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阿强依旧是坐在酒吧的角落里喝酒。遇到难看的,阿强这傻逼也是依旧拔腿就跑,把我一个人丢在火山口,这次也不例外。所以当这个年纪大的我称呼她姐姐都怕被雷劈的女人走过来的时候,阿强的座位毫无例外的空了。我则是来者不拒,我知道自己正掉进一个危险的陷阱里,这个陷阱的名字叫做破罐破摔,我似乎也沉浸在这种堕落时短暂的快感当中。所以,我站起来笑嘻嘻的主动迎上去。老女人的开场白也是依旧没有新意:帅哥,一个人啊。她坐在我的对面。我说是啊,刚才还有一个小子在这呢,看见你来了跑了。老女人一愣:为什么?我说为了给我们留下单独交流的空间啊。老女人很高兴:嗯,是啊,我就是愿意和年轻人在一起,每次都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激动,好像年轻了好几岁一样。我习惯性的说:姐姐可别这么说,您可不老,您还年轻呢?女人总是受不了别人说她年轻,尤其是老女人,她摸摸自己的脸说:真的吗?你这小帅哥真会哄人开心。说着还捏了一下我的某个部位。我连忙躲一下说:姐姐,这里人多......老女人被我哄的心花怒放,其实相对来说,老女人比中年女人更容易对付,几句话就直接进房间,也不会变着花样的折磨你。老女人听到我这么说,高兴了:我觉得也是,那咱们换个地方聊聊怎么样?我也假装很高兴的说:太好了,能跟这么漂亮的姐姐单独聊太好了。老女人走路就差跳起来了。到了房间更是简单,正常的程序只走了一个,那就是我要吃药。现在如果想要我自然硬起来基本是不可能的了。老女人一边上床,还一边他妈装纯:小帅哥,你一会可要轻点啊。我心里冷笑:一会让你喊爹你都喊。

  我依旧是一身疲惫的走出房间。心想,这女人真是越老越贱骨头,我心情不错,半个小时就结束了。因为时间还早。我回酒吧去找强子。出乎意料的是强子并不在酒吧。看见我坐下,宇航赶紧跑过来:海哥,强哥被打了,现在送医院了。我懵了一下,赶紧跑了出去,打了一辆车直奔医院。其实我知道强子顶多也就是皮外伤,而且做我们这一行被虐待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但是我下了车,还是跑进了美姐告诉我的病房。病房里面只有美姐和躺在床上的强子。美姐正笑着给强子喂水,我心想这美姐还真是能沉得住气。我走过去:姐,你今天不是要值夜班吗?你回去上班吧,这里有我呢。美姐说没事,我请假了。我哦了一声,看着满脸轻松的美姐,越来越佩服她。不一会,美姐站起来,拉了我一下说:小海,出来我和你说点事。我点点头,和床上的强子示意一下,转身跟着她走了出去。

  更新a最1。快X;上;v酷J匠|网{

  我跟在美姐后面,都已经到了电梯间了,我叫住她:姐,啥事啊?美姐突然转过身,扑在我怀里哭起来。我瞬间明白过来,美姐刚才的淡定从容只是在阿强面前装出来的,其实阿强受伤,最难过的人应该就是她了。我突然很羡慕阿强,我想:我受伤的时候,有没有一个人也为我担心呢?我轻轻的拍了一下美姐的背。美姐的情绪也慢慢稳定下来,从我怀里起来说:对不起啊。我说没事,姐太客气了,你对阿强内小子真是没得说。美姐笑了笑说:但是他不知道啊。我说他知道。阿强又不是傻子。我接着说,姐咱回去吧,出来好一会了,别让那小子着急了。美姐嗯了一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