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最后把他那根脏东西放在我面前,淫笑着对我说:来,弟弟,给哥哥吹一下,哥哥爽了会赏你的。我拼命挣扎,无奈被人按住动弹不得。我牙齿咬的直响,血丝也顺着嘴角流出来,拳头攥的紧紧的,指甲都嵌到了肉里,我却只能眼睁睁看着。终于,他的那根东西碰到了我的头发,我吼叫着,他们哈哈大笑着说,出来卖的装nmb啊。我真正感到了前所未有的耻辱。当时就想死的感觉都有了,最后我大吼:cnm不想当太监就塞进来试试,说着,我张开了我的嘴。那胖子也被吓住了。想了一下还是把裤子提上了。然后后退两步一脚踹在我脸上,我当时口鼻窜血。然后他们几个轮番踢打我。我可以以死相拼,但却不能还手,后来老板出面,把奄奄一息的我送到了医院。

  我被送到了医院,强子本来是要雇个保姆照顾我,我没有同意,我说算了。强子也就没在说。不过他迟疑了一下,对我说:那天找你那女孩也在医院了,不过去的是妇产科。我说是吗?和我有什么关系,他还想说什么,我打断他,我说:推我出去走走吧,一会你早点回去,晚上你不还有场吗?他说,嗯行。我推你到楼下走走。其实我的伤没那么严重,都是皮外伤。骨头一点都没伤到,不过满身皮外伤也够受的。出了病房楼,正好看到脸色苍白的她(我前女友,他叫王彤)孤零零的走着,她也看到了我,赶忙装出特精神的样子向我走过来。哟,那么牛逼怎么成这样了。我一句话不说,冷冷看着她,我知道她恨不得见我这样。她接着又说:玩不了就别玩,你以为谁都能吃开呢?我心突然特别痛,不是因为她刺激我。我不明白当初纯洁善良的媚怎么会变成了这个样子,就因为我和她粉丝了?我还是不说话,对着强子摆摆手,示意让他推我进去。王彤还在后面不依不饶的喊:卖都卖的那么失败!我想转头还击她,但我忍住了,一直到进了电梯我都没有回头看她一眼。小海,你和她什么关系?强子很好奇。没什么关系,别问了,你快回去休息吧,不由分说把他哄走了。

  *酷《D匠f)网0.唯Oy一w'正版2,b其他'都%是盗n,版v

  住院这几天,就是阿强这个煞笔偶尔来看我,说,快归队吧,我们都需要你。我就说,老娘们太多你们应付不过来了吗?同房的病友都说:你俩真幽默。他们不知道在他们面前的两个人就是两只鸭子。就这样一直熬到了出院。

  回来之后,依旧是坐在酒吧角落里,四处打量周围的人。忽然,我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是她王彤!我想,她怎么到这里来了?而她好像也在有意无意的看我,像是在跟我示威。我依然假装淡定的喝着啤酒。心里却翻江倒海。我居然急切希望能来一个女人帮我领走,因为我不知道当我看到王彤贱骨头一样贴在别的男人身上。我不知道,那时候我是否还能如此淡定从容。

  这时,我看到有一个猥琐妩媚男向王彤走了过妩媚去。很快,猥琐男的手就妩媚的搭在了她的肩膀上,并且顺着滑到了她的胸前揉捏着。我看到王彤妩媚的笑,而那个男人很快抓住了她的头发,把她的头按到档部,而她居然依然笑着亲了一下猥琐男的那个部位。我的拳头越攥越紧,我的心里在滴血。这就是我曾经捧在掌心里的女人,我曾经舍不得让她收一点委屈的女人,难道就因为我和她分手了,她这样刺激我吗!我控制不住的站起身想要走过去。

  正在这个时候,美姐走了过来。问我:强子呢?我说不知道,来了就没看见他。美姐哦了一声坐下,看到我愣神,顺着我的目光看过去,正好看见了猥琐男和仍在犯贱的王彤。美姐开我的玩笑:怎么?看上那个妞了?新来的。要不姐去给你介绍一下。我说不用了,这样的人我不应该爱的。美姐愣了一下,笑了:弟弟,和这种女人只能玩玩,不能动真格的。我牙齿咬的直响。这时候,猥琐男已经把手伸进了王彤的衣领里,而她依然在笑,而且总是若有若无在看着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