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板!”

  “干啥?”

  “卖黄金!”

  “有身份证吗?”

  “卖黄金还要啥身份证咧?”

  “有没有吧?”

  “没得。”

  “出去!”

  “哦——”

  在奖南市区最繁华的商业街——兴华步行街上,才找到一家金店,说了没几句话,开心就被撵了出来。

  站在大门口,开心恨恨地低声嘀咕,“马的咧,狗眼看人低的玩意儿!等老子发达了,一准儿要你好看!”

  他还真是冤枉了人家。

  作为正规经营的金店,收金饰是一定要登记身份证的,不然万一是贼脏,警察找上门,别说生意不用做了,还要惹官司。

  不过要身份证更加难为开心,因为他是破烂王从垃圾箱里捡来的,户口?破烂王都没有,更别提他了,没有户口本,身份证就更别提了,再加上他穿的略寒酸,人家就算想冒险收东西也绝不会找他。

  站在步行街的正当中,开心转了一圈儿。

  高档服装店,洋快餐,西餐厅,连橱窗里的包都贵的吓人。

  金店应该不只一家。

  刚受到打击的开心说实话实在不想再进一家店去讨人嫌了,他也有自尊,找不自在的事儿能不干就不干。

  “要是我,我会推荐你去左前方第二家,”系统再次发声,拯救开心于水火。

  “为啥?”开心的小心脏有点儿受伤,正在给自己做心理辅导,闻言一歪脖子。

  “你刚才进的那家店生意兴隆,就在进门的功夫,收银台数钱都没在停的,摆明了货源、客源两不愁,对于黄金的来源自然卡的紧一些,左面挨着精品服饰店的那家,进去的人多,出来的更多,成交量接近于零,橱窗里摆的金饰甚至落了点儿灰,生意不仅一般,估计店员的工资都快发不出了,所以才产生了这种消极怠工的表现,这样的地方为了盈利,冒险精神会强一些。”

  “嗯,很好,”开心揉揉鼻子,提了提裤带,为自己再加了一把劲儿。

  要是那里还不行,他还真不知道该去哪儿。

  系统就在开心的大脑里,它马上就为开心提供了答案,“这里不行,你还可以去典当行,奖南市最有名的典当行有四家,不过不推荐,说不清来源的黄金,价格会被压的很低不说,一旦出售量过大,还会引起一些黑帮份子的注意,你不会想在这个时候惹到他们的。”

  开心打了个寒颤,他没见过黑帮份子,可是见过混混,那些人在他眼里是很可怕的,光是站在街上说话的样子都吓人,破烂王不只一次提醒过他,惹谁也不要惹到他们。

  推开店门的一瞬间,开心就知道系统说的有一定道理。

  站在门口迎宾的小姐根本理都不理他,只顾自己玩手机,柜台后面的店员一共也就两个,在那里聊天,至于收银台——压根儿没人。

  刚才进的那家店,人家不管他穿成什么鸟样,至少迎宾小姐还说了声“欢迎光临”的。

  开心刚进店就想转头往外跑。

  这气氛,还不如刚才那家店,完全无视他嘛!

  呆会儿可别报警抓我。

  来到两个聊天的店员前,开心鼓起勇气,“你们这儿,收黄金吗?”

  其中一个店员瞥了他一眼,“收,你卖啊?”

  “对,”开心已经做好准备闪人了。

  还好没把黄金从星球里拿出来,不然跑起来都不方便。

  这个店员长的是不错啦,就是眉宇之间有点儿市侩,不过她的回答大出开心意料。

  “在这儿等着。”

  说完,她在自己手机上滑了一下,敲了几个字儿,就又跟旁边的店员聊起天来。

  开心尴尬了。

  马的,行不行你给句话啊?

  过了几分钟,正当开心决定离开的时候,大玻璃门打开。

  一股醉人的馨香传来。

  开心扭头看去,呆住了。

  梳着整齐的短发,黑发中,露出几根银丝,两根细细的蚕眉在明亮的眸子上不时地耸动着,她有一个纤巧而又美丽的鼻子,笑起来嘴瓣儿像弯月。

  略显丰满的身材,曲线玲珑,淡雅的气质,开心除了想到女神这俩字儿,想不出别的。

  “碧裳姐——”店员们站直身体,礼貌地打招呼。

  “嗯,”这个女人也一一朝她们点头,“这么冷清啊,小静?”

  刚才跟开心说话的店员露出精明的表情,“是呀,碧裳姐,咱们的金饰太贵了,造型和质地又跟别家差不多,所以——”

  她看向开心。

  顺着她的目光,这个美丽的女人才把视线投向开心。

  开心已经傻了。

  “哦,是你这个小家伙——”女人笑,眼睛眯成弯月一样。

  “是的,碧裳姐,就是这位先生要卖黄金。”小静庆幸自己做了对的事。

  开心也回过神儿来,在大脑里下了一道命令,“往兜里转一公斤黄金。”

  原来毫无重量的塑料袋周围出现了一丝常人无法体会的波动,然后开心只觉手上一沉。

  成了!

  “我叫曾碧裳,”女人一点儿架子都没有,“你也可以叫我碧裳姐,不许叫我阿姨,不然我生气。”

  “嗯,”开心重重地点头,“碧裳姐,我还没把那件羽绒服还给你呢。”

  “你留着吧,”曾碧裳笑着说,“将来给你的女朋友,很不错的一件衣服,我才穿过一次,你哪儿来的黄金呀?”

  “收垃圾,在翻垃圾筒的时候找到的,”开心越说声越低,“在文苑小区,我不想交给警察,我——我需要钱。”

  曾碧裳的眼睛虽然含笑,却好像洞察一切似的看着开心,在开心就要低下头的时候,她忽然说,“嗯,我信你!小静,验货。”

  9最pl新1Q章节N上酷=~匠s网

  小静得到了指示,“好的,这位先生,请把东西拿出来看一下吧。”

  “哦——”开心把兜子放到地上,把里面的东西一样一样拿出来,放到柜台上。

  到底是些什么东西,他自己也不知道。

  一个碗,还有两个饰品吊坠,那波塔星球的人也不知道是不是有病,吊坠连链子带上面的饰品,差不多有半斤了,挂脖子上真不知道有几个受得了。

  小静的眼睛一亮,她看向曾碧裳。

  曾碧裳也是差不多的眼神儿。

  金碗没什么了不起,重点在吊坠。

  她们是内行人,这些东西的雕工明显不是人工,是机器做的,到目前为止,能用机器做出这么漂亮的东西,全国都不多。

  链子的圆环浑然天成,好像是用特殊工艺从一块金条上雕琢而来,吊坠的花纹非常复杂,好像是一朵菊花,在花的下面还有一行字,奇怪的笔画,不认识写的是什么,带着一种让人赏心悦目的美。

  看颜色,掂重量,看硬度……

  小静熟练地操作着,很快就抬起头,“碧裳姐,纯度只有85%左右,没有国产成色标记,像是外国货,不确定是哪儿产的。”

  岂止不是国货,连特么地球货都不是!

  开心心中暗笑。

  除了那个碗以外,这两个吊坠绝对可以直接卖,至于证书神马的,相信金店处理这个比开心熟练多了。

  另一个金碗的纯度更高一些,92%的纯度。

  “你叫什么?”曾碧裳问。

  “开心,”开心忙道。

  “好吧,开心哪,”曾碧裳郑重地说,“虽然黄金是有公开价的,你也可以查到,可是你的东西没有正规手续,而且不是24K纯金,唯一很值得称道的就是它的外观很好,综合这些因素,你要做好心理准备,价钱会很低。”

  马的,低也得卖,开心现在需要钱,需要的不行不行的。

  “行!”开心再次重重地点头,“碧裳姐,你给多少算多少,我信你。”

  曾碧裳又笑了,她看向小静。

  小静会意,“一万块吧,开心,这是我们能给的最高价。”

  一万块?

  开心激动的都快哆嗦了。

  一万哪!

  好多钱哪!

  可以吃肉吃好久咧!

  “行行行,”开心迭声地说,“这样我就可以去火葬场去看看我家老头儿,不用担心花钱了。”

  曾碧裳有点儿心疼地抚着他的头,“别太难过,一切都会过去的,省着点儿花。”

  好温暖的感觉,像——妈妈。

  开心差点儿哭出来,费了不少劲儿,把眼泪憋了回去。

  “要是以后还有,我还能来这儿卖吗?”开心挺认真的问。

  曾碧裳担心地,“开心,犯法的事儿不要做呀。”

  得,误会了。

  一说是在垃圾筒里捡的还可以说是运气,天天来这儿卖——这借口咋找?

  开心硬着头皮说,“我从来不偷,我家老头儿说过,不让我偷,您要是信我,我就还来卖,怎么来的,您别问,要是不放心,您可以去找警察问,我敢发誓,要是我偷的,让我出门被车撞死!”

  接过小静拿来的一万块钱,开心小心地把钱装在怀里,朝曾碧裳鞠了个躬,“谢谢您,您是个好人!”

  说完,他推开门就走。

  曾碧裳有点儿后悔自己说的话,“哎,我不是那个意思,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