嘭嘭,嘭嘭,外面传出一阵奇怪的敲打声,螳螂人开始紧张起来,随着一阵抖动,绿瓶幕灵上瞬间闪过一丝狂躁的色线。李勇他们仨倒是没有怎么紧张,他们这些年经历了太多离奇的故事,这已经不算什么了,该来的就让它来吧。是福是祸皆由天命。

  螳螂人朝飞船中间区域挥手指去,瞬间出现一道立体影像,里面一艘雪茄形状的黑色飞行物,在星辰间穿梭,这是飞船一个时辰之前的飞行影像,并没有任何异样,一切都风平浪静的展开,一切都很顺利,剩下的只是等待。

  这时候,有一些光团朝飞船聚拢,先是一团红色光晕,像西下的夕阳,甚是可爱。还没等大家欣赏它的迷人之处就开始展现它面纱下的凌厉了。

  那团红晕瞬间发出刺眼的红光,这时从上下左右飞过来一群各种色彩的光团,朝飞船砸去,可是遇到飞船之后便消失殆尽了,他们在消失的一瞬间释放出能量冲击波,这也就是嘭嘭声音的由来。

  李勇甚是不解,扭头看螳螂人,只见他比先前轻松了许多,难道他在害怕什么东西吗?李勇问螳螂人那些光团都是些什么东西。螳螂人平静的告诉他,那些颜色各异的光团其实就是土星上空那些游离的幕灵,他们因为年代久远早已没有家人的祭拜,变成了游离于土星的散灵。它们个性叛逆,遇见飞船就上去咬。螳螂人用了一个“咬”字,难道在他心中,那些游离于土星的散灵就不值得同情吗?

  可那个发号施令的红色散灵又是怎么回事呢?螳螂人面对自己儿子的提问,闪烁其词,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说道:“那红色散灵说来话长啊,以后你会慢慢明白的”李勇不再发问。那立体影像中的红色散灵,当它召唤无数同伴,用全身的能量向飞船砸去,并且全部消散殆尽了之后,孤独的悬浮在宇宙的黑色背景上,像一个挑战王位的落魄将军。

  随后螳螂人吩咐大家躺进一个酷似棺材的黑色盒子里面,那盒子由黑色物质所造,面板透明像水晶一样毫无杂质。李勇他们仨觉得这东西甚是恐怖,谁都不愿意躺进去,再加上除了李勇之外,张县令和李谏其实对螳螂人的戒备并未消除。一个半人半螳螂人的家伙,怎么样都觉得别扭。

  原来,螳螂人想让李勇他们仨在途中不至于耗尽体力,因为飞往特赛星球的途中要经历几道时空褶皱,在穿透褶皱的过程中,人类的肌体还不足以抵消副作用——老化。所以要他们躺进恒定仓,是为了保护他们仨。

  经过螳螂人细心而又生动的解释他们仨终于放下担忧,螳螂人在他们仨的肩膀上各拍了一下,这让他们倍感亲切,先前的戒备解下了一大半。飞船为了节省能量,关掉了所有不必要的照明,在恒星柔和的光线下,船仓里蔓延着战友的情义,像初夏透叠太阳光芒的藤蔓。

  飞船开始全速前进,螳螂人和绿瓶幕灵互相对视,目光中充满了自信的能量。那是一种勇往直前的动力,那是征服宇宙的伟力之源。

  很快就穿过了六道时空褶皱,空间距离至少缩短了一大半,螳螂人不愧是操控时间和空间的能手,这近道抄的痛快。大概过了一个星期,当看见周围恒星分布密度变大的时候,就说明到了特赛星球的空域范围内了。

  特赛星球位于宇宙中恒星密度极大的区域,据说那是宇宙大爆炸形成的中心区域。是最原始的宇宙所在。一颗黯淡而又巨大的行星,逐渐占据了飞船视野正中心。那是一颗满目疮痍的行星,远远看去,发出黯淡的白光,上面布满了坑坑点点,想必经历过无数次剧烈的行星撞击,完全不像是有生命的地方,这就是特赛星球。

  说来也很奇怪,特赛星球曾经孕育过两个不同形态的高级生命体,一个是特赛人也就是那群黑甲人。还有一个,说出来让人难以置信,居然是土星人!他们长着螳螂人一样的躯体,有着棕色肤色和黑甲人完全不同。

  他们原本不是居住在土星,只因和黑甲人矛盾不断,战乱频发,最后在一场大决战中处于微弱劣势,被特赛人赶出了星球。并且在后来的星际战斗中损失惨重,螳螂人成为了首领,他把目光投向了那颗湛蓝色的星球,希望在距离土星最近而且有生命存在的地球上,寻找到新生力量,孕育出能让天平倾斜的那根“羽毛”。李勇便是螳螂人计划的一部分,他是螳螂人的儿子,更是他的棋子。

  一整喧嚣的警报声中,螳螂人从近乎沉睡的思考中惊醒过来。绿瓶幕灵也瞬间从柔和的温暖光色,天鹅绒般柔软腻人的形态,变为凌厉的色彩和刚硬的形态。它开始进入警戒模式了。

  随着一声高压气体释放声,李勇他们仨也被螳螂人唤醒。醒来后的三位人类战士,觉得神清气爽,能量倍增,问及原因,是因为进入了深度睡眠所致,身体能量得到极大恢复。他们跃跃欲试,身体里战斗的能量渐渐苏醒,只等飞船着陆了。

  哈哈哈,欢迎你们来到特赛星球,你可知道这里也是我们土星人的老家啊。啊!说来话长,让人泪流满目啊。螳螂人用一种地球诗人抒发情怀的语调在意识里和他们仨交流。这让他们觉得十分滑稽。

  李勇还没来得及问缘由,就被螳螂人带到一个小房间里面。里面的墙上全是各种衣物。李勇笑了,他用一种轻松的语调说道:“您难道是觉得我们的衣服太丑了吗?”螳螂人马上解释,这些是防护服,他说:“你们的兵器,我不担心,我唯一担心的就是你们的防护能力,即便是地球上坚硬的盔甲,也挡不住黑甲人进攻啊。”

  $酷;匠网q6正◎版首发z

  螳螂人让李勇穿上一件黑色衣服,那衣服柔软而富有弹性,螳螂人好像看出李勇的心思了,说道:“你不要小看了它,它能救你的命啊,这可是我们土星人能工巧匠所造,在土星上原本有两件,现在只剩下这一件了”说完竟然流露出一种,只有李勇能看懂的悲伤。

  李勇很想知道其中的原因,难道其中有故事吗?处于对自己刚认识的父亲的好奇和一种天然的亲子情感。李勇追问其中的故事。螳螂人沉默片刻,说道:“还有一件穿在我父亲身上,他死于和特赛黑甲人的战斗”

  “你的父亲?那就是……”李勇说道。螳螂人接着他的话说:“对,我的父亲,你的爷爷”李勇目光游离,浮想联翩……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