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夜。

  奖南最豪华的新奇丽酒店安保森严。

  警卫比客人还多,不时有一辆牌子都很陌生的汽车驶来,酒店大门前的红毯上如同来了大明星一样,闪光灯不断。

  珠光宝气的贵妇,风流倜傥的帅哥,每一个人都带着特有的高傲还有得意,彼此相谈甚欢,面对外人的时候却又矜持冰冷。

  也许不是刻意,也许这就是兰开斯特特有的风景线,这里不只是多民族多国家的杂居之地,也是不同肤色不同脸孔的交汇之处,在这里,只要时间长了,几乎什么样的人都能看得到。

  开心并没有参与到这个盛大的出场式中,他把车径直驶进地下停车场,秦云贞正亲自等在那里。

  “跟我来吧,”看到开心,秦云贞并没有多话,很自然地牵起开心和小宝的手,“还有半个小时就要开始了。”

  K酷Q◎匠h网Q唯一Q正I版,…D其a他都r¤是Y~盗版I

  电梯升到二楼,这里几乎被警卫封锁了,电梯间的电梯只有这一部可以随意通行,宽大的走廊里排着两排可移动的衣服架,上面摆满了衣服。

  一个看起来娘们儿兮兮的男人穿着一身的彩色鸟毛,用挑剔的目光看开心和小宝,根本没把秦云贞当回事儿,抱着肩膀,看得开心直发毛。

  小宝也特别不安的拽紧秦云贞的手,可能是觉得不太安全,又跑到开心边上,搂着他的胳膊。

  就在开心打算挽袖子捧他丫的时候,这个鸟毛男朝后退了两步,都没用眼睛看,就从左边的衣服架子上抽出一套上衣,又接着退了几步,从另一边拽出一条裤子,交给一边的助手,“去帮这个排骨小子换上。”

  排骨小子?开心指着自己的鼻子,眼睛里冒火。

  秦云贞轻轻拍拍他的背,“别介意,利平就这德行,快去换吧。”

  马的,看你面子,老子忍了!

  开心看着那个女助手手里提着的银灰套装,看不出来比自己的大方格衬衣和牛仔裤好多少。

  相比看到开心的死德性,利平看小宝的样子就和善多了,不过尽管这样,小宝对这种奇形怪状的男人还是充满了惧怕,紧紧抓着秦云贞的手,一个劲儿往后躲。

  利平翻了个白眼儿,“我讨厌孩子,”嘴上这么说,挑出来的裙子却正衬小宝的样子,哪怕还没穿上,连秦云贞都看着漂亮,“嗯,不错,不愧是国际知名的服装设计师。”

  “看在钱的份儿上!”利平冷冷地说,“别想让我给你设计出场服饰,你这个时尚恐怖份子!”

  秦云贞淡淡地笑,一点儿也不在意,“穿什么对我来说不重要,是件衣服就行,因为有我在的地方,我就是时尚和品位!”

  寥寥数语,显示出强大的自信。

  “这就是我最讨厌你的地方,”利平恨恨地掐着兰花指指着她,“每次你不管穿什么就是那么得体!我们走!”说着拍拍手。

  几个助手马上从角落里冒出来,推着衣服架子开始撤退。

  秦云贞似乎已经习惯了这个鸟人的怪脾气,“慢走,机场的私人飞机还有一个半小时就要起飞了,要是错过,就得再多等四个小时。”

  “哼!”利平很女性化地跺脚,“每次都这么赶,挣你的钱真是没一点儿轻松的时候。”

  “呕——”开心刚走出来,看到这一幕,马上作呕吐状。

  利平把他当空气一样走进电梯,电梯门快关上的时候,才狠狠朝开心比了个中指。

  “我?”开心怒了,撸起袖子就要冲过去。

  秦云贞赶紧拽住,“好啦好啦,别跟他生气,这个家伙就是这个死样子,来我看看,嗯,帅了不少!”

  “是吗?”开心得意了,提提裤子,“我其实也这么觉得,唉,天生就是帅,怎么也没办法。”

  “呵呵呵呵……”秦云贞一边轻笑着,一边小心地整理着他本来就已经很整齐的西装,尺寸合身,就好像为他定做的,连裤子的长短也恰到好处,风格虽然简约,却贵气十足,开心虽然经历了DNA改造,又勤于锻炼,身材却还是那个样子,瘦了巴叽的,看不出有什么特别的,可这一身衣服上身,整个人有了点儿翩翩佳公子的范儿。

  可是等小宝出来的时候,一切就又不同了,开心只是转头看了一眼,就禁不住呆住了。

  白色的百褶裙,漆皮鞋,明明是公主的装扮,却又有一种清新脱俗之感,含苞欲放的荷花,正是此时最佳的形容。

  秦云贞目光闪动,都说不出话来,似乎已经很久都没有欣赏过这样的美景了。

  “走吧,”她借着转身的时候,抹了抹眼睛,“得准时才行,上面的人不是很有耐性,虽然他们平时也没什么事可干。”

  开心绕着小宝转圈,“死了死了,小宝啊,你怎么能这么漂亮呢,我可怎么办呀,你可不能跟别人跑了呀……”

  小宝无声地笑着,脸泛着红晕。

  两人打打闹闹地跑进电梯,突然感到秦云贞的脸色有点儿古怪,好像有点儿心事重重的。

  电梯门缓缓关闭,开始上行,他们要前往顶楼。

  “您——不舒服?”开心担心地问。

  “哦,没有,”秦云贞整理了一下身上的米色晚礼服,“开心,一会儿上去以后,请你们看另外一道风景,别太失望,也别生气,就当是在培养自己的修养,把他们当成一群动物。”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开心听着发蒙,“那些人不都是有钱人吗?他们的衣服不能穿的比我还差吧?”

  秦云贞微微一笑,“你会看到的,有这样一句话,叫相由心生,不管外表多光鲜的人,他们都没有你和小宝这么好看。”

  “那是——”开心乐呵呵地搂着小宝的脖子,掐着小宝粉嫩的脸蛋,“咱小宝在我的眼里就是仙女,天上下凡专门来给我当媳妇的。”

  小宝边笑边不好意思地想从开心的胳膊底下逃出来,扭了几下挣不过,就干脆抱着傻笑。

  “叮——”

  电梯到了,27层。

  电梯门缓缓打开的一瞬间,秦云贞轻轻拍拍开心的肩膀,“是龙是虫,看你的表现了,别让我失望!”

  这一刻,霸气尽显,拍在开心肩膀上的手秀气白皙,开心却觉得如山一样沉重。

  “啪啪啪……”

  无数的相机闪光灯耀眼的好像激光枪一样,开心微微眯起眼睛,小宝干脆哧溜一下溜到开心背后,把他当成了挡箭牌。

  秦云贞牵住开心的手,跨出电梯,开心下意识地把小宝从后面揪出来。

  正在大厅里交谈的贵宾们自动闪到两边,露出一条通道。

  宽大的大厅走到最里面至少要二十多米远。

  音乐声起,远远的,主持人似乎是一个非常帅气的男人,他用似乎受过不知多少次训练的激昂语调,“女士们,先生们,让我们热烈欢迎此次晚宴的发起人,来自大秦集团的秦云贞女士和她的义子义女!”

  海啸一般的掌声响起,但是开心却明明白白地听到来自人群内的议论。

  “秦云贞这个老姑婆是不是更年期到了?收这么两个收破烂的当义子义女?除了那个小丫头还有点儿看头,那瘦的跟排骨似的小子是哪个垃圾堆里刨出来的?”

  我艹?

  开心毛了,扭头想找是谁说的,可是本来牵着他很柔和的手骤然收紧,那力道甚至让开心感到吃惊,这还是那个贵妇吗?

  秦云贞面色不改,突然停下,朝着人群里招招手。

  曾碧裳穿着一身黑色的蕾丝曳地晚礼服,在周围朋友祝福的掌声里来到秦云贞身边,挽起她的手,一起走向主持人的方向。

  表演开始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