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四章:近墨者黑

  他们三个人,几乎同时认出地上那绿色的玩意,就是个瓶子的造型,这不正是梦中我要寻找的目标吗。李勇当然非常激动,但他不敢叫螳螂人停下来,等他捡起瓶子了再走,他害怕自己的秘密被发现,害怕被动,害怕回不了地球。

  飞船即将离去,下一站是哪里谁都不清楚,李勇安静的坐在飞船靠椅上,手抚摩着座椅面,那一丝丝冰冷而略带粗糙的感觉格外真实,那根斜绑在胸前的宽带子,让他不太自在。这感觉太真实了。“哎,那不过是个梦罢了……”他深吸一口气憋了足足有五秒钟,一口气吐出来,全身说不出来的轻松,只觉得眼皮发沉,他太累了……。

  刚闭上眼睛,便觉得有强光照在自己脸上,他眯着睁开双眼,只见一团巨大的白色雾光,出现在前方。这是一座比刚才那钟乳石形状建筑更高更大的一座堡垒。“等等,会不会是在做梦,我真是怕了,之前那个梦太真实,以至于分不清现实,还莫名其妙被梦玩弄,去找个什么瓶子,真是可笑”。

  一个好笑的想法在他脑子里像跳蚤一样蹦来蹦去,“对了,有了”。李勇到底在想什么呢?只见他挽起袖子,慢慢走到张县令跟前,看着张县令,仔细瞧看,张县令脸上长了几颗痣,有多少道皱纹,有几根白胡子,全都一一检查一遍。

  李勇站立片刻,竟然伸出手来拉张县令的胡子,张县令躲闪不及,他那可怜的花白胡子,被李勇拽了个满手。张县令心想:“少将军该不会是疯了吧?哎,这该死的丑八怪,害得我们可真惨啊!”

  尴尬的气氛演绎出了欢乐的节奏。就在张县令尴尬的笑着的时候,李谏心想:“这少将军这样戏谑我们,一定是我们做错了什么吧,难道是我平日里说话直来直去得罪他了,他把气都撒那老头身上了?”

  李谏走了过来,连忙陪着笑说道:“少将军,我们错了,您饶了我们吧”。错了?什么错了?不是在做梦吗。有什么错与不错的。李谏听得一愣一愣的,颤巍巍地伸出手,往李勇额头上摸。没有发烧啊。怎么会这样。他急中生智,伸出手狠狠地捏李勇的胳膊肉。啊!李勇惨叫一声。

  少将军,我没说错吧。咱们好好的,做什么梦啊,我是李谏,旁边是张县令。我们俩都好好的站在你面前。平日里有得罪的,您可要大人有大量啊。

  听这么一说,李勇算是回过神来了。他摸了摸头,叹了一口气“哎,我是真怕了,这个鬼地方,连做的梦都那么真实,我都分不清楚梦境和现实了”

  “少将军我们走吧”张县令脸上那尴尬的笑容还没有消散。李勇为自己先前冒昧的举动感到有些不好意思。正要开口道歉呢,张县令先开口说话了“少将军,您这一路劳累,需要多多休息啊”李勇摸了摸后脑勺。脸上挤出一堆充满歉意的笑。

  “咱们走吧”李勇跟大伙说,他见螳螂人站在那巨大的建筑前面。他的背影,分外沧桑。也许是计划受阻内心格外苦闷吧。看到他布满愁云的背影,李勇内心生出了一丝怜悯。他忽然想走上前去,用朋友般的问候,吹散遮住他背影的愁云。

  他迈开腿,向前走去,螳螂人知道他来了,没有说话也没有做出任何反应,毕竟,大家在一起经历过太多的磨难,不管螳螂人的最终目的如何,最起码他在最危险的时候及时伸出援手。要是没有他的神力相助,恐怕李勇他们仨人都性命难保。但是话又说回来了,没有螳螂人的出现,也许天下会更太平呢。不过也就没有李勇这个星际混血儿了。

  就在快要走近螳螂人的时候,一种从未见过的现象发生了。螳螂人身上木质般的纹理比往常更清晰也更细腻。那纹理开始荡漾,变化出各种花纹,像刺绣高手的作品。有鸟儿飞翔的姿态,有夏蝉爬上树梢,还有野熊在林间追逐蜜蜂。

  李勇竟然伸手去触摸,那涟漪般的波纹,一下追了过来。刹那间,他失去了意识,眼前一片空白,孤零零地悬在白茫茫的真空中。身体里面好像有无数只长着利齿的蚂蚁,在疯狂逃离滚烫的铁锅。

  身后,李谏和张县令睁大了眼睛,李勇身上发生的奇妙的变化,全都投射进了他俩黑黑的瞳孔里面。李勇此时除了身材的形态还和常人一般之外,整个五官还有皮肤,变得和螳螂人一模一样。和螳螂人简直就是半个相同模子做出来的。可这一切李勇本人并未察觉,他只是孤零零地悬在白茫茫的虚空之中。

  *F看$正版H章!节上{Y酷xM匠~网

  他俩还来不及疑惑。就被眼前怪异的现象,活生生地吸引。就这样木讷的看着。大约过了不到半分钟,眼前的异相烟消云散了。李勇还是那个李勇,并没有变成怪物。螳螂人也还是呆呆的望着前面像古堡一样的宏伟建筑。就好像这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一风刮过,卷起雪白的泥沙,映着土星上的光辉,晶莹剔透,像冰晶一样美丽。

  李勇和螳螂人此时肩并肩,一齐朝古堡里面走去,他好像把李谏和张县令彻底给遗忘了一样。俩人慌忙追了上去,就在这时,正前方古堡白色墙体上出现了一面黑色的长方形,黑得十分纯粹,未知为何物,但很显然里面深不可测。

  俩人停了脚步,不敢向前,李勇回过头来,用一种明显不属于自己眼神,看了他俩一眼,欲言又止。李谏心想:“这少将军,今日怎么这么不对劲啊,先是莫名其妙的捏老头的山羊胡子,然后又出现变身,幸好恢复正常了,可现怎么又变得这么古怪了呢?该不是这螳螂怪,给施了什么妖术吧。我得想办法救少将军”

  李勇异常的精神状态,让俩人十分担心。难道螳螂人想加害李勇吗?在这道题目面前,俩人有着不同的答案。土匪出生精通蛊术的张县令,有一种强烈的直觉,他觉得此事没那么简单,现在唯一可以做的就是静候时机。

  和张县令相比,这位远征军的武教头李谏则完全不同,他血液中那种与身俱来的忠诚和血性,开始沸腾,并且流遍全身。他没有头脑发热,他只是愤怒了,他要先动手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