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串惊心动魄的脚步声像一条穷凶极恶的毒蛇,朝螳螂人飞奔过去。只见,李谏手拿钢刀气势汹汹,如饥饿的老虎,朝目标冲去,驱动他的不是欲望,而是忠诚。一系列的疑惑从他刚刚被迫踏上土星之时起就开始发酵。

  就在刚才螳螂人居然告诉大家,伍奢已死并且他的幕灵被装进了绿瓶子。他觉得,这一切都是个骗局,伍奢大人活生生的,每日和他一起操练四万多军士。这完全是鬼话,他可受不了这低级的愚弄。

  他手握钢刀,浑身汗毛都竖起来了,血朝头顶涌去,又一次热血占领了理智的高地。他从一名操练千军万马的大教头,瞬间变成了一个鲁莽的草寇。他用草寇的野蛮挑战异域的权威。

  螳螂人终究是大意了,他太小看了这个沉默寡言壮士的能力。李谏虽无神器护身,但自身素质极高,单打独斗完全在李勇之上,无非是轻功略逊于李勇罢了。他的那柄钢刀虽普通,但到了土星也算是神器了。

  他只三步便窜到了螳螂人身边,将钢刀的有效杀伤区域闹闹罩住了螳螂人。这下,我看你还怎么逃。“怪物!拿命来!”李谏一声怪吼,响彻天地,那是丹田之气震荡喉头的结果。

  钢刀划出的白色弧光径直劈向螳螂人,一阵蓝色液体喷出!螳螂人发出一种类似于人类小孩的尖叫,飞出去三四米,重重地摔在了地上,一阵白色烟尘笼罩了视线。大家惊异于那声尖叫。

  李谏甚至有过一丝悔意,那是一种善良内心作出的本能反应,“怎么是个孩子的叫声?”他有些揪心的自问。这无根而生的悔意像一根细细软软的头发丝,在他心灵最软弱的地方,切割出了痛楚。

  可是接下来的一切却让李谏万万没有想到。螳螂人倒地之后,李勇竟然最先冲了过去,他半蹲在地,将螳螂人上半身托起,头放在自己膝盖上,他顺着绿色液体看过去,一道一尺长的伤口,触目惊心,李勇感觉到了一种莫名其妙的揪心。

  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第一个冲过去,为什么会感到揪心的难受,自己和螳螂人虽然有一些共同的经历,但也仅止于此,况且他们仨人对螳螂人更多的是一种很微妙的敌意。尽管他也帮了大家,甚至在最关键的时刻救过他们的命。但是,这种微妙的感觉挥之不去。

  螳螂人好像想说什么,李勇把耳朵凑了过去,第一次和一个“怪物”凑这么近,他内心还是有些害怕的,螳螂人皮肤那种说不出来的质感,让人想到了丛林中的爬行动物。他扶着螳螂人,就好像扶着一头受伤的野兽。

  {$酷匠vQ网首☆发e

  “我要告诉你一件事情,非常重要,你一定要相信我,你是我的儿子”李勇把耳朵靠近了螳螂人的嘴巴,以为他会用嗓子发音。可他却用意识,强而有力的和自己儿子交谈,也许是为了让李勇记得更深刻吧,又或者,他不想让自己虚弱的声音留下一个虚弱不堪的形象。自己一定要维护住父亲的形象。

  李勇却丝毫没有一点而诧异,他平静的表情告诉螳螂人,他其实早就有所察觉了。在那个小村庄的时候,在梦中和螳螂人相见,那种属于血亲的最原始最厚重的情感,已经让李勇有所察觉。那次的相见,是温暖的,虽然和一个“怪物”在夜深人静的深山会面,确实有些害怕,但恐惧的阴影很快被温暖的底色所覆盖,那个夜晚温馨而感人。

  一股暖意从心底流遍了全身,却从眼角澎涌而出。李勇模糊的视线,让螳螂人那虚弱的身影斑驳陆离。

  周围的人,此时心情复杂无比,他们围在周围,那个李谏,还在寻思先前听见的那酷似孩童的声音,“我是不是错了,我做错了吗?”李谏不断地问着自己。张县令盯着螳螂人身上留下的绿色血液,惊愕的嘴都合不拢了,“这不会是血吧?”张县令自言自语道。

  先前大家虽然都提防着螳螂人,但毕竟是在人家的地盘上。处处有求于他。现在螳螂人受了重伤,大家都觉得,一下子失去了主心骨一样。在这个陌生而诡异的异域世界。一个强大的队友哪怕他不太靠得住,也总比自己单打独斗的强。

  “这下,可怎么办啊!没了螳螂人,以后遇到各种情况,怎样去应对啊。”张县令那满是皱褶的脸,紧紧地挤成一团。他花白的山羊胡子又多了几根银丝。

  忽然,螳螂人一整抽搐,绿色血液不断地往外面喷涌,情况十分危急,螳螂人即将失去生命。李勇刚搞清楚自己的亲生父亲,还没有好好团结,就要面对离别。这真是悲剧!

  李勇抬头看天,大喊:“老天爷,我李勇究竟做错了什么啊!”说罢,闭上双眼。忽然他觉得眼前又一团绿色光亮,虽然闭着眼睛,但是依然能辨别清楚颜色和亮度。他猛地睁开眼睛,浑身起了鸡皮疙瘩。

  只见一团明亮的绿色光团显现在天空,虽然此时是白天,但依然能感受到光亮的强度。居然是一个人的头像,啊!还在动,眼睛还在动!“啊,这不是伍奢大人吗?”李勇惊奇地发现,眼前这团绿色幻象正是已经去世了的伍奢大人。

  伍大人,微微眯着眼睛,就像他生前一样。他嘴唇开始动了,“李勇,你是我选出来,对抗楚王的人选,可是现在你有了新任务,我命令你追随螳螂人,去扫平宇宙间的妖孽,你听懂了吗?”

  “我听懂了,可是……”李勇正要说话,那绿光消失在郎朗天际。李勇想问伍奢大人,难道就不报仇了吗?那可是刻骨仇恨啊!。

  哎!大人,你好糊涂啊。你本是我们楚国权臣,我听命于你,是因为你一身正气,从不和旁门左道同流合污,可你现在怎么取管这等闲事啊。李勇无奈的低头叹息。忽然发现,躺在地上的螳螂人伤口已经愈合,地上的绿血,都消失了。

  忽然,传来一阵孩童调皮的吵闹声,众人甚觉奇怪。循声去找,发现那声音居然是从绿瓶子里面传来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