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归正传,话说那群黑甲人被李谏奇怪的招式所攻破之后,懊恼无比,但又不敢造次,虽然眼前这个人类武夫看似平凡也没有任何宇宙段位,但他们仍然不敢轻易进行下一轮攻击,只好找了个由头溜了。

  矮黑甲人,并没有参与到打架的阵列中去,他很聪明,无论这场战争输赢与否,他都处于主动。输了,了不起我走就是了,又不是我打输了,是他们无能无用罢了,再找几个高手和你决斗便是。要是赢了,那更嘚瑟了,你看我下面的小兵都能把你们打得落花流水,我就不用动手了,高人从来都是不用动手的。

  “好吧,你们这群不讲理的地球人,我们和你们无冤无仇,为何要互相残杀呢?我们只是来找土星人报仇雪恨的,可偏偏遇到了你们这群莽夫,我不清楚你们和土星人到底是什么关系,但是我要劝你们,千万不要和他们同流合污,否则,我们特赛人饶不了你们,土星人的朋友就是我们特赛人的敌人。记住!”。

  说完,那矮黑甲人,用他那对大大的椭圆形的眼睛,狠狠地看了李谏一眼,李谏只觉得有两股寒流从腿部往心里冒。那感觉……,无法言语,从未有过。随即,矮黑甲人,伸出双手,做了个动作,全部黑甲人腾腾腾,飞快聚集成归队的整列。又是一阵阵霹雳护体,又是一团团黑云掩护。轰鸣的雷声渐渐远去。特赛人的飞船无奈地走了。

  李勇和张县令,被眼前的这一出极富戏剧性的情景给彻底征服了。想不到啊,想不到,你这莽夫李谏平时看着愣头愣脑的,关键时候真是胆大心细啊,这回真的是让黑甲人心服口服,让他们战败而归,也真奇怪,这群家伙看上去厉害无比,却吃不得败仗,只一个回合输了,就甘愿退出。

  这回总算是让他们知道,我们这群四肢力量悬殊于对手的地球人真正厉害的是脑子。连鲁莽之人动起脑筋来,都如此厉害,要是派个军师过来,能灭了宇宙啊。

  大家正发愣,眼前那个黑色之物却骤然不见了。大家四处寻找,却在白色沙地上找到一个绿瓶子。对,是绿瓶子。这不正是我们要找的东西吗。真是得来全不费功夫啊。大家欣喜若狂之时,听见那白色城堡发出一种熟悉的声音。

  一个黑影慢慢的出现在眼前,开始是一团透明高高的黑影,然后越来越清晰。“啊!这不就是螳螂人吗?”

  “哈哈,你们真以为,得来全不费功夫吗?你们真的认为我是怕了那些黑甲人,弃你们而逃吗?刚才我只是进入了修炼状态,用我全身的宇宙能量来召唤神奇的绿瓶子,这绿瓶子本无神奇之处,关键它里面住着一位高人的幕灵”螳螂人说的话不像是假的,他也没必要说假话啊,刚才绿瓶子确实帮了我们一些忙,尽管最后是李谏出手将他们赶走的。

  “你刚才说是一位高人的幕灵赋予了这瓶子无穷的神力,那么你能告诉我们那高人是谁吗?”李勇用一种很恭敬的语调,略微弯着腰,十分小心地问螳螂人。他非常想知道答案。

  螳螂人听李勇这么一问,默默地转过身去,好像在酝酿某种语气,似乎太平淡的语调不足以烘托那位高人的名字。螳螂人忽然快速转身,嘴角往下拉,随即又恢复正常,他用意识告诉大家“那是你们地球上的英雄,武奢大人的幕灵啊!”

  什么!你再说一遍!李勇用意识强烈回复螳螂人。“伍奢”螳螂人,用最简洁的两个字,清晰地告诉他和在场的所有人。

  李勇用手摸着脑袋,他迅速在脑海中调动全部记忆素材,想想是不是遗漏了什么,伍奢大人生前很正常啊,不像是土星人,他怎么会是土星人?李勇斜着眼看螳螂人,眼前这个“怪物”头细长,四肢细长,身躯细长,一切都细长,像个螳螂一样,难道伍奢也长这样?有没有搞错啊!

  怀疑的力量驱动着李勇那拿剑的手,他拔出烈焰神剑,神剑闪耀着夺目的火光,如同李勇此时的怒火。他愤怒了,他觉得螳螂人在欺骗他。“这个怪物,当我们大家都是傻子啊,说不定伍奢大人的死和他有关,让我来逼他说出实情”

  螳螂人,没有任何行动,眼前是一个拿着极大杀伤力兵器的年轻斗士,现在正打算和自己决斗,可是他却无动于衷。他垂下头,用一种沮丧的语调和李勇交流,他说道:“哎,你们地球人,真是愚蠢,你们不去追寻事实的真相,而热衷于自相残杀。这可怜的伍奢,空有一身好本领,却斗不过自己亲信的暗箭”

  悲剧!悲剧啊!螳螂人那几乎退化的喉舌,竟然发出如此哀嚎!他和伍奢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伍奢和土星人又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这一串串问号像一串串铁链,将真相锁在黑暗的深渊。

  李谏听完了全部对话,他觉得十分滑稽,伍奢大人日夜和他在一起操练兵士,如果现在回到鸟巢,就可以和他一起对饮畅谈,排兵布阵。怎么可能死了呢,还变成了幕灵进了那绿瓶子,真是滑稽,滑稽啊!

  这绿瓶子到底是什么玩意儿,李谏倒是十分感兴趣,他又有计划了,这个莽夫又想干什么呢?

  张县令像坐在局外的观众一样,默默地品味每一个剧情,分析每一句话的意思。从情节上,似乎没有任何破绽,不知道接下来会怎么样。他静静等候着有更好看的故事上演。

  T{酷"匠ve网}首@发

  绿瓶子静静躺在白色沙地上,像白色丝绸上镌绣着一朵绿色小花。噗噗噗,一连串急促的脚步声,吸引了大家的注意。

  李谏你想干什么!你快停下!李勇声嘶力竭的喊着,一旁的张县令,似乎非常淡然,没有任何行动,只是静静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以不变应万变。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