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美地吃了一顿饭以后,开心又被踹去洗了一个痛快的澡。

  东哥从刚下车开始就一直不停地在打电话,从脸色看,一准儿是在说什么重要的事,等开心从淋浴间出来的时候,他已经又开车出去了。

  垃圾站的工人到点儿都下班走人了。

  开心把门从里面锁上,回头看到院子正中央的纸箱捆,摞的老高,中间还有根旗杆,最顶上挂着面红旗。

  左右无事,开心找了个离旗杆最近的纸箱山,拽着打包带往上爬。

  两条大狗看到开心往上爬的样子,有点儿担心地叫了两声,可是它们爬不了这么高,只好在下面转了几圈,就走开了。

  差不多十多米高的纸箱山,开心不一会儿就爬到顶。

  上面的空气就是比较新鲜,风轻轻地吹,一只鸽子停在离此不远的旗杆上正在梳理自己的羽毛。

  红旗鲜艳的随风舞动。

  开心觉得从来没离天空这么近过,他站直了,朝着红旗敬了一个十分不标准的举手礼。

  路过学校的时候,他看到里面的孩子这么做过。

  躺靠在旗杆上,看着湛蓝的天空越来越变得昏暗,星星出现在天边……

  这两天都经历了多少事啊,少有的安静和舒适一下子击垮了开心,他的眼皮变得昏沉,很快就睡着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他马的!开门!”

  “咣咣咣……”

  “汪汪汪……”

  火腿和汉堡在门里面震天地叫着。

  开心被地上的嘈杂声惊醒了,他揉揉眼,直起上半身,作势要翻身下床。

  “我地个妈妈——”脚下踩空把他惊出一身冷汗,他这才发现自己还躺在纸箱包上,而下面就是十几米高的“悬崖”。

  用废铁皮焊成的大门被人砸的咣咣响。

  门外停着两辆车,站着六个人。

  开心使劲儿擦擦眼睛,定睛观看,眼睛渐渐红了。

  那车他这辈子都忘不了。

  奥迪A8,J88888,警察管他叫程总。

  还有一辆面包车停在奥迪车边上。

  车灯雪亮,照的门上惨白。

  “程总,没人啊,都走了吧?”砸门的回头跟程总说。

  程总朝地上吐了口痰,“真特么奇了怪了,老米跟我打电话说看他回来了,别是看到他程爷爷,当了缩头乌龟吧?”

  “没准儿还真是,那小子平时拽的二五八万似的,没把咱哥们儿看在眼里,看着程爷这位真佛,立马儿就颓了……”

  正吹着呢,西北边的土路上来了一辆车,虽然离得远看不清楚,可是开心敢肯定,那是东哥的车。

  “哎呀……”

  开心暗自叫糟,他刚才看到这么多人,都没有冲动地爬下去,要是东哥这个时候来,十有八九会吃亏。

  但是他没什么办法,因为说话间车已经到了门口,东哥从车里钻出来,看到门前的一堆人,当下也是一愣。

  “艹你马的程胖子,你特么还好意思来啊?”东哥也没在客气的,“邦”地一声摔上车门,破口大骂,“我特马还满城找你,没想到自己送上门儿来了。”

  “呀?”看他这气势,程总也是一愣,“怎么着,李东,我还没找你算帐,你倒找到我头上来了?咋地,说道说道,别让外人瞧了去,还以为我老程人多欺负人少哪!”

  李东这个时候却没有往前,而是朝后退了半步,把后车门打开,靠在上面,“你特么还好意思说?你昨天晚上把我爹撞死了,知道不?既然你来这里,就别走了,有本事今天咱们一对一,有你没我,有我没你!”

  “你爹?”程总一愣,随后恍然,“哦,真他马晦气,撞死那收破烂儿的是你爹啊?你个不孝的东西,你特么在这儿过好日子,整天大鱼大肉的,小车儿开着,让你爹整天收破烂,撞死他算超度,你知道不?”

  李东却突然平静下来,“我的事儿说完了,你的呢?”

  程总有点儿觉得不安,他看了一眼身边的手下,胆气一壮,“把这儿让给我,我要在这儿盖楼,多少钱,出个价儿吧。”

  “你就为这事儿来找我?”李东咧嘴一笑,隔着老远,开心都打了个哆嗦。

  还有人笑的时候这么吓人的?

  程总又朝地上吐了口唾沫,“不然怎么样?你个收破烂儿的,在市委搭上个搞环保的副市长,就以为可以鸡犬升天了?做你的春秋大梦!今天你不在土地出让协定上签字,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

  “都说完了?”李东笑的更瘆人了。

  “差不多吧,”程总朝手下摆摆手,“看你的样子是不打算答应了,兄弟们,帮我劝劝东哥!”

  六个人朝着李东走去,捏拳扼腕的,还把脖子摇的咔咔响。

  李东脸白了一些,却没有再后退,“行啊,来劝劝我,我特马也劝劝你吧!”

  说着,他一哈腰,再从车门后站起来,手里已经多了一把五连发猎枪。

  “轰——”

  枪声特响,一下子传了老远。

  正朝这边走来的两个人一下子被轰出老远。

  “我艹!”

  “他有枪!”

  “跑啊!!!”

  剩下的人都不是什么好汉,一看李东把枪亮出来了,立马儿撒丫子四散逃去。

  他们想跑,李东可没打算放过。

  “嗵——”

  又是一枪。

  一个慢了半步的人被一枪轰到背上,一头栽倒在地。

  干!

  开心热血上涌,从纸包垛上几下爬下去。

  大门从外面用门栓上了锁,打是打不开的,不过一个成年人也许没办法,可是开心多瘦啊,他鼓着劲儿,用力把门往外推。

  “汪汪汪汪……”

  那俩大狗也瞧出门道来了,眼看着开心推开的门缝越来越大,一条狗使劲儿朝着门缝开始往外挤。

  “滋溜——”

  挤出去一条。

  另外一条也紧跟着往外挤。

  开心急的大叫,“他马的,别都光顾着自己啊,我还要出去哪!”

  可惜狗听不懂人话,于是第二条狗也消失在门缝里。

  俩狗刚出去,狗叫声变成了极具威胁力的“呜呜”声。

  很快,就传过来惨叫,那都不是人该发出的动静儿了。

  开心又想到了这俩狗凶悍的模样,眼前却浮现出程总被咬的惨状,心中大叫痛快,手上更是加了三分劲儿。

  眼看着差不多了,开心深呼吸一下,突然松手朝着门缝就往外硬挤。

  “滋拉——”比狗胖不了多少的身板一下子出去大半,最后一条衣袖被夹在里面。

  也顾不上心疼了,开心用力一扯,把衣服留在门缝里,光着膀子,抬眼就去找李东在哪儿。

  “嗵……”

  黑夜里闪过一道火光。

  “啊,”紧接着就是一声惨叫,然后是哀求声,“东哥,我错了东哥,您大人有大量,饶小的一回……”

  “老子一个也是杀,两个也是杀,”李东杀红眼了,“嗵”地又放了一枪。

  最新D-章节H(上酷7匠网!

  哀求声再没出现。

  “啊哟……”

  “哎呀妈呀……”

  “这俩破狗!”

  “弄死它们!”

  “嗷呜——”

  有狗的哀叫声。

  右边!

  开心在地上寻摸着,捡起一块石头,在手里掂了掂,撒腿朝着那个方向跑去。

  火腿和汉堡在仨人周围不停地绕着圈儿,一边绕一边叫,就好像在狩猎一样,只要看哪个人开溜,就有一条狗冲上去,照着他腿肚子狠狠就是一口。

  另外两个人手上倒是有刀,可是刀太短,狗的移动速度非常快,獠牙利爪的一通招呼,又有身高差,两个人可能没少打架,跟狗打架还是头一回,所以他俩身上受的伤最多,手也流血了,裤子也被撕的一条一条的。

  狗也付出了代价,其中一条狗的脸上被划了一刀,血糊住了半张狗脸,这更激发了狗的凶性,现在就算李东来,也喝止不住了。

  “咔嚓!”

  子弹上膛的声音。

  李东从远处朝这边走来。

  程总的貂皮大衣已经被扯下来了,里面的衬衣也被撕坏了,他听到子弹上膛的声音,激灵一下子,弯腰把地上的大衣捡起来,朝胳膊上一卷,跟那两个手下大声喊,“哥几个!一起跑!再不跑都玩儿完,听我的,一、二……”

  还没等数三,那俩小子已经很没义气地先撒丫子了。

  火腿和汉堡当然不会任那俩小子跑掉,嗷呜一声,一先一后,朝着他俩就追了上去。

  开心顾不上了,他只盯着程总,赶上几步,跳起来照着他的头就是一家伙。

  “邦……”

  “哎哟!”程胖子痛叫一声,捂着脑袋,胳膊朝后一划拉,“去你马的!”

  开心的身子骨实在太弱了,虽然十五岁了,长的也就十一二的样子,被这一胳膊一下子划拉个跟头。

  李东加快速度朝这边跑。

  程胖子再想跑的时候,开心一把抱住他的大象腿,张嘴咔哧一下咬上去。

  “啊……”

  程胖子叫的更欢了,抬腿就踹,“小兔崽子!放手!叫你放手!”

  “咯嘣——”开心觉得好像自己肋骨断了,可是他不想撒手,也不想撒开嘴。

  意识渐渐模糊,好像生命正远离自己而去。

  “啪答——”

  水晶球从兜里掉出来。

  开心模糊的眼睛看到了它,脑海中最后一点儿意识让他下达了一个命令。

  “把面前的这个人收到水晶球里。”

  程胖子好不容易终于把开心摆脱,正要抬腿跑路时——一颗黄色水晶球慢慢浮起在离地一米,黄光大盛间——“嗖——”

  程胖子消失在当场。

  李东被黑暗中突然冒出的强光刺激的眯起眼睛,等他再睁开的时候,眼前又陷入了黑暗。

  等他来到近前的时候,发现那个让他担心的人。

  “开心!开心!”李东喊了几声。

  “呜呜……”

  不远处的狗叫声提醒着李东,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李东提着枪,朝着那边赶去。

  在他刚离开的时候,地上的水晶球又亮了一下。

  “74121号星球吸收智慧形生命达到标准,完成进度100%,临时代理人身份取消,恭喜74121号,你已经被聘用为正式交易商,注意!交易商生命体征不稳定,启动治疗程序……”

  开心的大脑里回荡着这些声音,一个又一个声音响起。

  要是这个时候脱下开心的衣服,就能看到他的肋骨在自己矫正位置,肌肉一伸一缩地,好像在大脑的指挥下,充当了骨科医生的职务。

  “嗵——嗵——”

  两声枪响过后,李东提着还冒烟儿的枪朝这边跑过来。

  两条狗一瘸一拐地跟过来,为了纠缠那两个人,它们也付出了很大代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