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正都已经过去了,就不要问这么多了。”步凡说道,一字一语都透露着不耐地样子,令得肖依依一阵气愤。

  这时,肖依依像是想起了什么。开口就想说些什么,但却晚了李榟瑶一步。

  李榟瑶看向步凡,莞尔一笑,问道:“我有个疑问,你能帮我解开吗?”可以听出,李榟瑶的语气相当柔和。

  李榟瑶相貌本就极美,如此一笑更是让步凡顿时心花怒放,很是入迷,但步凡心智很坚定,并不会因此而透露出一切,只是淡淡的回应道:“不触及我的底线的话,可以回答。”

  肖依依顿时忍不住了,急说道:“我也有个疑问!”她想了想后,又说道:“如果你能回答我跟瑶瑶的问题,早上的事情就一笔勾销了,怎么样?”

  听了肖依依的话,赵彤则是不解地盯着步凡......步凡想了想,觉得这笔买卖可以做,因为他没没对肖依依做过什么,也不想被纠缠不清,如此一来,以后也就没了后顾之忧,便说道:“说来听听。”

  闻言,肖依依也不犹豫,便开口问道:“你是不是有双重人格啊?”

  “啥?!”步凡顿时被呛住了,直接把嘴里的菜喷了出来,差点喷了坐在他对面的李榟瑶一脸!把餐厅里其他吃饭的人吓了一跳,全都望了过来。

  对此,李榟瑶也不生气,并开口说道:“其实我的问题跟依依差不多,我总感觉你生气的时候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还有你的眼睛,为什么会突然变得血红!”

  李榟瑶一下说了很多,这令步凡不觉得意外,这种事情步凡在国外就被人问过,而且很多次,初始的时候步凡的确觉得很烦躁,因为即使他说了,别人也不会相信,久而久之,步凡对此也就表示无所谓了。

  望着步凡默默不语的表情,李榟瑶蹙着柳眉,问道:“抱歉,是不是令你感到为难了?你可以不用回答的。”李榟瑶的语气中透露出和善的礼貌,但表情透露出了她很想知道事情的原因。

  既然说出去之后,跟肖依依就两清了,也不亏。步凡想了想,开口说道:“其实,你们说的这些,是一种病,在我出生的时候就患有了,是天生的,具体是什么病,就连我自己也不知道。”

  步凡继续说道:“因为是天生的,根本就很难治,国内的医生对这种病是束手无策,连外国的医生都说这是一种双重人格显现症。”

  平淡的话语,令得桌旁的三人一阵惊愕,毕竟这种病她们是第一次见到也是第一次听到。

  “难道在国外也没治好吗?”李榟瑶轻声询问。

  步凡摇了摇头,说道:“没有,但常年的理疗还是起了点作用。”

  其实,步凡隐瞒了许多,比如常年的理疗根本没起到作用,反而让病情变本加厉,在他刚很小的时候还是可以主导病情,而在接受了几年的理疗之后,却只能被病情主导。

  正确的来说,就是步凡的身体里住着一个人,这个人像是有着属于自己的意识,可以随时自由地占有与控制步凡的身体,虽然刚开始的时候步凡很抗拒,但是经历了许多之后,发现这另一个人的意识对步凡并没有伤害之后,步凡也就释然了,只是......听了步凡的话,李榟瑶三人是一阵皱眉,不知在想些什么,对于这些,步凡则是已经习惯了,便不再多想。

  肖依依向两人发出询问:“瑶瑶跟小彤你们信吗?”

  “我信凡哥!”赵彤率先回答。

  李榟瑶表情淡然,瞄了步凡一眼后,说道:“没有什么信不信的,他如果不想告诉我们就不会说,既然说了,那也不一定是假的。”

  肖依依顿时无言。

  四人吃了饭,离开餐厅后,赵彤因为家里的母亲告别了三人,先前她跟步凡他们已经约好,星期一会到青阳上课,因为步凡已经得到了眼镜男的消息,让赵彤可以在学校里一边做杂物,一边学习,校方则会支付赵彤费用。因此,步凡答应了她的事情,也算完美告终。

  三人回到学校宿舍,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去,这时才发现,昨晚是步凡搞错了男女宿舍,因为步凡当晚回去的太晚,走错了路,而且肖依依那间房的门锁坏掉了,不管是谁的宿舍卡都可以开门,因此,也是闹了一个大大的误会。

  Y酷》匠:网}u唯一◎I正、w版,G:其}他L都《v是U盗%版

  步凡拿了自己的布包,跟两人告别后,问了路,自己朝着男生宿舍楼奔了去。

  找到了自己所在的房间,门卡抵在感应器上,“滴”的一声,门开了,一进门,步凡还是很诧异的,他一直以为男生宿舍乱糟糟的,而且会一阵脏臭,3、4个人乱糟糟的围在一起玩什么的。

  但步凡忘了,青阳是名城高校,并不是普通的一般学校,能进来的不是达官即时贵人,但也有很多是靠着实力考进来的,踏进去之后,步凡的世界观变了,虽然跟李榟瑶与肖依依所在的房间有差距,毕竟人家是女生,肯定会女气一点,但步凡也是眼前一亮,因为他见到了房间内整洁干净,也没有任何异味,左右分开的两张床其中一张上有个男生正躺在床上拿着本漫画看得津津有味。他留着寸头,皮肤焦黄,脸如刀削,眉棱分明,颇显着有些成熟男人的气息。

  步凡走到中央,环顾四周之后,说道:“你好,我是新来的,叫步凡。“步凡毕竟是刚到,该有的礼貌还是要具备的。

  床上那人不予回答,自顾自的看着手中的漫画。

  对此,步凡并不在意,直接脱下一身脏衣服,一头扎进了洗浴间内。

  10几分钟后,步凡浑身冒着热气走了出来,换上了眼镜男事先为他买好的新衣服,全是高档货!这令步凡也是骚包的奢侈了一回。

  这时,躺在床上的男生扔下了手中的漫画,瞄向了步凡,淡淡说道:“你是几班的?”他一副询问的口气,让步凡的心情有点堵。

  “三班。”步凡漠然开口,丝毫不给那寸头男好脸色。

  “跟我妹同班啊,她在本校可是校花哦,跟她同班,你应该很激动吧,哈哈,对了,你认识她不?”寸头男开口说道,得意的表情让步凡一阵无语。

  不会是李榟瑶吧?步凡心想着,不过步凡并没多想,随便说了句:“不认识。”之后便倒头就睡了。对于步凡的态度,寸头男也不恼,挖了挖鼻屎之后,随便一谈,关了灯,便也睡下了。

  一整天发生的事情,让步凡心身疲累,很快便睡了过去。

  第二天,天没亮,步凡就换上了新的运动服,开始了以往的晨跑,围着学校跑了几圈,天也渐渐明亮了起来,这时,来来往往的学生也多了起来,很不巧的是跟他同一间宿舍的寸头男也像他一样,开始了晨跑,与步凡并排一起跑了起来,不过没跑完两圈,寸头男就嗷嗷叫着:“不行了不行了,我跑不了了!你快跑,别等我!”

  他说的像是生死离别似的,让步凡咧了咧嘴,自己跑开了,又一圈跑了回来,只见这寸头男,在早点摊上正喝着豆浆吃着三明治......寸头男瞄到了步凡,咧开大嘴巴,嘴里的东西还没咽下去,他就开口嚷嚷着:“来,凡兄弟,喝碗豆浆,歇息一会。”

  步凡没推辞,喘了几口粗气,点了点头,朝着寸头男走了过去,问老板要了一个面部加一碗豆浆。

  早点摊是一个老大爷整天早上推着小三轮车来卖的,有些在校内食堂里吃腻了的,偶尔会来喝一碗老大爷的豆浆,但也有人嫌老大爷的摊子脏,宁愿跑到大街上去餐馆里吃,也不愿在老大爷这里吃。

  步凡三五口吃了一块面部,又一口闷下了整碗豆浆,步凡回味了很久,豆浆被磨得有种很细,很轻柔的感觉,甜甜的,很好喝,步凡很想不通,为什么这么好喝的豆浆会没几个人来喝,整个摊子,4张桌子,算上步凡与寸头男才五个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