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面的车让一让……”

  高音喇叭的声响吓的开心一个激灵,他猛地睁开眼睛。

  虽然一再提醒自己要小心,可是他还是睡着了。

  要不是外面看不到,他老早就被交警拦下来了。

  自动驾驶系统轻柔地转了一下方向盘,车子以一个最小的幅度扭转了一下,靠边行驶。

  一辆交警巡逻车开道,后面闪着灯的急救车呼啸而过。

  又往前开了一段时间,开心马上明白为什么这辆车这么着急了。

  两辆车追尾,一辆皮卡横在路上,另外一辆跑车整个车头撞进去。

  一个交警在仅供一辆车通行的距离内小心地指挥着。

  前面已经堵了长长的一溜儿。

  水滴形的汽车挤在这长长的车流里并不算起眼儿。

  水滴型本来就是地球上到目前为止最为成功的克服空气阻力的设计。

  看多了各种汽车的交警并不是很在意,唯一让他有点儿惊奇的是开心的车就连前挡风玻璃都是单向设计。

  “傻笔……”他嘀咕了一句,指着开心的车。

  开心赶紧把安全带系在身上,把侧面的车窗摇下来。

  交警适时地歪了一下头,没有发现里面的异常。

  开心此时没有任何违章的行为。

  没有抓到违章,这让交警有点儿不爽,他摆摆手。

  开心如蒙大赦,因为这货没有追究他过于年轻的脸,哪怕他是有驾照的。

  可是就在这时,一个女人的倩影拿着手机,拎着皮箱,穿过车流,一瘸一拐地跑到一边的应急车道上。

  膝盖被磕破了,流了不少的血,脸上也有血,救护车停在应急车道上,一个护士赶紧把她扶过去处理伤口。

  开心的眼前一亮,放慢了车速,马上引起后面司机的不满。

  顶着不停地喇叭声,开心把车停在了救护车前面,打开车门,“伊静!”

  正疼的直掉眼泪的伊静听到声音,抬起头,一时有点儿蒙住。

  开心小跑着来到近前,“我呀,不认识啦?你的课本还是我买的哪。”

  “哦——哎哟……”伊静想起来了,随后疼的直皱眉。

  “忍着点儿,”护士训着,“年纪轻轻的,怕什么,看你以后还敢不敢乱搭车了。”

  “这是怎么搞的啊?”开心看另一边的事故现场。

  一个人正在被盖上白布,抬上担架。

  “刚找了份工作,嘶……”伊静抽着冷气,“要在两天之内赶到大仁去,只是没想到——跟别人拼的车这么不靠谱,现在可怎么办呀……”

  说着眼泪就掉下来了。

  开心拍着胸脯,“多大点儿事啊?坐我的车!”

  “你的——”伊静抬起泪眼,这才发现前面停着一辆车,“你——的?”

  “那还用说嘛?”开心拽过她的包,“来,跟我走吧,护士,处理的怎么样了?”

  “行了,”护士缠上纱布,“找时间去医院换一下药,赶紧走吧,真是要钱不要命……”

  也懒得跟她啰嗦了,开心一手提着箱子,一手拉着伊静的手,“还能走吗?”

  “能!”虽然已经一瘸一拐了,可是伊静还是坚强地拖着腿朝前走,“谢谢你,你也要去大仁吗?”

  “嗯,去办点儿事,”开心用力拍了一下后备箱,后备箱自动弹了起来,“你现在这个样子,还要去报到吗?”

  “得去啊,”伊静带着哭腔说,“那儿给安排宿舍,要是错过了报到期,我就还得找地方落脚,好惨的。”

  开心没觉得哪儿惨,有他以前惨么?

  打开车门的瞬间,开心压低声音,“关闭智能系统!”

  “唰……”

  挡风玻璃上面显示的全部数据马上不见,恢复成普通的玻璃。

  “你说什么?”伊静以为他在跟她说话。

  “哦,没什么,”开心坐进车里,把车门打开。

  伊静坐在后座里,把伤腿平放在车座上,舒服地哼叽,“谢谢你,开心,要不是你,我可真没办法了。”

  “不客气,”开心豪气地,“我还在看你的书,你的字写的好漂亮,笔记记得也特棒,那——”他拿起储物箱上面的书晃了晃,“现在有空就拜读一下,收获不小!”

  伊静惊奇地瞪大眼睛,“呀?你真的在看——我以为你只是为了跟我套近乎的……”

  “这什么话?”开心不爽地,“我是那种人嘛?我这么好学的孩子,再说我有老婆了,我家小宝不知道比你漂亮多少。”

  伊静好看地吐了吐舌头,“那你老婆怎么没来呀?”

  《;酷_k匠网正版/#首发

  开心大手一挥,“男人办事,女人照顾家里就好啦!”

  “那她多大了呀?”伊静看着开心。

  “今年该十岁了吧——”

  “扑——”开心还没说完,伊静就笑喷了。

  今夜注定无眠。

  雷蒙大厦的十五层灯火通明。

  这里是大秦实业包下来的写字楼,这里的几十号人正在为标书的筹备进行最后一轮努力。

  秦云贞此时从电梯里走出来,让里面正忙碌的员工一时有点儿愣住。

  秦云贞面无表情,这一刻,她不是那个在开心面前笑意盎然的大姐,冰山一样的面庞,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质,还有那双眼睛里的睿智,形成了一股难以抗拒的气势。

  她来到一个脱下西装,把袖子卷到胳膊肘上的中年人那里,递给他一份文件。

  “容克,把景观大道也加到标书里。”

  中年人愕然地接过文件,“总裁,我们不可能赢得那一块儿的投标,奖南本地有一个富华公司——”

  他说到这儿,话停住,看了一下文件,他重重地拍了一下巴掌,“太好啦!总裁,收购了这个公司,我们至少可以在随后的七城市大改造中多赚24个亿!”

  “重新定预算表,让员工们多辛苦一下,”秦云贞淡淡地说,“完成这次招标,你组织一次员工度假,去马尔代夫,玩一个星期,这里所有人,吃住玩,全都由公司报销,奖金另算。”

  “是,总裁!”容克响亮地回答。

  秦云贞点点头,目不斜视地转身离开。

  等她的身影刚刚消失在电梯里的时候,整个写字间爆发出震天的呼喊。

  “兄弟姐妹们!拼啦!”

  “拼啦!”

  “冲啊……”

  一个成功的企业,不管管理者是何许人也,他的手下都必须是一支虎狼之师。

  秦云贞在电梯里听到外面的呼喊,不为所动,只是拿出手机。

  桌面上是一张合影。

  她和开心的合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