大炮都好使!”

  就一枪,差点儿把整辆车打零碎掉,太爽了!至于害怕——嗯,怕是有一点的,谁也不是天生就不怕枪子儿,不过强大的DNA再加上格斗家训练服在水晶球内对开心进行的生死考验,开心早就非同常人,心理素质也早就过关了,挺过了最初的紧张,现在反而有点儿愉悦感,这种感觉很特别,它不同于任何的愉悦情绪,偏偏好像正好搔到心里的痒处,舒服的不得了,可能这种感觉就是某些雇佣兵冒着随时丧命的危险也要重回战场所追求的吧。

  秦云贞从车上有些狼狈地下来,第一时间就看到李进走到歹徒丢弃的车边,打出了一个安全的手势,然后就开始整理自己的衣服和头发,脸上的表情从一开始的惊惶变得沉稳,转变之快,让开心大喊佩服。

  “呜……”

  。更e新L最快Q上2V酷v匠网

  工地里传来发动机的嚎叫,一辆大铲车威武霸气地缓缓驶出来,差一点儿撞到房车,谢总从驾驶室里小心地探出头来,正好看到秦云贞朝他摆摆手。

  铲车停下来,谢总忙不迭地跑过来,“您没事儿吧,秦总。”

  “没事,”秦云贞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让您费心了,照常干活儿吧。”

  开心看到秦云贞这样表现的效果了,谢总稍有些匪气的脸上马上写满了敬佩,只差磕头认大哥了。

  “回去!回去!”他朝着工地里拎着锹和钢管出来的工人们喊,“都他马回去!马的,人家摆平了你们才出来,一群怕死鬼!”

  有的工人不满,“谢总,你也是刚出来,还躲在车上呢。”

  “艹!老子是总经理,不行啊?滚去干活儿!”在那工人屁股上来了一脚,谢总压低声音,“真特么牛笔,瞧瞧人家,要不人家当总裁呢,一个女人,刚才那可是枪战呐!看看人家的镇定劲儿,高人哪……”

  高个屁!你没看刚才跑的那狼狈劲儿!开心偷笑,从地上站起来,弯腰看里面还有点儿惊魂未定的小宝,“没事儿吧?”

  “没……事,”小宝可没那么好的心理素质,哆嗦的不像样了,开心赶紧上车,抱着她好一通安慰。

  立军走到冲下路基的车边,愣愣地看着上面的尸体,焦糊味儿直冲鼻孔,后座两个人的位置坐的不太好,一个没了半边脑袋,另外一个左半边身体都没了。

  “怎么样了!发什么呆啊?”李进在路上不满地叫。

  “哦,”立军这才回过神儿来,手脚并用地爬上去,“走吧,全死了。”

  “呼……”

  车上漏掉的油跟电火花碰在一起,燃起了冲天的火焰。

  车都被打坏了,要不是房车上一个人都没有,现在也变成马蜂窝了,就这样车尾灯也被打碎了,开心有点儿心疼地摸着,秦云贞在后面拍拍他的肩膀,“算了,没多大点儿事,大不了我再给你买一辆。”

  “还买什么,这就挺好,”开心突然有点儿不好意思,“那个——谁知道这玩意儿怎么开?”

  马的,车技太久不用,都有点儿生疏了,有时候科技含量太高的车坐的时间久了也不好,好多本事都退步了。

  “我来开吧,”秦云贞笑着说,“正好去看看你的新家,整个植物园都是你的家,连我都没有这个待遇。”

  马上回市区是不太可能了,现场也就开心的车能用,八个保镖几乎人人带伤,有一个躺在路边,眼看着是不行了。

  看着房车细致地倒车,开进大门,秦云贞把方向盘的手稳健亦如一个多年的老司机,正指导工人干活的谢总佩服的不行不行的,“马的,我还以为刚才是装的,现在看,太牛了!”

  警笛的凄厉叫声终于响起,整个路段被封锁,一场奖南市很少见的超级大堵车开始。

  把房车安置在树林内,外面刚刚晒的人心焦的太阳暂时照不到这里的时候,秦云贞把车停下,跳下车,才走了没两步,好像被什么绊了一下,朝前抢了几步。

  开心连忙上前扶住她,猛然发现她的手是冰凉的,上面全是冷汗,“干妈,没事吧?”

  秦云贞刚才的镇定全不见了,靠着开心,“扶着我点儿,”说着,她勉强走到房车后面,倚着轮胎坐在地上,全无一点儿形象。

  “没事,”秦云贞抽动了一下嘴角,想笑没笑出来,身体也开始止不住地抖起来,开心顿时有些了然,看来刚才是装出来给人看的,她是后怕了,只是这反射弧略长啊!

  “我也是人,”秦云贞有气无力地,“刚才那种情况,我也是第一次遇到,不怕是假的。”

  小宝体贴地过来,坐到她身边,抓着她的手,轻轻地抚摩着,安慰着这个对她很好的妈妈。

  秦云贞拍拍她的小脑袋,正要说话的时候,随身的包里手机震天介响起来。

  秦云贞拿出手机,手止不住地哆嗦,手机居然掉在地上,她似乎在跟自己赌气似的,用力把头朝后面的轮胎撞,嘭嘭直响,用疼痛来让自己恢复冷静,再拿起电话的时候,手已经变得稳健,接听电话的声调就像刚才在外面的时候开心看得一样。

  “喂?麦尔斯市长,我很好,谢谢你的关心……”

  在这一刻,她又是那个大秦集团驻兰开斯特的总裁,霸气,自信,从容不迫,但是开心突然有点儿心疼,这个女人为了成功到底是付出了多大的代价啊!

  继警车到来两个小时以后,从市区内再度开出来一个长长的车队,无视警察封锁现场的规定,大摇大摆地开进工地。

  秦云贞大方得体地笑着从树林里走出来,与一众大佬们握手寒暄,获得了山一般的赞扬,只是开心却高兴不起来,他想保护她,做为一个儿子,保护自己的妈妈,不让她再经受这样的苦难,可他知道现在不行,只靠能打是不能保护她的,要赶快强大起来,只做个技术主管是干不了这些事的。

  秦云贞突然转过身,朝开心招了招手,开心有些愕然地上前,马上就得到了山呼海啸般的掌声。

  “令公子真是英雄虎胆!”

  “少年英雄!”

  “了不起!”

  “真想不到奖南还有如此英才啊……”

  在这些恭维和掌声里,开心诡异地没有觉得很高兴,也没有像往常那样撇开大嘴吹牛,他好像一下子长大了。

  秦云贞职业化的笑容里带着一丝欣赏,似乎在为开心的成长而高兴。

  新的保镖车队开到现场,再护送秦云贞进城的时候,排场就更大了,几十辆车组成的庞大车队几乎要用浩浩荡荡来形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