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午。

  九点钟。

  玛丽雅私立医院。

  一个专业的医护小组早已等候在检查室,这里有全套独立的设备,只为VIP客户服务,今天更是准备了一个精英团队在此。

  副院长秦立伟亲自带队,还有点儿紧张地整理着身上已经很干净的白大褂。

  门口的风有点儿强劲,四周都是高楼,高楼风呼啸着从医院侧室门外刮过,只一会儿的功夫就让里面穿着棉外套的医生和护士都冻的瑟瑟发抖。

  “我们一定要在这儿等着吗?”旁边一个小护士说话都不利索了。

  秦立伟斜了她一眼,“受不了?”

  “平常我们也不是没接过大客户,不必要搞成这个样子吧?”兴许是这名副院长平时待人和善,小护士并不是很怕他。

  “这个不一样,”秦副院长扭回头,他的手也冻的发白,“这家医院的80%投资都是她注入的,没有她,就没有玛丽雅医院。”

  又过了五分钟,一个由六辆车组成的车队在警卫的指挥下,拐了进来。

  前面的五辆车显得很霸气,里面冲下来的保镖也训练有素,众人甚至一眼就把被挡在中间的秦云贞认出来,跟电视上比,她本人似乎——秦立伟的嘴角也有点儿抽搐。

  秦云贞刚一下车,就马不停蹄地朝着后面跑,这时候才有人注意到有一辆黑色的轿车跟在后面,从车上下来的赫然是两个并不稀奇的半大孩子,哦,那个女孩儿很漂亮,那个男的嘛——有点儿矬,不过看多了会觉得挺顺眼的。

  秦云贞搂着这两个孩子,像是母亲对待自己的儿子和女儿,嘘寒问暖地走过来。

  “秦总,”秦立伟上前一步,脑袋可能是冻的有点儿僵,“哪儿不舒服?”

  “不是我,”秦云贞带着笑容,“是这个丫头,帮着检查一下,她前些天还不会说话,今天突然会说话了。”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秦立伟不敢怠慢,可是看着这三个四肢健全的货,又不知道该怎么处理,扶进去?那也太狗腿了,作为一个受过多年高等教育,又出国深造过的医生,他自问做不出这种举动来。

  一行人跟着,走安全通道,进入专门为大客户准备的电梯,考虑到排场的问题,电梯的空间很大,快二十个人挤进去,也才刚刚好。

  开心能感受到来自背后的好奇目光,虽然他们没有交头接耳,可能想像,等他们走了,关于他们的话题可以延续一整天。

  顶楼的检查大厅拥有目前世界上最先进的医疗设备,开心虽然也是见识过外星文明的人,可是刚进来甚至都不敢走路,他甚至在地上看到了自己的倒影,这已经不能用干净来形容了,简直是变态般的整洁。

  开心手里的手突然有点儿发凉,小宝乱紧张地看着开心,可怜巴巴的样子好像随时会哭出来。

  “一起进去吧,”秦立伟很体贴,“要是害怕,你就一直握着他的手。”

  “胆小鬼,”开心刮小宝的鼻子,“这么点儿事也害怕。”

  小宝很不爽地晃身子,可是感觉自己的身边很有依靠,紧张感少了很多。

  秦云贞一直把他们送进检查室,隔着透明玻璃,看着里面。

  秦立伟走到她近前,“大姐,你变了。”

  里面的小宝正跟开心范别扭,要换病号服,小宝突然开始后悔开心在边上了,结果开心只好回头,朝玻璃窗外的秦云贞一摊双手,一脸的无奈。

  “哦?”秦云贞笑着朝开心挥手,“哪儿变了?是不是变的更像人了?”

  Y酷匠z@网u:正L版W首f发4

  “家族里像人的都活不长,”秦立伟撇着嘴,“大姐,你跟我不是一个妈生的,可你比我亲妈都亲,离开那儿吧,凭你的本事,到哪儿不混口饭吃,干嘛在那种鬼地方整天打生打死的。”

  “我不像你,”秦云贞回过身,不让自己突变的表情吓到里面的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运,只有那些自以为是的人才会觉得自己可以掌握自己的命运,其实从出生开始,我们就都注定要走已经被安排好的路,我试着反抗过,结果我失去了全部,爱情,没有见过面的儿子,一切,那曾经是我的所有,就因为我没有按照命运安排好的路走,我失去了他们,他们本该幸福的活着,偶尔有点儿小争吵,至少会活着。”

  “大姐,”秦立伟担心地看着她,“别把担子全压在自己的肩膀上,太苦了,人会疯的。”

  “我没事,”秦云贞摆摆手,“没事,每个人都有弱点,每个人都有,要是能克服,那就不是弱点了,你说对吗?”

  “唉,”秦立伟长叹,“要是有来世,说什么也不生在富贵人家,背后的辛酸,谁会懂啊——”

  “叮——”

  正在感慨的时候,电梯门打开,里面走出来三个人,当先一人正是晚宴时看到的秦枫。

  秦立伟突然感觉到一丝寒意,他瞥眼看过去,原来还很感伤的秦云贞马上变成了一件最危险的武器,出鞘的利剑一般,瞅着来到近前的秦枫。

  秦枫皮笑肉不笑地,“小姑,听说我那表弟出了点儿事,做侄子的来探望一下,没死吧?”

  “把腰弯一下,”秦云贞冷冷地说,“我不喜欢跟别人仰着头说话。”

  秦枫的脸色微变,可还是忍下来,把腰弯下来,“小姑——”

  “啪——”秦云贞抡起胳膊就是一巴掌削他脸上。

  无名指上的戒指一下子在秦枫的脸上划了一道血印子。

  后面两名保镖作势要上前,秦立伟此时也不再是刚才那个谦谦君子,“滚!你们算什么东西!我们的家事轮到你们管吗?”

  秦枫一抬手,阻止了后面的保镖上前,擦了一把脸上的血,眼中杀机四伏,“小姑——”

  “啪——”秦云贞又是一记耳光抽在他脸上。

  秦枫闭嘴了。

  秦云贞瞪着他,眼中是吓人的疯狂,“再有一次,秦枫,再有一次,我杀了你!”

  哪怕秦枫是那么让人害怕的人物,此刻也被秦云贞的眼神吓到了,“想必小姑是有什么误会——”

  “滚——”秦云贞怒吼。

  “啪啦……”一个护士被这突然而至的怒吼吓的把手上的托盘掉到地上,人都被吓酥了,倚着墙角直哆嗦。

  秦枫此时依然不甘心地顺着玻璃窗朝检查室里瞅了一眼,正好看到开心朝他一手竖中指,一手狠狠地从自己的脖子上划过。

  最终秦枫还是离开了,带着怨毒,还有眼中闪过的残暴。

  得是什么样的父母才会养出这种牲口式的人物来?开心是想不到,就像把小宝推下垃圾山的那些小兔崽子,他们的爹妈就是一群比他们还牲口的东西。

  秦云贞胸口剧烈起伏着,直到秦枫消失在电梯里,她才抚着胸口,靠在墙上。

  秦立伟在一边轻声地安慰着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