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时39分开心驾车驶离了垃圾站。

  他对所有大仁的了解全部来自于老破烂王的叙述,到底对不对,他完全不知道。

  事实上,等真出发的时候,开心有点儿慌。

  因为他从来没有出过奖南。

  这是一件挺扯蛋的事儿,开心都快二十了,没有踏出奖南一步,好多街道他都还来不及熟悉。

  也可能根本就不想熟悉吧。

  开心启动了自动驾驶系统,看着自己的车驶进交流道,上城际高速。

  车流如织。

  今天是周五,明天就是休息日,不少奖南市人已经制定了周末出游计划。

  经过一辆奇瑞车的时候,看得到里面的一家三口正各着音乐大声唱着。

  爸爸开车,妈妈和小孩儿在后面打拍子。

  车速不快,也没法儿快,不时有好车踩油门轻松超过。

  可是他们很快乐,爸爸起劲儿的吼着,歌声甚至能飘到开心的车里。

  开心的车无声地驶了个并排,跟开车的爸爸对了个眼儿。

  开心朝他竖起大拇指,那个人也笑着敬了个礼,继续自己的歌唱,自得其乐的样子让人格外地羡慕。

  开心超过了他。

  在没有测速监控的地方,他的车轻松飙出了一百公里的时速,离弦之箭一样把后面幸福的一家人甩在了老远的地方。

  什么时候自己也能有那样幸福的生活呢?有家,有老婆,有孩子。

  呵呵,他现在是有小宝的,还有家,可是好像就是不能像刚才那一家人一样乐呵呵地一起去度假。

  开心这才恍然记起,原来自己一直不算是融入到了社会里。

  他始终都游离在社会的边缘。

  照现在这个速度,还要两个小时零四十分钟,如果在没有测速仪的地方可以稍微的再多快一点儿,还能再节省一部分时间。

  可是开心不敢放松自己的精神。

  他开的是一辆车,一辆来自那波塔星球几百年前的多功能车,虽然它有很多先进的功能,也有这座城市很详细的资料,可是它毕竟只是一辆车。

  开心可不想闪进水晶球以后再出来是在废旧汽车处理场,他更不想让刚才那样的幸福家庭因为他没在车上而发生悲剧。

  盯着前面的路,把着方向盘。

  自动驾驶随时可以因为他的手动介入而中止。

  挡风玻璃倒后镜下方的位置准确地报着公里数,他输入的最终地点正越来越近。

  #)酷匠网{唯‘3一@正%r版,@其¤他都是盗版}E

  大仁市的垃圾场因为靠海边,曾经一度吸引了很多的海鸥,好多的旅游者和爱好摄影的人前往,留下了他们以为的美好。

  但是开心不觉得。

  垃圾就是垃圾,没什么美好的。

  而且那里一样有未知的江湖。

  险恶,疯狂,冷漠,那里有着像垃圾一样,不会让人心情愉悦的所有负面能量。

  跟垃圾呆的久了,人心也难免蒙上些许的尘土。

  因为富华公司收购了开心的垃圾站,奖南的垃圾处理中心已经连成了一片,那一片地方都是处理公司的产业,原来在这里的固有势力也只好搬走,而且那里的垃圾已经不足以让那些人生存。

  但是大仁不同,那里的一切还处在蛮荒时代。

  用蛮荒时代好像有点儿不太符合这个高速发展的社会,可是这就是真实存在的一切。

  在没有搞清楚状况前,一定要谨慎为上。

  ==================与此同时,秦云贞也在自己的酒店接待了一位特殊的客人。

  “六爷,您还是那么结实……”

  她的面前,坐着一个穿着绸布褂子,脚踩黑面白底布鞋的老头儿。

  他转着手里的两颗玉石球,嘿嘿笑着,“小丫头,还是那么会说话,哄六爷开心,偏我还就吃这一套,”说着,他递给她一个U盘。

  “年轻人的玩意儿,”六爷笑着,“能查到的,全在这里了,我敢说,警察查得着的,在这里,查不着的,也在这里,只是丑话说在前头,小贞哪,要是你拉我出来作证,我是不会认的。”

  “多谢您,六爷,”秦云贞一点儿不像个女强人,眼圈红起来,擦着快掉下来的眼泪,“我知道您担着风险,大恩不言谢,只当我欠您的,我都记在心上。”

  “不用说这个,不用说这个,”六爷叹气,“当初看着是多好的一对儿,唉——怎么,今天看着你觉得像的人了?”

  “还不能确定,”秦云贞有点儿矛盾,“我想去验一下DNA,可是我怕,万一真的是——他反而会有危险,现在家里不太平,他一个小孩子,我是真护不住。”

  “大户人家是非多,”六爷了然,“跟江湖一样,家大业大,什么阿猫阿狗的都想要两块骨头,哪怕没有肉,放在嘴里嚼着也觉得香,行了,我走了,这人老喽,运动多了吧,累,运动少了吧,还长肉,有时候啊,自己都觉得自己招人烦……”

  “哪能呢,”秦云贞陪着笑,“您是越老越金贵,不知道多少后辈想听您一句话还等不来呢。”

  “嘿嘿嘿……”六爷的笑声里透着愉悦,“这话我爱听,你这丫头,啥时候说话都这么中听,唉——可惜喽,真是可惜喽……”

  等送走了他,秦云贞到洗手间洗了把脸,把“请勿打扰”的牌子挂在门外的把手上,然后锁上门,坐回到套房客厅里的沙发上,打开笔记本,有点儿颤抖地把U盘插在上面。

  慢慢地——泪水从眼中滴落,她拼命捂住嘴,不让哭声从嘴里传出来,只有肩膀的耸动显示她在经历怎样的痛苦。

  过了很久,她关掉电脑,站起来,走到窗前,点燃了一根烟。

  她没有抽,只是用手指夹着,任由烟雾把她的脸藏起来。

  “到底是谁干的?”她突然自言自语着,“你?你?还是你……”

  虽然她面前的窗户上什么都没有,可是却好像一个液晶屏幕一样,闪过一张又一张脸。

  无端的猜测是不会有结果的,所以她很快放弃了,只是脸上的肌肉在不断地抽动。

  “别让我查到,求你们了,别让我查到,你们可以毁了我的生活,可是不能草菅人命,我会报复的,一定会报复的,不管你是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