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好程序并不复杂,主持人问了几个不痛不痒的问题,又给秦云贞敬了茶,仪式就算完成了。

  嘉宾的掌声也毫不吝啬地响起。

  开心却有些茫然,他并不理解为什么曾碧裳好像得了大奖一样,兴奋的脸泛红光,也不明白台下的宾客里偶尔抛来的羡慕嫉妒恨的目光是为了什么。

  这个干妈也许挺有势力的,可傍上这棵大树,就真的这么了不起吗?开心很想说,你们已经有了比我还要好得多的生活了,还在羡慕个什么劲儿啊?

  秦云贞和曾碧裳下台以后很快就被宾客们包围了,开心懒得凑热闹,就领着小宝朝着二人预想中的美食杀去。

  这里也没有让开心失望,法式小点,水果,蛋糕,精美不说,味道也是复杂的让人一闻就心情愉悦。

  开心拿起一块插着樱桃的小蛋糕,“来,小宝,张嘴,啊——”

  “啊——”小宝听话地张大嘴。

  开心一把把蛋糕塞进她本来就不大的嘴,奶油糊了一嘴。

  两人相视而笑。

  “哼!土包子!”

  身边刻薄的嘲讽让开心扭转头。

  是个特漂亮的女人,化着浓妆,穿的晚礼服是火红色的,蛇一样瘦长的小脸,尖下巴,身材还不错,就是表情有点儿讨人厌。

  “让让——”她不客气地把开心挤到一边,拿起一杯红酒,“当心噎死你!”

  小宝害怕地去牵开心的心。

  开心突然笑了,这让那个女人有些诧异,“有病吧!”

  说着,就在她转身挤出笑容跟远处的好友打招呼,正要往前走的时候,开心在后面照着她的翘臀就是一大脚。

  “哎哟——”

  伴着一声惊呼,这个蛇精美女以五体投地的伟大姿势朝前抢了几步,趴在地上,半边裙子还盖在头上。

  离得最近的几个男人马上把眼睛狠狠盯在上面。

  “哇,里面居然没穿,太不像话了!”

  “马的,你盯着看不是更不像话?”

  “你妹,你也看了呀!”

  “……”

  这就是有钱人?也不比那些土豪高档到哪儿去!

  很快就有人看向这个女人后面的开心,谁都不傻,眼尖耳朵灵的早就听到个大概,跟身边的同伴低声耳语着。

  几个年轻男女连忙跑过来,把那个蛇精病扶起来。

  “你——”蛇精病回头一眼就盯上开心,“你干嘛踹我?”

  “没有呀,”开心无辜的跟路边小学生一样,“我就在这儿站着,你不能有事儿就赖我吧?再说谁看到啦?谁?”说着还左右顾盼,似乎在找人证。

  谁又不傻,这时候做个屁的人证,连在餐台边的服务生都在事故发生时一人端起一个盘子窜到宾客中装忙去了。

  这都是大爷,得罪哪个都不好受。

  “你?”蛇精女大概也是气蒙了,指着开心,脸憋的通红,但是她也不傻,正在失去理智撒泼和保持冷静不要失态之间挣扎。

  开心一脸无辜地摊摊手,回头跟小宝扮了个鬼脸。

  小宝一边舔嘴边的奶油,一边傻笑,似乎只要开心跟在她身边,她就总是开心的。

  “哼!枫哥——”蛇精女眼看着就要忍下这口气的时候,眼见着一个端着酒杯缓步走来的年青人,脸色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带着哭腔转头扑向他,“你看他呀,就算是秦总的干儿子也不能这么欺负人吧——”

  来人身材高大,有一米八的个头,方脸,穿一套浅蓝色西服,系着一条紫红的领带,其实看着有些英武之气,就是眼角眉梢的一抹邪气让这人看着这么让人不舒服。

  他一把把投进怀里的蛇精女推开,显示着这个女人在他心目中的地位也不是很高。

  在他出现的地方,周围看热闹的人赶紧让开,避之唯恐不及的样子,好像这个男人就是恶魔,离得近了都会倒霉。

  来到开心对面,他居高临下地看着开心,眼中射出逼人的寒光。

  开心眼睛微眯,不遑多让地回看着他。

  论身高,开心完败,论气势,开心从没怕过谁,换作以前,他也许怕很多东西,可是自从得了黑洞系统和水晶球,各种不可思议的事情见了不知多少,还有什么人是比这些奇奇怪怪的事情还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呢?

  这个男人显然也对开心的表现大感意外,不过他一看就不是轻易认输的人。

  “跟我的女朋友道歉,”他说话的声音有些沙哑,牙齿在说话的时候在嘴唇间微微露出,好像野兽一样,“我当这事没发生过。”

  酷K匠网Vu永C久Vd免)v费.?看@小*说

  “我要是说不呢?”开心反问。

  枫哥朝着小宝看去,眼中淫*邪的目光一闪而过,“别以为有秦总罩着,你就不会有意外,这世界上有很多意外的,。”

  “我等着,”开心火上来了,威胁他可以,威胁小宝不行!

  “很好,”枫哥突然用舌头舔了一下嘴唇,好像要发起进攻的狼,“记着你的话,活过今晚,你可以跟别人说你让我秦枫栽了面子!”

  说着,他仰头喝干杯里的酒,转身离开。

  他走了,开心可没打算放过他,拿起桌子上的一个装香槟的高脚杯,照他后脑就飞了过去。

  “啪——”

  酒杯碎的非常彻底。

  秦枫回转身,满脸的不相信,血从他的后脑上流下来。

  这么大动静,满场的宾客都一下子静止了,他们目瞪口呆地看着这边,似乎比秦枫更不敢相信现在发生的一切。

  在这么多人的注视下,开心朝着秦枫的鞋上吐了一口唾沫,然后挑衅地看着他。

  “哎哟,枫哥,你受伤了……”一边的蛇精女率先反应过来,跑过来献殷勤,又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秦枫用手抹了一下后脑上的血,拿到眼前看了看,出乎所有人意料,他居然用舌头舔了一下,接着,他的眼睛里蒙上一层红雾,噬血的光芒从里面流露出来。

  “秦枫,”一个平静至极的声音从他背后响起,“你想干什么?”

  秦云贞。

  秦枫眼看就要发作的表情瞬间消失不见,“没事,在跟我们秦家的新成员联络感情,小姑。”

  “哦,”秦云贞走到开心身边,看他俩没有受伤,安抚性地抚摸小宝的头发,“感觉如何?”

  “有血性,”秦枫突然笑起来,笑的瘆人,“够资格做秦家的人!哈哈哈……”

  一边笑,一边再次推开扶他的蛇精女,转身离去,很有些豪侠的风范。

  开心眼看着这个高大的身影离去,心中却隐约觉得这事儿还不算完,而且绝不是简单的为了面子……

  “不用管他,”秦云贞弯腰在开心耳边低声说,“那个杯子——砸的很漂亮!记得下回用酒瓶。”

  呀?

  开心大感意外地看她,秦云贞突然淘气地眨眼睛,一点儿不像刚才还端庄大方的贵妇人。

  一股暖流涌上开心的心头,莫名的情绪纠缠着他,很舒服,很温暖,很有依靠的感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