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间邪气震荡,那一排排黑色漩涡,是无数邪恶头领的幕灵,它们被封锁在时空的空白帧。但是,一旦遇到铁器,幕灵的能量会迅速膨胀,而且铁器还会强化他们的“性格”。厉鬼会变成恶魔,好人会变成侠客。

  一旦那些罪恶的幕灵变成恶魔,那么土星将会万劫不复。天地间没有纯粹的好与坏,铁器在这里亦是如此。

  ;z更0新V+最3快t:上Y}酷匠B网}x

  螳螂人向即将要被染黑的天地间抛出去一个绿色瓶子。瞬间霞光四溢,天地的距离在一念之间拉得越来越远。那瓶子并没有立场,没有我们想象中的惩恶扬善,而是像一个和事佬,调和了两派的纷争,不知是本意如此还是惧怕幕灵的能量。

  一个危机正在酝酿,在南方的天空中,此时一个罪恶的幕灵正在膨胀,它的能量因为李谏的铁器,而倍增,也不知道是何缘故,别的幕灵最多体积扩大一些,旋转的稍微快一点,而这个幕灵,体积在不断增长,已经超出其它幕灵许多倍。虽然天地被拉开,但它仍有足够的力量,将他漩涡里面的无数黑色细长的纤维触手延伸扩展势力范围。天地间的势力均衡即将被打破。

  那绿瓶子,竟然洞察了一切,开始快速旋转,并且越来越大,像一张收割稻谷的齿轮一样朝那个不听话的家伙飞去。一阵黑得耀眼的闪电过后,天地间被黑色的鹅毛大雪笼罩,那应该是那家伙的碎片吧,可接触地面之后,竟然烟消云散了,像从没发生过一样,地上只有风留下的痕迹。

  李勇心里可谓是五味杂陈了,难道那个梦是真的?既然那瓶子在螳螂人身上,随时携带着,明明知道我根本不是他对手,那又干嘛要我去取那瓶子,那玩意,究竟有什么作用。当然了,他确实是神通广大,但能帮我们回家吗?能帮我们重新回到远征军的队伍吗?能灭了楚王吗?

  天地一片祥和,那些先前还跃跃欲试的幕灵,此刻已经乖乖的退出。他们的能量瞬间打回原形,重新回到了时空的空白帧。可是那个绿色的瓶子却不见了踪迹。问螳螂人,螳螂人说道:“这瓶子是个活物,不能轻易使用,而且只能使用一次,便再也不会出现,除非……”

  “除非什么呢?”李勇问道,螳螂人好像觉得自己说漏嘴了,马上停止了交流,一言不发,不说任何话,像是没有听见一样。“也就是说,这绿瓶子能帮助我们战胜任何强大的敌人,能帮助它的主人过难关。他并不是消失了是吗?如何才能再一次召唤它呢?”

  李勇从螳螂人的话中听出了意思,心想:“看来回到地球是有希望的,只要我找到绿瓶子,那个梦真是太及时了。”但如何才能召唤出绿瓶子,成为了摆在大家面前的一道难题。

  螳螂人示意大家,进去,他们仨人,觉得是不是螳螂人想把我们囚禁起来。万一出不来怎么办。这一定是个监狱,要不然刚才李谏的钢刀飞进去之后,怎会将囚禁着的幕灵扰动。李谏下意识的摸了摸腰下,惊奇的发现,钢刀竟然又回来了。他十分高兴。忍不住说出了声。

  “少将军!师傅!你们看,钢刀又回来了。”李勇给他狠狠地使眼色,要他别过分声张。这动静被螳螂人听见了。他走了过来,看着钢刀,耳朵微微颤抖,李勇知道,这家伙是在得意的笑。

  原来,就在钢刀扰动幕灵的那一刻,螳螂人也在暗地里使劲。他巧妙地运用暗物质,将钢刀护体,控制住了钢刀,那钢刀穿过时空屏障,抄近路“变”了回来。

  此时的李勇却有些哀伤,他看到钢刀,又想起了在山上大战土匪的片段,那时候多威风,哪像现在这么窝囊啊。先前本打算将写好的信投入那黑色漩涡,因为他觉得那漩涡是直接通往鸟巢的。可是现在看来,每一个漩涡,都不一样。况且就算是鸟巢的部队收到了信,也救不了他们啊。所以他放弃了这个想法。

  可老这样坐以待毙也不行啊。咱们得想想办法了。螳螂人之所以这样软禁我们,还是有求于我们的,这说明我们身上具备一些螳螂人所不具备能力。运用这种能力就能成为和螳螂人谈判的筹码。

  这个李勇,还指望着和螳螂人谈判,希望通过和平的手段化解现在的僵局。他的想法是很好的。但又过于理想化。他对螳螂人抱有太多的幻想,他心中的那杆天平,自从他那次短暂的变身开始,就已经向着螳螂人倾斜了。

  眼看着时间一点点的过去,事情却没有丝毫的进展。不管是螳螂人还是李勇他们仨,都很郁闷。现在看来,不管是螳螂人的复仇计划,还是李勇他们的回家计划,现阶段都基本落空了。

  就像大暴雨来临之前沉闷的夜晚,一切都在酝酿之中,战争的弦拉到了极限。地面上一只铁罐子在滚动,紧接着一阵狂风,螳螂人连忙用双臂挡住头。这一下把李勇他们仨,弄糊涂了,因为,尽管没有表情,但从螳螂人慌乱的动作可以看出,前方好像有什么情况。

  他们仨同时朝前方望去,似乎没有发现异常之处。李勇咽了下口水,眉头一紧,开始施展眼功。他看见前方有一团奇异的乌云,轮廓清晰,形态和颜色特异。尤其是那种气势,完全不同于先前邪恶幕灵所透之阴森恐怖。

  黑暗凶险之中竟然透出一股正义之气。哈哈,看着真滑稽。难道我们的援兵来了吗?哈哈,李勇不禁大笑起来。李谏和张县令满脸惊讶地看着他。张县令眼功也不在李勇之下,于是也凑过来看热闹。

  看完之后,他和李勇面面相觑,不需要多言语,彼此想说什么,以及怎么样回答,都已瞬间完成了。这就叫默契。他俩同时笑了起来。哈哈!那声音响彻天地。只有李谏在旁边像个路人一样,不知所措。

  该来的,终于来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