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风雨终于来了!虽然不知道前方那团黑云是何物,但看那架势,那团黑云并非冲着他们仨来的。没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这句话,真的是放之宇宙皆准吗。这螳螂人究竟做了什么事,现在他的仇人找上门来了。我们究竟该帮谁呢?算了,谁都不帮,还是遵循上天的旨意,继续寻找绿瓶子,早日回到鸟巢吧。

  李勇显然是对自己的能力过分自信了,对于眼前连螳螂人都有所惧怕的那团黑云。自己却觉得事不关己。这种过分的自信和安全感在这个复杂而激荡的宇宙江湖,是会让自己丧命的。好在他似乎有天上护佑,看似不顺,实则处处有高人相助。

  螳螂人飞快钻进了那座堡垒,他们仨还在发愣,眼前已经飞沙走石,狂风大作,天上那些微小的土星风暴云全都被吹的七零八落,失去了威武的漩涡。土星上的太阳低下了傲慢的头。夜晚来临,这里是黑暗的天下,这些黑色妖云让黑夜更加恐怖。

  酷☆$匠网正$I版首\发\Z

  李谏害怕了,他拉着李勇和张县令不顾一切往城堡里面走去。可是那门怎么也进不去,急坏了他们仨。张县令说道:“各位,切莫慌张,我等也是习武降妖之人,不要让这妖魔瞧不起我们。我们三人形成阵法,说不定能杀出一条血路回家,再说,他们肯定不是冲着我们来的,你看那螳螂人跑得比谁都快,哼!”

  他们仨横下一条心!宁愿死在外面,也不进那螳螂洞。很快,那团巨大的黑云飞到了他们仨的头顶上。大家隐约看见,黑云里面包裹着一个铜锣状物体。“啊!那不会是黑山邪教吧?”李勇略带惊恐的说道。李谏紧张地拔出钢刀,准备随时迎战,那紧握刀柄的手,热汗直流。

  只有张县令从容不迫,他当然是不怕的,他在那里还当过几天的丞相呢,和特赛人的女首领也有些交情。他平静地说道:“别再称他们‘黑山邪教了’,他们可没有我们想的那么坏,这其中的缘由想必大家也都知道一些。”可是,这个张县令,他当初只是轻描淡写了自己在特赛人飞船上的经历。他所见所闻并没有很详细的告诉大家,因此大家也并不清楚特赛人的真实底细。

  他神秘兮兮地凑到李勇的耳边,细细地说:“我们机会来了,我和他们有些交情,我们可以借助他们的力量回家”李勇听得莫名其妙的,他知道张县令确实有过一些离奇的经历,可是没想到,这老山羊胡子,居然还乐在其中,一点都不害怕,难不成和他们交上了朋友?。想到这里,李勇内心对张县令生出几分敬佩。如果他知道张县令还当过几天特赛人丞相,岂不是会五体投地啊。

  那黑云,停在了头顶,并且渐渐散去,透过特赛飞船的玻璃,黑甲人坚毅而冷峻的表情仿佛在向土星宣告:我们来了!

  地球上,一个月前。

  那天,特赛人侦察队,通过沙洲守军得到了情报,得知李勇早已离开沙洲,朝南方而去,并且因为沙洲守军急于将特赛人的黑甲战士支开,半真半假的告诉他们,李勇可能是被妖魔抓走了。特别是,当特赛人问他们那妖魔是不是瘦长而且头很小。那李戍竟然支支吾吾的点头说道:“是的”

  其实,李戍什么也没看到,他不过是想快点拜托那群黑甲人罢了,这里面半真半假。真的是,李勇离开的当天晚上,长江南岸确实发生过神秘的光亮和呼喊声,李戍替李勇捏了一把汗。假的是,李勇到底怎么样了,谁都没亲眼见着。

  可那特赛人,却把李戍的话听的个真切,他认定了李勇是被土星人抓走了。这样一来,倒也算是歪打正着了。这不,他们被李戍给“骗”来了。

  一道白光打在了他们仨跟前的白色沙地上。白光遇到白沙那种让人眼睛刺疼的味道,好比无数冰针扎眼睛。他们仨闭上眼睛用手掌捂住,脸部肌肉僵硬而紧张。片刻之后,他们睁开眼睛。一群黑甲人排成整齐的队列出现在了眼前。

  李勇先一步先前,拱手说道:“各位壮士,你们为何事而来,我们并未有过任何交集,怕是认错了人吧”黑甲人中那个矮个子,也就是这群侦察兵的头头,他走到了李勇跟前,从手上一个黑色圆筒里面,拿出那副画好的画像,仔细比对李勇的特征。李勇经历了这么坎坷。其容貌早已不是沙洲将士们心中的那个形象了,和画像相比也是相差甚远,特别是吃了这么多亏,又寄人篱下,那种骄傲的神情磨得一干二净。

  那矮个子黑甲人,拿着画像仔细比对,看一眼画像,再看一眼李勇,如此比对,比对,再比对。样子十分滑稽,让人忍俊不禁。李勇还是忍住了。只是无数个问号,像雷雨过后的蘑菇一样在脑海中,腾的一下冒出来好多个。“我的画像是怎么会跑到‘黑山邪教’手上去的?他们到底找我干什么?是福是祸啊?下一步该怎么办?如果有螳螂人相助是不是会更安全?”

  李勇的内心对于这群特赛人还是略有偏见的,“黑色邪教”这个专有名词,在他的字典中太根深蒂固了。毕竟他还太年轻,从小到大都生活在土星人及其宫廷势力操控的,旨在破坏特赛人形象的舆论中。不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不了解真相。

  张县令见场面尴尬,怕陷入被动,于是主动先前一步,走到那矮黑甲人跟前,目光自信表情轻松,见到黑甲人他并没有任何紧张,那黑甲人不认识他,毕竟他只是暂时当了几天丞相而已,并且从未行使过丞相的权力,这事情甚至只有他们的女头领知道。这丞相当的可真够窝囊的。

  如果一切顺利,事情一定会如此发展:先是张县令客客气气沟通,说明我们只是被螳螂人的计谋给弄过来“软禁”起来了,为的就是拉拢我们仨,来一齐对付你们。我们是“受害者”和螳螂人并没有什么交集更不是同盟关系。

  然后,大家一齐向黑甲人鞠躬右手放在胸前,表达并无恶意,并请求黑甲人帮忙把大家都送回去,黑甲人自然是求之不得啊,于是马上启动母舰上的一艘小飞船,把大家都带回了鸟巢,从此,生活又回到正轨,而且作战计划少了个目标,最大的敌人不再是所谓的“黑山邪教”而是楚王,这样复杂的事情就变得很简单了。

  可是,一切都只是如果罢了,而世间最不靠谱的就是“如果”。很多不可改变的因素在悄然改变着事情的进程。我们那位忠诚、仗义、嫉恶如仇的好兄弟李谏。从小受正统思想影响,在内心早就埋下了和“黑山邪教”斗争到底的种子。如果你坐时间机器找到小时候的李谏,你问他“你长大了最想做的事情是什么?”他一定会告诉你“是和黑山邪教决一死战”

  钢刀出鞘,一道白色闪电,带着风声,朝黑甲人阵列猛扑过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