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来的总是要来的,开心倚在门框上,看着警车停在垃圾站门口。

  正在排队卖垃圾的,还有里面的工人,显然对警察会找上门感到诧异,纷纷停下手里的工作。

  两个警察一下车就径直开始赶人,“都走开,都走开!今天不营业了,这里是案发现场,都让开!让开!”

  本来要热闹起来的垃圾站马上被清理得干干净净。

  又过了一会儿,公路上来了一辆面包车,车上下来的警察把垃圾站用警戒带拉了长长的一条给封起来。

  “啊啊……”小宝被一个警察给拽出来,开心赶紧把她拽过来,小宝紧抱着开心的胳膊,害怕地看着这些穿奇怪衣服的人。

  “你俩怎么还不走?”连工人都撵走的警察看到他俩靠在门边,上来撵他俩。

  开心指着门里面,“我们住这儿,你们要把我们往哪儿撵哪?”

  “住这儿?”那个警察警惕地看着他,“这么说昨天晚上你们也在这儿?”

  “对啊,咋了?”开心斜眼瞅他,“犯法?”

  “我艹——”这个警察一看他这态度,火气一下子上来了,正要说话的当口,后面一个年纪大一些的警察一胳膊把他划拉到一边去,“看现场去,刘记,问案子你还不够资格。”

  这个警察不甘心地转头走了。

  经历了老破烂的事,想让开心对这些警察有好感,不太容易,他抱着胳膊,硬着头皮,故作老成地瞅他,各种不服,各种不爽,“我可跟你们说啊,生意不做,没饭吃了,你们可算是草菅人命!”

  老警察和气地笑,“没办法,上指下派,昨天你住这儿?”

  伸手不打笑脸人,开心本来也不是什么没理搅三分的主,一看这阵势,自己口气先软了三分,“对啊。”

  “昨天听说这里有枪声?”老警察突然问。

  开心差一点儿就点头,随即意识到不妙,点了一半变摇头,“没听到,我就在里面睡,没听到。”

  老警察显然注意到了他表情上的不自然,却没有马上点破,“程有财,认识吗?”

  “不认识,”开心继续摇头,背上汗都下来了,马的,这老货不好对付啊,差点儿中招!

  “兴发房地产公司的总经理,”老警察还是那样和气地笑,“跟这儿的总经理李东有点儿矛盾,听他身边的人说,他昨天早上一到公司就打电话,叫了几个社会上的闲杂人,说在李东那儿栽了面子,要找回来,结果就失踪了,他叫去的几个人也一直没有再出现,最后的证据显示他最后出现的地方就是来这儿的路上,所以我们就来问问。”

  “不知道,”开心摇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这是他能想到的唯一办法。

  他不懂啥反审讯,但是知道一条,不管问啥,只说不知道就行,编别的瞎话——开心不觉得自己骗得过警察。

  “孙队,”刘记从后面走过来,略显得意地拿着个桔红色的弹壳,在开心面前晃,“看着没有?这是啥?弹壳!你还敢说昨天这里没开枪?知道包庇罪多大吗?你小子青春期就得在牢里过了!”

  开心还真不怕这种横的,他脚在地上使劲儿一蹭,踢出一片土,指着地上,厉声叫,“你自己看看!这里是哪儿?这里是垃圾站!随便踢一下,全是垃圾,这是可乐瓶盖子!你的意思我这儿还他马开造可乐的工厂是呗?”

  “小子你骂谁?”刘记急了,上前揪住开心的脖领子,“你再骂一句试试?”

  “警察打人啦,警察打人啦!”开心更大声嚷嚷起来。

  被撵走的工人没走多远,围在警戒线边上不肯散,看到这一幕,开始有人掏出手机,准备拍摄。

  孙队一看事情不对,上手把这大个子警察硬拽开,“撒手!滚一边去!你怎么看现场的?找证物戴手套!去!别再过来!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哼——”刘记恨恨地离开。

  要不这个老警察能当队长呢,才怒气冲冲地训完下属,转脸就朝着开心笑,“小兄弟别跟他一般见识,现在的年轻人哪,就是这样,老觉得自己最大,老想干出一番成绩让别人佩服,火气就难免大了些,别介意啊,我替他向你道歉。”

  “不敢当,”开心余怒未消,“在文苑小区门口我可见识过,不敢惹你们,现在是连躲都躲不掉了,还想问什么赶紧,我还有事儿呢。”

  “文苑小区门口,听说就是李东的父亲被程有财撞死的地方,”孙队突然冷不丁又冒出一句。

  “对,”开心直直地看着他,“我是他爸从垃圾箱里捡来的,我去的时候刚收完尸,有两个警察就站在那儿,把人放跑了,说是活该,这事儿你管不?”

  孙队脸色微微一变,随即恢复了笑容,“是吗?我回去好好查查,李东现在在哪儿?”

  又是突然袭击,开心把差点儿脱口而出的话再次硬生生憋回肚子里,“不知道,我还想找他哪,离了他我吃什么,穿什么?连卖破烂都没地方了!”

  围观的人听到他们说的只言片语,开始三三两两议论,跟开心相比,他们更担心就此失业。

  一个穿着白大褂的人直起腰来,摘下手上的白手套。

  孙队大半的精力其实没有放在开心身上,看到侧后方的那个白大褂站起来,马上跟开心打了个哈哈,朝他小跑着过去。

  那个年纪看起来比他还大的大概是个法医吧,他微微摇头。

  开心支楞起耳朵,听到个大概。

  “什么都没有,真特么干净,一点儿血都没有,连根头发也没剩下。”

  “不是有弹壳吗?”

  最新章-*节l上}K酷2匠网◎

  “那有啥用?枪哪?”

  “道路监控再没拍到那些车离开,是不是扔到垃圾堆那边去了?”

  “别逗了,根本没有往那边去的车辙,再说这里是土地,谁这么厉害,清理现场比用吸尘器弄的还干净?不是这儿,你肯定搞错了。”

  “不能吧……”

  俩人正说着,又有一辆警车从公路上开过来,本来是径直朝垃圾填埋场开的,看到这边聚了一堆人,就往这边拐。

  下车的制服警察远远地打了个招呼,“孙队长!”

  “小丁啊!”孙队挥挥手,两人走近了握手,“你怎么也来了?”

  “垃圾场那边说是垃圾堆塌了,压死好几个孩子,尸体现在也没找到哪,这不来看看,”小丁四处乱看,“这儿又是怎么回事啊?”

  “别提了,”孙队突然瞥了一眼正倚着门的开心,“这边儿事更大,一言难尽,你赶紧去那边看看吧,消防队的人去了吗?得挖开看吧?”

  “还挖什么呀,”小丁撇嘴,“听说有上千吨的垃圾一夜之间都不见了,那几个孩子全在消失的垃圾山上,垃圾都没了,还挖个屁,总不能刨坑吧?”

  “没了?”孙队也不淡定了,“咋没的?那么多垃圾,无声无息就没啦?”

  “谁知道,”小丁朝远处认识的同事挥手打招呼,“几个收破烂的,把那儿霸占着,发生了好几次冲突了,调解也不听,告诉他们那儿不安全,也不听,这下出事了,得了,不说了,还得去看看垃圾填埋场那边,现在那几个收破烂的正在人家门口示威呢,非让赔钱,这不是无理取闹嘛!一帮半大孩子都死了,不想着找,先提赔钱的事儿,也不知道哪个更重要。”

  开心嘴角浮出冷笑。

  他早知道那几个家伙会这么干,他们对别人不讲理,对自己家孩子也是一样,所以才会养出一帮不把小宝命当回事儿的畜生来,以前就是开心碰上他们也得加倍小心,别看他们都比开心小,一帮人聚起来,打架不要命,别管什么都往身上招呼,下手黑着呢。

  久久没散的垃圾站工人突然骚动起来。

  “老总杀人了!”

  “那我们的工资就没了?”

  “老板肯定跑了,还要个屁的工资……”

  “那我们不白干了?”

  “可不咋地,进去看什么值钱,拿点儿是点儿……”

  鼓噪声响起来,几个工人不顾警察的阻拦,冲进了垃圾站,不大一会儿就有人把椅子搬出来,还有人抱着那台收银台上的破显示器,也不知道他光抱着这玩意顶蛋用。

  “汪汪……”

  火腿和汉堡刚受过不轻的伤,根本不能干什么,只能在窝里朝外面叫。

  开心急了,上前去拦着,“哎,你们干什么!想抢劫啊?是你们的东西吗就乱拿,放回去!等东哥回来非扒了你们的皮不可。”

  “去一边儿去吧,”一个长的挺敦实的胖子一把把开心推个屁墩儿,“老板早特么跑啦!也就你个收破烂儿的还在这里狗仗人势!”

  开心被摔的眼冒金星,小宝赶紧过来把他扶起来。

  一边的警察本来想阻止,被孙队拦住,“别管,这是企业纠纷,我们没有权利介入……”说着,他的眼睛寒光四射地看向开心,仔细观察着开心的表情。

  “你们等着!”开心无力阻止,只好在一边跺着脚,“看东哥回来怎么收拾你们!走着瞧!你们这帮吃里扒外的东西!东哥啥时候亏待过你们,你们就这么报答他……”

  没人搭理他,垃圾站里的东西很快就被搬空了,连二楼卧室里的床垫子都被搬走了。

  现场被破坏的不像样,也没办法再取证了,除了一条被踩的七零八落的警戒带,警察们也收拾收拾东西回去了,只剩下开心抱着小宝,孤零零地站在垃圾站门口。

  “啊……”小宝拉了拉开心的衣袖,把失了魂的开心叫回来。

  都走了,日子还得过。

  开心重重地叹口气,“东哥,我对不起你啊,没把家给你看住……”

  开心很少叹气的,这次是真顶不住了。

  “小宝还能呆在这儿吗?”开心有点儿担心地问。

  小宝特坚强地点头。

  “把门锁上,”开心拍拍她可爱的小脑袋,“要是有人进来,就藏到衣柜里,等我回来。”

  以前是卖垃圾,现在是卖黄金,指不定还碰上什么事儿,说什么也不能连累小宝,这里值钱的都被拿走了,就剩下一院子的垃圾了,相对安全一点儿。

  开心把小宝关在门里,万分不舍地离开。

  要赶镇子上的公交车,还要走四十多分钟才行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